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220章 周某燒香,天劫心慌【四千字】

    “唰唰……”

    周葉在半空中揮舞著魔道帝兵。

    說實話,他現在心情很不錯。

    他發現心魔根本拿不出魔道帝兵。

    這情況就有點意思了。

    “你能不能行?你不是心魔嗎,怎么連魔道帝兵都沒有,太窮了吧?”周葉問道。

    這話就有點刺激心魔了。

    “你太過分了!毙哪дf道。

    它想投訴周葉。

    周葉的這種行為,對它造成了成千上萬噸的打擊。

    “有資源,就要利用,如果手上有著資源卻不懂得利用的話,那樣就太沒意思了!敝苋~誠懇說道。

    魔道帝兵是他周葉的優勢。

    既然有優勢,那就得拿出來,不然真指望他周某空手和心魔打架?

    不可能的。

    在這種事情上面,他周某從來不開玩笑,從來不托大。

    能一招秒殺的,最好就一招秒殺。

    “你說得很有道理!毙哪c頭。

    憂傷的情緒在心底蔓延著。

    它突然感覺不對。

    自己身為心魔,不應該有這種情緒存在的。

    “你準備好了嘛?”周葉問道。

    “什么?”心魔微微一愣。

    自己需要準備什么嗎?

    “你要是自覺,就自己走,你要是不自覺,那我就收拾你,然后送你走!敝苋~晃了晃手上的魔道帝兵,語氣嚴肅地和心魔說道。

    心魔:“。。!

    周葉這是很直白的威脅它。

    可它真的提不起半點脾氣。

    要說打吧,對方有魔道帝兵在手,肯定是打不過的。

    可是要說不打吧,自己可是心魔啊,世界上哪兒有退卻的心魔?

    見心魔不說話,周葉也不著急。

    他知道,心魔的內心當中肯定是難以擇決。

    “這樣吧,你自己跑路,等我出去了之后呢,我就和別人說我是你大戰了許久,稍勝一籌才把你贏了,怎么樣?”周葉問道。

    心魔很想同意。

    但是它做不到。

    “吞天!

    心魔抬手就是最強一招。

    周葉嘆氣。

    他對心魔的選擇很失望。

    明明可以選擇大家坐下來聊聊天,暢談一下人生理想什么的,但是心魔偏偏要選擇戰斗。

    周葉覺得,心魔的腦子可能不太好使。

    “轟!”

    周葉揚起魔道帝兵,隨后一劍斬下。

    巨大的劍身,橫推吞天劍光。

    心魔躲閃著。

    可是當魔道帝兵落下時,還是被波及到了。

    “轟!

    心魔倒飛,撞擊在了山峰上。

    這里雖然是內心世界,但是山峰這些都是實體狀態。

    心魔還是受了不輕的傷勢。

    心魔有點想跑路了。

    周葉抱著魔道帝兵,準備直接砍下去,然后把心魔送走。

    “等等,我覺得我們可以談一談!毙哪,阻止周葉。

    “轟!”

    周葉放下魔道帝兵。

    他現在底氣十足。

    “你別;影,雖然你看起來不像是會;拥男哪!

    這話有些傷人。

    心魔總感覺周葉是在罵它。

    但是它還不能罵回去,這就有些傷心了。

    “我們好好談一談,其實我剛剛想了想,你那個提議還是很不錯的!毙哪дf著,語氣真誠,態度端正。

    “嗯,你先說!

    見對方態度如此,周葉很滿意地說道。

    心魔思考著,看了魔道帝兵一眼,內心嘆氣。

    今天,肯定是戰敗而歸。

    既然結果都如此肯定了,那么一定要讓自己走得好看一點。

    “就這樣說,我心魔和閣下大戰,閣下技高一籌,勝了我心魔,如何?”心魔詢問道。

    周葉想都不想就同意了下來。

    心魔原意自己走,那他高興還來不及。

    他不太想和心魔打。

    總感覺和心魔打架是在揍自己。

    那種感覺讓他不是很舒服。

    “很不錯的提議,不過我有點意見!敝苋~說道。

    “您說!毙哪ё藨B放得很低。

    這下真的不高傲了。

    “我覺得應該是心魔更加強大,但是我周某意志堅定,雙方不分勝負,直到戰斗白熱化之后,心魔與我周某大戰之時,心魔棋差一招,最后敗了!敝苋~說道。

    這不都是一樣嗎?

    心魔有些想不明白。

    “就這么說,懂了吧?”周葉問道。

    “懂了!毙哪c頭。

    “我怎么出去?”周葉問道。

    他周某現在趕時間,還得回去渡劫呢。

    “不用,我走了之后你就能出去了!毙哪дf道。

    “嗯,那好!敝苋~點頭。

    隨后仿佛是想起了什么一樣,他問道:“那七階天劫你還會出現不?”

    心魔一愣,心里慌慌。

    “我應該會出現吧?”

    周葉不提這事兒還好,一提到這事兒心魔就有些難受。

    下一次心魔劫再出現,自己是不是得端茶敬水,畢恭畢敬的伺候這位爺?

    “那我們下次見啊,到時候我拿點好東西招待你!敝苋~笑道,就仿佛是在送老朋友一樣。

    下次見?

    我真不想見到你。

    心魔嘆氣。

    它是周葉的專屬心魔,不能更改,要是能更改,它寧愿去找別的生靈。

    因為別的生靈看起來比較好欺負。

    像周葉這種攜帶帝兵的,它真心惹不起。

    “那就多謝了,我先告辭!毙哪С苋~拱手。

    “歡迎下次再來啊!敝苋~對心魔很客氣。

    對方態度端正,自己也必須拿出友好的一面。

    心魔消失了。

    周葉只感覺眼前一黑,隨后又恢復光明。

    時間就仿佛才渡過短短的一瞬。

    “怎么樣?”二蛋在身側,低聲問道。

    “差點就嗝屁!敝苋~回答道。

    二蛋聽著周葉的話,頓時明白了。

    這個是原本周葉。

    不過就算周葉嗝屁了也沒事,不還有心魔么?

    心魔是什么?

    心魔其實就是另外一個自己。

    戰勝了心魔,那內心就少一點缺陷,如果沒有戰勝心魔,那么心底的缺陷會無限放大。

    看樣子,周葉是沒問題了。

    “心魔很強!敝苋~說道。

    二蛋點頭,“我知道,我砍過幾個!

    周葉:“。。!

    “不是,你就不能聽我說完么?”

    “你想說什么?”二蛋側過頭問道。

    它有些不明白,打贏了就打贏了唄,還有什么好說的嗎?

    “你知道我經歷了什么嗎?”周葉問道。

    二蛋搖搖頭。

    “我不知道你經歷了什么,但是我知道第四道天劫馬上要下來了!倍爸噶酥柑炜。

    周葉:“。。!

    這年頭,還能不能讓人把話說完了?

    “我經歷了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敝苋~說道。

    二蛋嘆氣。

    “別說了,渡完劫之后,你就是碎虛境了,隨便一場大戰就是驚天動地,沒什么可嘚瑟的!

    “滾,不聊了!

    周葉推開二蛋,煩躁的很。

    這都是什么劍靈啊,簡直太不尊重人了。

    “轟隆隆……咔嚓!”

    陰云中,劫雷蠢蠢欲動。

    周葉看著劫雷,心里是絲毫不慌。

    他伸長草葉,隨后卷起了魔道帝兵,準備直接砍翻天劫。

    “轟!”

    一聲炸響。

    第四道劫雷頓時襲殺而下。

    “吞天!”

    周葉爆發力量,用魔道帝兵斬出一劍。

    千丈長短的劍光脫落而出,直擊劫雷。

    劍光在飛行途中,吞噬著狂暴的靈氣,吞噬著空間的碎片,吞噬著一切。

    “轟!”

    劍光與劫雷撞擊在一起。

    劇烈的爆炸,恐怖的余波。

    二蛋站在半空中,看著自己險些被吹散的身軀,沉默不語。

    “轟隆隆……”

    陰云中,第五,第六道劫雷繼續醞釀著。

    天劫仿佛對周葉的態度不是很滿意,似乎準備一波搞定周葉。

    “越來越強了,你能抗住么?”二蛋問道。

    “你可放心吧!敝苋~毫不在意。

    自從心魔自己告辭了之后,周葉不知道為什么,自己都變得有點頭鐵了。

    這話說得稍微有點莽夫行為。

    不可取,不可取啊。

    必須要低調,不能太狂了。

    可是內心當中還是有一句話想要脫口而出,就好像不說出來的話就憋著不舒坦似得。

    “恕我直言,這天劫我都沒有放在眼里!

    膨脹,太膨脹了。

    二蛋瞪大眼睛。

    隨后,它聽到了天劫的怒吼。

    蒼天對于周葉的態度感到憤怒。

    劫雷的威力醞釀得越來越恐怖。

    周葉心里絲毫不慌,可是不知道為什么,手在發抖。

    “你砍的心魔,到底是什么心魔?”二蛋問道。

    “不知道啊,那心魔一上來就幻化一個不知道是什么的東西,然后開始嚇唬我!敝苋~隨口說道。

    “嚇唬你?”二蛋摸著下巴思索著。

    “對啊,老恐怖了!敝苋~點頭。

    “應該是恐懼吧?”二蛋想了想之后說道。

    “恐懼是最常見的心魔,打敗了恐懼之后,你很少有怕的東西……”二蛋終于搞懂了為什么周葉這么狂了。

    沒有打敗心魔的時候就這么狂,打敗了心魔,那還得了啊。

    “原來如此!敝苋~點頭,明白了。

    他感覺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

    一天天的,好像不被揍的話,就不舒服。

    周葉看著天劫,緩緩說道:“今天沒有什么別的想法,要么是我砍翻天劫,要么是天劫弄死我!

    二蛋豎起大拇指。

    “沒有了恐懼的人,就是頭鐵啊!

    莽夫,莽夫啊。

    以后得離這種人遠一點才夠安全。

    二蛋心里告訴自己,以后盡量少和周葉說話,免得被傳染了。

    不過仔細一想的話,其實自己也是個頭鐵的存在。

    ……

    周葉提起魔道帝兵就沖上了天空。

    沒辦法,現在他周葉很猖狂。

    渡過了心魔劫的生靈,一般都這樣。

    不過時間久一點還好,能夠控制住自己,但是周葉尷尬渡劫完,還有些不熟悉現在頭鐵的自己。

    他飛上天空,直面天劫。

    “斬!”

    周葉揚起魔道帝兵,猛地一劍斬下。

    這一劍,將他玄丹當中的玄氣抽空了一大半。

    一道三千丈長短,帶著密密麻麻雷光的恐怖劍光襲向陰云漏斗當中。

    “滋滋……”

    劍光橫推而上,直擊蒼穹。

    陰云當中電閃雷鳴,數不清的雷蛇攀附到了劍光上面。

    雷電與雷電爭鋒,產生一朵朵絢麗的火花。

    下方。

    “厲害啊!苯鹦《䴕獾煤。

    第一次見到這種渡劫者主動砍天劫的。

    勇氣可嘉。

    鹿小元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

    “我覺得要是能成功砍翻天劫的話,那么草爺在實力上面會有一個巨大的飛躍!苯鹦《f道。

    在他看來,周葉實在太恐怖了。

    這樣恐怖的天劫,居然都敢直接開砍。

    天空上。

    剛醞釀完畢的第五道劫雷,直接被劍光砍翻,然后就沒了。

    陰云的動作都頓了一下。

    天劫仿佛也是沒有想到似得。

    這怎么這么兇殘?

    二蛋深吸著氣。

    “這實力,和我二蛋當年有的一拼啊!

    二蛋這里指的當年,是當年自己全盛狀態的碎虛境巔峰時期。

    劍光后續無力。

    在第六道天劫面前‘砰’的一聲消散掉了。

    “應該沒有玄氣繼續打下去了吧?”二蛋看著天空中的周葉,喃喃自語。

    周葉提著魔道帝兵,看著天劫,心中沉思。

    “轟隆隆……”

    海浪一般的陰云瘋狂翻滾了起來,狂風伴隨著閃電在半空中肆虐著。

    天劫憤怒了。

    它感覺渡劫者太過于猖狂,得教育教育。

    “喂!天劫是不是活的?”周葉看向二蛋,大聲問道。

    二蛋一愣,下意思回答道:“某種意義上來說,天劫也是有生命的,不過沒有靈智的存在!

    周葉懂了。

    “轟!”

    魔道帝兵脫手而出,落到了地上。

    周葉抬起自己的兩片草葉。

    葉尖出,一株香凝聚而出。

    他周葉今天要給天劫燒香。

    二蛋看著周葉的動作,頓時懵了。

    下方的鹿小元,金小二,以及赤紅,都有些看不懂周葉的操作。

    “啪!

    周葉雙手持香,隨后將香點燃,直接跪在了半空。

    “這是求饒嗎?”二蛋看著周葉,有些茫然。

    “小草精這是在干嘛?”鹿小元也有些看不懂。

    從未見過如此操作。

    “不知道啊!苯鹦《䲟u搖頭。

    他也很迷茫。

    他甚至都想直接問周葉,你到底在干嘛呢?

    天空上。

    周葉都不帶猶豫的,直接就彎腰磕頭。

    不搞任何虛假動作,就這么誠懇。

    陰云漏斗旋轉的速度頓時緩慢了下來。

    天劫對周葉的態度頓時有所改變。

    懂事,太懂事了啊。

    知道錯了就磕頭認錯,真是好孩子。

    “天劫啊,天劫,來年等我周某強大了,一定給您燒一炷比天還高的香!敝苋~嘀咕著。

    隨后,第三拜完成!

    旋轉的陰云,驟然停下。

    狂風也消失了,雷電停留在半空中,一直亮著,也不閃爍了。

    “這是……”二蛋驚駭。

    話音還未落下。

    “轟!”

    一聲巨響,天劫頓時消散……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上海时时乐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