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484章 想鹿爺了吧?

    第484章

    “你倆去哪兒了?”

    玄龜見到周葉和二蛋,頓時松了口氣。

    來找周葉和二蛋喝酒,沒有找到,他都被嚇住了。

    這突然就沒有了身影,莫非是被綁架了不成。

    “我們去搞了一點事情!敝苋~笑著回答道。

    “還搞事呢,你知不知道我們多擔心你倆,還以為你們倆出什么事,差點就通知白虎老哥了,要是你倆再晚點回來,或許我們都準備組織反攻了!碧鞙Y沒好氣地說道。

    “抱歉抱歉,等會兒請你們吃龍肉!”

    周葉有些尷尬。

    沒有事先通知玄龜和天淵,結果讓玄龜和天淵這么擔心。

    “龍肉?”

    玄龜有些詫異,突然問道:“你們該不會真的是去仙界防線那邊屠龍去了吧?”

    這件事有些恐怖了。

    周葉居然說請他們吃龍肉。

    除了妖族的頂尖妖王里面有龍族之外,就只有仙界那邊的仙王是龍族了。

    妖族這邊是盟友,基本上不可能。

    那么,答案也出來了。

    “解決了兩頭龍還有一個不朽境后期的仙王!倍罢f道。

    玄龜和天淵對視一眼。

    “你們膽子倒是大,沒受傷吧?”

    玄龜問道。

    二蛋搖搖頭。

    “雖然知道你很擔心我們,但是你要相信我二某人,我是能把他安全帶回來的!倍按盗似饋,不過實話說,他也確實有這樣的能力。

    “沒受傷,一切都很順利!

    周葉回答道。

    “那就好!

    玄龜徹底放心了,同時完全無視了二蛋的話。

    不能接這家伙的話,否則這家伙越裝越狠。

    “對了,我問一下,龍肉哪一個部分比較好吃?”周葉有些好奇地問道。

    “太狠了!

    天淵哭笑不得。

    弄死對方就算了,還想著吃掉對方。

    真是殘忍。

    可是,龍肉自己真沒嘗過。

    既然周葉請客,那就不能客氣,嗯……就當做是自己之前太過于擔憂,精神損耗太多的補償。

    “龍肉的話,還是腹部,以及腹部以上接近脖子的位置比較不錯,其他的話,稍微要次一點,不過差距也不是太大,畢竟都是龍肉!

    玄龜見多識廣,當即回答。

    “明白了!

    周葉點了點頭。

    “直接一鍋燉了唄,還管他什么地方好不好吃,這么講究呢?”

    二蛋完全無所謂地聳了聳肩。

    “不行!

    周葉搖搖頭,隨后解釋道:“這是目前我斬殺的生靈當中,死得稍微有尊嚴(完整)一點的生靈,我覺得我得給師傅師娘還有鹿小元他們帶一點回去!

    “懂了!

    二蛋點頭,一副我已經看穿了你的樣子。

    玄龜和天淵對視了一眼,紛紛樂了。

    “為什么要拿師父師娘當借口,想給自家媳婦兒帶回去就帶回去唄!碧鞙Y哈哈大笑。

    玄龜捋著胡須。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草爺的腦子,似乎開始走上正軌了。

    這還真是欣慰啊。

    不枉他玄龜以前費了不少心思。

    “怎么會呢,你們誤會了,我覺得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我得孝敬我師父!敝苋~面色嚴肅。

    這三個生靈搞什么呢。

    為什么要把話說得這么直白,就當沒有聽到不行嗎。

    “好了好了,別扯了,我以前吃過龍肉,交給我來處理,正好草爺你也跟著學一學,免得你把龍肉帶回去不知道怎么做,元帝要是生吃了,畫面就有點血腥了!毙斦f道。

    “行,那就趕緊吧!

    周葉點頭。

    “我就不去了,天淵,咱倆喝兩杯去?”

    二蛋的目光落在了天淵的身上。

    它二某人已經開始醞釀了。

    一定要把這次的過程好好的給天淵描述一下。

    “那咱倆就是坐著,等著吃唄?”

    天淵一愣。

    “咱倆又不會做龍肉,就算需要打下手的,這不是還有周葉在么,咱倆就別添亂,還是喝喝酒比較舒服!倍罢f道。

    “行吧!

    ……

    小河邊。

    周葉神念一動。

    “嘩啦!”

    巨大的龍尸浮現,砸落在了河里。

    水花濺起,玄龜掃了一眼,沒有一滴水落在身上。

    “這是覆雨仙王啊!

    玄龜有些幸災樂禍。

    他和覆雨仙王交過手,不過覆雨仙王打不過他,但是他想要殺覆雨仙王也得花一番功夫。

    “應該是吧!

    周葉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

    不過想來應該就是玄龜嘴里的覆雨仙王。

    “你把龍脊抽出來,然后把龍鱗刮下來吧,直接把全部都弄完,之后你再儲存起來一部分帶回去直接烹飪就可以!

    玄龜對周葉說道。

    “行!

    周葉摩拳擦掌,一躍而起,落在了龍尸的后背上。

    “嗤!

    右手伸出,化為草葉,直接刺入了龍尸的背脊。

    “龍脊,龍筋,龍鱗,這些都是好東西了,或者說,龍族渾身上下都是好東西!

    玄龜有些感嘆。

    在這方面,能和龍族相提并論的,并沒有多少。

    龍筋和龍脊的用處有很多,例如,可以用來煉器。

    而用龍脊來煉制的玄兵,非常的堅固。

    而龍血,可以用來提升肉身境界。

    龍鱗和龍脊一樣,同樣可以用來煉器。

    手臂部分化為了葉尖,卷起了血肉當中的龍脊,隨后猛然一震。

    血液當中還有余溫。

    周葉徹底將龍脊拔出,隨后丟進了隨身空間里面。

    “叮!

    周葉抬起草葉,觸碰了一下龍鱗。

    光滑的龍鱗聲音很清脆,同時給他一種很強大的堅硬感。

    葉尖伸長,包裹在了整個龍尸上。

    “嘩啦啦……”

    劍氣縱橫間,沒有力量支撐連接的龍鱗逐漸脫落著。

    龍鱗脫落后,露出了有些失血的血肉。

    一片片龍鱗被周葉收了起來,隨后看向了玄龜。

    “內臟里面的能量很豐富,不過內臟腥味太大,而且堆積了很多的雜志,總體來說連龍尾都比不上!

    “那就直接處理掉吧!

    周葉沒有煉化內臟的興趣,直接切開了龍尸的腹部,在切除內臟的同時,激蕩河水沖洗著……

    逐漸。

    龍尸已經處理完。

    “吃不了太多了,就切下一二十斤就差不多了!毙斦f道。

    “沒問題!

    周葉抬起右葉,一道又一道的劍光釋放而出,強勁的劍光只能夠穿透龍尸的一半,想要斬斷還需要第二道劍光。

    不得不說,這覆雨仙王的肉身境界非常的強大,已經達到了不朽道體的中期。

    玄龜看著周葉將龍尸斬成一段又一段。

    有些詫異,稍微一想,就明白了周葉想要做什么。

    整個龍尸,被周葉斬成了數十段。

    每一段的體積都差不多。

    右葉幻化,重新化為手掌。

    周葉神念一動,將大半的龍肉都收進了隨身空間當中。

    “玄龜前輩,這些龍肉是你和天淵前輩的,剩下的一些就麻煩你送給白虎前輩他們!敝苋~笑著說道。

    “可以!

    玄龜點頭,也沒有推辭。

    這算是周葉的心意。

    畢竟這些龍肉,基本都集中在了腹部。

    而腹部以上至脖子,以及尾部的龍肉,全都被周葉收了起來。

    這些龍肉,他要帶回青虛山。

    “走吧,今晚就吃這些了!

    周葉手里提著二十斤龍肉,笑著說道。

    “到時候讓你嘗嘗我的手藝!

    玄龜點頭。

    臨走時,收起了那堆積在河流中的龍肉。

    ……

    下午。

    距離黃昏還有一個時辰左右的時間。

    山峰上。

    四個生靈圍著大鍋坐著,一手拿著筷子,一手端著酒杯。

    “嗯,這味道,喲……很不錯啊!

    天淵夾起一塊龍肉放入口中,咀嚼了一番,頓時贊嘆。

    “舒服啊!

    感受著煉化龍肉帶來的積分,以及龍肉當中力量對肉身的淬煉,周葉爽了。

    “一般情況下我不出手,之所以這次出手,那是因為這食材有些昂貴!毙斝χ嬃艘豢陟`酒。

    “確實厲害!

    二蛋端起酒杯朝著玄龜示意了一下,隨后喝了兩大口。

    “還好吧,年輕的時候在界域里四處闖蕩,最后學到了這門手藝!毙敁u搖頭,回應著。

    “唉,多少年的好兄弟了,我以前僅僅嘗過一次他做的飯菜!碧鞙Y嘆了口氣,面色很難受。

    “你可得了吧!

    玄龜翻了個白眼,隨后又道:“草爺給你準備了一些龍肉,等會兒吃完了之后我給你!

    “行!

    天淵點頭,隨后對周葉說道:“草爺,謝了!

    “天淵前輩這就太客氣了!

    周葉笑了笑。

    “行了行了,趕緊喝,趕緊吃!倍疤崞鹨粔崎_始催促了起來。

    這靈酒可是好東西。

    有助于它二某人恢復修為。

    ……

    木界,青虛山。

    鹿小元坐在涼亭里。

    靠在石桌邊上,長發垂落在胸前。

    “還是聯系不上師尊和樹爺爺,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她有些苦惱。

    青帝和樹爺爺不見蹤影,不知道是在計劃什么大事,還是說有什么事情牽制著,很忙碌。

    總之,沒有他們的半點消息。

    “旭日仙帝……”

    鹿小元低語著。

    有二蛋在周葉的身邊,能夠對周葉起到威脅的,就只有旭日仙帝。

    這段時間鹿小元惡補了一番各個有名或者比較低調的帝境存在的信息。

    對于旭日仙帝,也有了一定的了解。

    “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鹿小元提起酒壺。

    四下無人。

    直接開灌。

    ……

    黃昏。

    “咕嚕!

    周葉提起酒壇就開始灌。

    積分在增長。

    心情很愉悅。

    “你一個人喝著有什么意思?”

    二蛋醉醺醺地坐在一旁,一張嘴,酒氣撲面而來。

    “你不懂!

    周葉搖頭。

    目視遠方。

    灌著酒,有些昏沉沉的。

    同時,周葉心里有些想回青虛山了。

    注意到周葉逐漸恍惚,二蛋頓時開口問道:“你想什么呢?”

    “嗯?”

    周葉回過神來。

    笑了笑,隨后說道:“想家了!

    “嗤!

    二蛋躺下,不屑地笑了一聲。

    “想鹿爺了吧?”

    “別亂說,我沒有!

    周葉搖搖頭。

    現在的生靈,怎么都特么能看破內心。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上海时时乐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