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664章 臉都氣綠了

    星空當中。

    黑光的速度,有點快。

    不愧是仙境神魂的一絲本源,對茍活一道,深有造詣。

    尋常的帝境修行者都不一定能發現這玩意兒。

    “你說,等會水鏡浮現,我是應該微笑著和它打招呼,還是冰冷著臉放一波狠話危險一番,然后關閉水鏡,讓他生悶氣呢?”

    周葉側頭看向身旁的海仙,詢問著海仙的意見。

    海仙陷入沉思。

    半晌,搖頭。

    “這件事,還是看你心情吧!

    海仙心里對這件事不以為然,全當是周葉的一個惡作劇。

    而這樣的惡作劇就應該讓周葉自己來發揮,自己肯定不能插手,只有周葉自己發揮,自己才有旁觀的效果。

    一想到游魂可能露出的表情,海仙就忍不住想笑。

    得罪誰不好,為什么偏偏要得罪周葉?

    海仙內心一嘆,眸子當中帶著許些憐憫。

    希望游魂穩住讓周葉多玩會吧,要是沒撐住的話,不說周葉,單單說自己,也少了許多的樂趣啊。

    “那要不這樣吧……”

    周葉臉上浮現出一個微笑。

    “等下我們隱藏面容,這旁邊不是這么多游魂么,高度模擬它們的氣息,然后搞得神秘詭異一點……再裝出沙啞的聲音,然后在水鏡浮現之后,開口就是:老朋友,你的狀況,似乎……桀桀……有些不妙呀……就像那些魔修一樣,你懂我意思吧?”周葉眉頭一挑,臉上露出期待的神情。

    他很想知道,到時候那只游魂會不會直接就懵了。

    周葉是可以肯定那只游魂是沒有來過無盡黑湖的。

    為了保險,只需要稍加偽裝就好了,有海仙這個上古時代也算是絕世真仙的存在撐場子,周葉有理由相信,唬住游魂的幾率高達八成。

    “你……”

    海仙哭笑不得。

    天地間,能用這樣的方法玩弄敵人的,似乎也就只剩下周葉這么一個人了。

    以敵人的目光看待,這簡直就是混賬。

    “可行性極高,我們要不要嘗試嘗試?”

    周葉蠱惑著海仙,只要海仙同意,有海仙出手,那只游魂發現的幾率真的不高。

    “之前怎么沒有發現你有這樣的屬性?”

    海仙調侃道。

    她對周葉的提議非常有興趣。

    “我們在認識多久?”

    周葉搖搖頭,雙手背負在身后,高深莫測的說道:“我和你相處的時候,要么就是在治療你,要么就是在煉化游魂,其中有一段時間還是照顧小沐沐,其他的時間沒有這樣表現的機會啊!

    周葉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只要氣著自己的敵人,那自己的心情,就會十分的美妙。

    “好吧,聽你的!

    海仙思考了一下,同意了下來。

    “好,那我們趕緊布置,按照這黑光的速度,恐怕再有半刻鐘就要到仙界了!

    周葉起身,隨后催促了起來。

    “不用這么麻煩!

    海仙一揮手,隨后,周葉和海仙的身上籠罩一片黑霧。

    和海仙對視了一眼。

    周葉偷笑著。

    這怎么突然就有種兩個大反派窺視一個小反派的感覺呢?

    “你覺得像么?”

    海仙聲音平緩,話音當中沒有絲毫的感情波動,就仿佛她已經沒有了感情一般。

    身上所散發出的氣息也是詭異異常,比游魂所散發的氣息要更加的令人喘不過氣來。

    周葉有些驚駭。

    “我現在有理由懷疑你才是隱藏的大boss!敝苋~神色認真。

    “不過是較為高深的法門罷了,再加上我對游魂的了解以及我的實力,想要將游魂身上的氣息加重,稍微變化一些,然后再籠罩在自己的身上,非常的容易!焙O傻穆曇艋謴土苏,很是輕柔。

    “咳咳!”

    周葉咳嗽了兩聲,清了清嗓子。

    注意到黑光還沒有到之后,周葉開始試音。

    “哼哼哈哈哈……我的老朋友,你的情況,看起來似乎有些不妙?”

    一陣詭異的笑聲,再加上渾厚又夾雜著沙啞的嗓音,周葉感覺,如果自己是那只游魂的話,肯定頓時就懵了。

    “像,非常的像,不過好像很少有游魂像你這么傻笑的,一聽就感覺沒什么智商!

    黑霧籠罩,看不到海仙的面容,只有那平緩,冰冷的聲音從黑霧當中傳出。

    “不要管這些細節,我們等著就好了,你看,黑光進入仙界了,準備好!”

    籠罩著周葉的黑霧有些微微顫動。

    他現在感覺老刺激了。

    這種忽悠仙境的事情,就是在死神的鐮刀上跳舞。

    不過,周葉不管這么多。

    對方已經和他有仇了,他也不介意變成血海深仇。

    水鏡當中。

    黑光來到一處依山傍水的地方。

    黑光沒入水底,順著水中暗道前行,隨后上浮。

    這里隨處可見的都是亮起微微光暈的陣法線。

    有預警,有遮掩氣息,有欺騙神念等等,頗為復雜。

    “這就是這家伙的老巢?”

    周葉露出一個陰險的笑容。

    四周較為陰暗,但墻上燃著永不熄滅的油燈,為這里增添光亮。

    干燥的空地上,游魂盤腿而坐,雙手不斷變換著法印。

    它的身前,有著一灘漆黑的血液,還很新鮮。

    顯然在神魂本源死亡的時候,他就遭受到了反噬。

    透過水鏡,周葉和海仙能夠明顯的感覺到游魂的虛弱。

    “咻!”

    黑光沒入游魂的眉心當中。

    “周——葉!”

    “噗!”

    神念本源的所有記憶印入腦海,當看到周葉那笑容時,游魂再一次噴出一灘黑血,氣息一降再降。

    “呼……”

    游魂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此時有些虛弱,必須維持住自己的小命。

    雙手法印變換,不斷從隨身空間當中取出各種各樣的修煉資源以及療傷丹藥。

    隨著他不斷煉化,緩慢下降的氣息逐漸穩定了下來。

    “可恨吶”

    游魂煉化完兩顆療傷丹藥,搖頭怒吼一聲。

    它覺得,它最近兩天,是游魂生涯當中最恥辱的兩天。

    無邊的力量震得前方平靜的水面不斷顫抖,水面上甚至還起了一滴滴水珠在跳動。

    周葉肩膀抖動著。

    他是經過訓練的,一般是不會笑的,除非真的忍不住。

    “哈哈哈哈……為什么看到它這么恨我,我反而這么開心呢!敝苋~捧腹大笑。

    還好海仙沒有開啟水鏡之術的傳音,否則游魂還不知道怎么想。

    游魂沒有閑著。

    他在隨身空間當中搜索著可以療傷的東西。

    終于,拿出了一個塑膠瓶子。

    游魂臉上有些扭曲的神色。

    “既然是你傷的我,那就要用你給的東西療傷!”

    游魂獰笑一聲,學著周葉當時的方法,擰開了瓶蓋,隨后直接一口悶。

    “咕嚕咕!

    “咔嚓!”

    吞完,游魂將塑膠瓶子捏得粉碎。

    “臥,臥槽!”

    看著水鏡當中的游魂將百草枯吞完,周葉懵了。

    找死也不是這么找死的啊。

    他都很想對游魂說:雖然你真的不得好死,但請你珍愛生命,尊重一下自己。

    這都沒有經過試驗的東西,怎么就開始直接吞了呢?!

    水鏡當中。

    游魂眉頭一皺。

    “不對!”

    它感覺,它的小腹傳來熱感,隨后,它神情凝固了。

    它此刻是神魂的狀態,但百草枯被它吞了就是真的被它吞了!

    百草枯恐怖的力量在灼燒著游魂的神魂,讓游魂一下子就趴在了地上。

    “噗!”

    游魂再一次吐出一口黑血。

    “嘖嘖嘖!

    周葉都開始驚嘆了。

    游魂果然是世間最為奇妙的生物,身為神魂的狀態,居然都能吐血。

    “周葉你這個騙子!”

    游魂怒吼,撕心裂肺。

    它受到了欺騙!

    突然就好特么委屈。

    “我要你不得好死啊。!”

    游魂的情緒劇烈波動著,怒吼著。

    “打開對面的水鏡吧,我和它聊聊!

    周葉低聲笑道。

    “好!

    海仙點頭,抬手在水鏡上一點。

    干燥的洞內。

    游魂面色驟然凝重了起來。

    “水鏡之術?!”

    游魂有些驚駭。

    居然不知不覺間,讓這樣的法術接近了自己!

    游魂眼神微瞇,死死的盯著水鏡當中的畫面。

    “哼哼哈哈哈……老朋友,看你的樣子,似乎有些不太妙的樣子?”

    充滿了陰冷,詭異,話音當中夾雜著許多雜音的聲音從水鏡中傳來。

    游魂冷笑一聲。

    “我似乎不認識兩位吧?”

    游魂心中非常的警惕。

    自己目前的狀態實在太虛弱了,它不得不謹慎行事。

    “哼!”

    水鏡對面的一位存在冷哼一聲,渾身黑氣劇烈抖動。

    “往我們數千年的交情,你如今就一句不認識?!”

    雖然沒有氣息傳來,但游魂覺得,對方好像真的很憤怒的樣子。

    果不其然。

    它直接就懵了。

    難道自己真的認識對方不成?

    可是,根本就特么想不起來對方是誰?

    “很好,原本聽說你被重傷,我自損一滴精血才施秘術尋找到你,想給你一些療傷的東西,看來如今是不需要了!”

    水鏡對面的存在,聲音變得無比的冰冷了起來。

    “等等,兄弟,我想起來一點了!”

    游魂的腦瓜子極限運轉。

    雖然真不知道這是誰,但看對方愿意為了尋找自己并給自己療傷的東西居然愿意自損一滴精血。

    那說明,自己好像和對方關系真的很不錯?

    我的天,有救了!

    游魂突然好感動。

    這哥們,以后它認了,上刀山下火海,鐵鐵的!

    “哦?你不是忘了么,呵……”

    水鏡當中,傳出不屑的聲音。

    “兄弟,實在不好意思,那日我與周葉那混賬一戰,傷及神魂,有些記憶回憶不起來了!庇位陻[了擺手,嘆息了一聲。

    “誰?!”

    水鏡對面的存在提高了音調。

    “青虛山周葉!”游魂咬牙切齒的回答道。

    念起這個名字,它就覺得好恨吶。

    “哦,我想起來了!”

    水鏡對面的存在倒吸一口涼氣,隨后驚道:“原來是周葉那個博學多才、文質彬彬、玉樹臨風、風流倜儻又溫文爾雅的美少年!據說天賦異稟,短短兩年便已經證帝,是當之無愧的六界第一天才!”

    “……”海仙。

    游魂:“???”

    “你說什么?”

    游魂仿佛沒聽清似的。

    這到底是個什么玩意兒,怎么還開始吹敵人了呢?

    周葉一把將身上籠罩的黑霧撤掉,臉湊近水鏡,笑著露出一口白牙。

    “簡單的意思就是說,我帥我牛逼啊!

    說完,根本就不給游魂噴自己的機會,直接將水鏡打散。

    海仙也撤掉了籠罩在身上的黑霧,幽幽道:“你可真是厚顏無恥!

    “你放屁呢,我周某實話實說還不好!敝苋~不屑一笑。

    ……

    “周葉擬瑪德!”

    “噗!”

    看到了周葉的面容,游魂臉都綠了。

    現在,他已經是第四次因為周葉而受傷了。

    一想到自己被玩得團團轉,游魂心態崩了。

    “艸!”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上海时时乐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