正文卷 第五百一十章:請求

    神已經走了。

    但是神的威嚴卻讓每個人都深刻體會到。

    在這一|夜,已經有太多人經歷了他們這一生未曾經歷過的恐懼和迷茫,于是有太多人也在這一|夜選擇了皈依先驅教會。

    排隊登記入會的人們排隊不知道排了多長,而教會募捐箱更是被鈔票塞滿了一個又一個,所有神像在極短時間內被搶購一空。甚至有的市民等不到神職人員來組織和指導教會活動,他們干脆自發地用自己的方式還向神靈祈禱。

    無數的人朝著先驅教會的會堂附近涌來,他們有的尋求心靈寄托、有的尋求安全、也有的想要表明自己的立場。

    城市里的戰斗還并未完全結束,一些潰軍倉皇想要逃離城市,但是他們卻很快和城市各條出口早已經守候在這里的那些黑色骷髏遭遇,雙方于是再度發生交火。

    然而那些潰軍早已經軍心大亂,當他們面對那無數的黑色骷髏時,也不過是堅持時間長短的問題。

    城市的中心戰斗卻早已經平息,人群涌動的大街上,可以看得到一些被摧毀的建筑,還有一些被市民們掀翻的軍用車輛,還有遺落在地上的一些鋼盔還有一些軍靴,甚至還有一些槍械。

    但是這些東西很快從街面上消失,即便是那些軍用汽車都被拆開運走。

    如今特卡市的市民急缺各種生活用品,但凡能拆能帶走的東西他們都不會放過。

    越來越多的人猶如溪流一樣朝著先驅教會會堂附近的街道匯聚而來,宛如一場空前的盛會在這座城市之中舉辦。

    擁擠的大街上人頭攢動,摩肩接踵,人們不時發出一陣陣高呼,形成聲音浪潮此起彼伏。

    在這個熱鬧非凡的夜晚,先驅教會偌大的會堂之中卻空蕩蕩一片。

    只有一個人站在那巨大神像面前,凝視著那異界之主肅穆的神像。

    正是楚良。

    會堂外頭的喧囂仿佛和楚良無關,他只是靜靜站著審視著眼前的神像,不在乎外頭那一陣又一陣激蕩進入會堂的聲音浪潮。

    這個時候,一陣腳步聲響起,有不少人走進了會堂來到了楚良的身后。

    隨后這些人朝著楚良紛紛行禮。

    楚良回過身,眼前的眾人都是今夜參加戰斗的人。

    有卡蜜拉,也有克萊爾的小隊。

    楚良緩緩開口說道:

    “事情都做好了?”

    卡蜜拉率先點頭,隨后克萊爾代表她的小隊也點了點頭。

    楚良繼續說道:

    “我希望在下一次,你們不用我出手相救!

    卡蜜拉和克萊爾聞言,不由得慚愧地垂下了頭。

    確實,這一次若非那人面蜈蚣出現力挽狂瀾,否則卡蜜拉將會死在克勞蒂婭的手中,而克萊爾的特戰小隊也將會死在辛西婭中校和海勒姆主祭等人的手中。

    “好了,都下去休息吧!背紦]了揮手。

    于是眾人行禮之后,紛紛退下。

    楚良回過頭,繼續望向神像。

    而神像背后的彩窗,則開始漸漸發出陣陣光線。

    天終于亮了。

    陽光能夠帶給人安全感,也使得那種狂熱和恐懼在漸漸褪|去。

    隨著天亮,特卡市的大部分地區都漸漸恢復了正常。大部分街道之上擁堵的人群都已經慢慢散去,只有滿地的垃圾還在殘存。

    也只有先驅教會會堂外頭,還有大批的市民排隊等待登機加入教會。

    而在這個時候,卻又一個人踉踉蹌蹌地朝著先驅教會的會堂走來。

    隨著這個人的到來,人們不由得紛紛望向他,并且面上露出警惕和不善。

    因為這個人身上穿著的是真實之眼的衣服,麻布長袍,荊條束腰,胸口還有一只眼睛,用寬大的兜帽遮擋了面孔。

    真實之眼和先驅教會素來不合,雙方在這座城市之中展開了數次激戰,彼此都死傷了不少人。

    而此時真實之眼的人跑到先驅教會會堂門口,這無疑是跑來找茬。

    “他是真實之眼的海勒姆主祭!是真實之眼的首腦!”

    一名曾經加入過真實之眼,而此時皈依了先驅教會的信徒不由得叫了起來。

    隨著這名信徒一叫,周圍的信徒紛紛不善地將海勒姆主祭圍了起來。

    甚至有些信徒已經抓起了武器,偷偷來到了海勒姆主祭身手,揚起武器就朝著海勒姆主祭的后腦襲擊而去。

    然而這一襲擊,卻襲擊了一個空。

    眾人面前的海勒姆主祭瞬間消失,誰都沒有看到他究竟去到了何方,又是如何從眾人眼前消失的。

    卻沒有人知曉,海勒姆主祭已經來到了先驅教會的會堂之中。

    當海勒姆主祭走進會堂的時候,面對著神像的楚良就已經開口:

    “主祭,你還敢來我這里?”

    昨夜海勒姆主祭逃得快,否則他將會被殺掉。

    楚良原以為他已經逃離這座城市遠走高飛了,卻沒想到他竟然敢主動找上門來。

    于是楚良慢慢轉回身,面對著已經站在他身后不遠處的海勒姆主祭。

    自從發現了勞麗能力的強大之后,楚良就招來了多蘿西婭一起辛勤修煉。這也讓楚良的御祭效果越來越明顯,他對于海勒姆主祭的精神攻擊早已經有所察覺并且具有了防備。

    海勒姆主祭迅速收回了精神進攻,開口嘆息道:

    “楚爵士果然不一般!我當初以為還能夠在特卡市和楚爵士斗上一斗,然而昨夜我才知曉楚爵士深藏不露啊!

    楚良平靜地說道:

    “主祭來,不會是為了拍我馬屁的吧?”

    海勒姆主祭伸出手,將頭上的兜帽摘下。

    而當看清海勒姆主祭的面容時,楚良也不由得微微驚異。

    只見海勒姆主祭的皮膚之上,竟然長滿了一簇一簇的黑色尖刺,這些尖刺仿佛是從他的肉里頭長出來的一樣,就連他的眼眶之中、口腔之中和耳朵之上也長滿了不少。

    海勒姆主祭苦笑一聲,開口說道:

    “如你所見,我已經活不了多久了。我今天到這里來,希望爵士能夠答應我一個請求,讓我能夠和勞麗單獨談談!

    楚良聽到這里,眉頭微微皺起。

    海勒姆主祭接著說道:

    “爵士放心,我不會傷害勞麗,更不會挑撥她和你的關系。我要和她說一些我們真實之眼的事情,并且我還會教授她關于她的那種能力的正確使用方法。還請爵士相信我這個將死之人,給我一個機會!

    楚良聽完思索了一陣,然后回答:

    “我答應了!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上海时时乐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