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170章 蒼天泣血,帝境隕落

    “咔咔咔……”

    土壤隆起,沾染泥土的根須從土壤當中探出,隨后卷起十顆玄靈丹,又遁回了土壤當中。

    老樹煉化著玄靈丹。

    它以為草精師兄在吹牛逼。

    在夸贊自己煉制的丹藥很厲害。

    但是沒有想到,這特么都是實話。

    我的天,原來草精師兄你這么吊啊,居然能煉制出這般丹藥。

    或許,從今往后,我老樹就要跟著你混了。

    老樹心里想著。

    可是又覺得不太對。

    稍微一想,覺得也沒有多大的問題。

    ……

    周葉看著老樹煉化丹藥,心中很是滿意。

    這一階頂尖的玄靈丹,在效果上面,確實不錯。

    對于還是煉氣境的老樹老說,肯定算是很好的東西。

    而且在數量上,可是整整十顆。

    一刻鐘后。

    十顆玄靈丹被老樹煉化完畢。

    老樹身上也散發出了氣息。

    這是周葉第一次感知到老樹身上的氣息。

    “挺不錯啊,根基扎實,不愧是我周葉的師弟!敝苋~用著一副‘我是過來人’的模樣贊嘆道。

    老樹無語,著手突破。

    它靜下心,開始享受突破的感覺。

    從煉氣境突破到玄海境,就是享受。

    因為沒有天劫。

    感受著體內力量的變化,老樹心里很開心啊。

    ***,跨過了這道坎,又可以無憂無慮的繼續修煉了。

    “轟!”

    老樹成功突破,成為了玄海境初期的精靈。

    “不錯不錯!敝苋~在一旁說道。

    老樹對他晃了晃樹冠,表達著謝意。

    如果沒有草精師兄的十顆玄靈丹,恐怕自己突破還需要是十天半月。

    草精師兄是好草啊。

    這恩情,我老樹記下了。

    嗯……

    以前插過軀干的事情,就算了,抵消了!

    老說做出這個決定,感覺自己心胸真是太寬闊了。

    如果被周葉知道這個想法,那肯定得感動一番。

    我的天,區區十顆丹藥,你就把這個仇給忘記了嘛。

    那給你個百八十顆的,你老樹還特么不得納頭便拜啊。

    太沒有骨氣了,不過我喜歡。

    此刻,老樹正在適應著自己力量的變化。

    說實話,它現在很是興奮。

    “小師弟,戒驕戒躁,只有努力修煉,才是正道,師兄我很看好你!敝苋~在一旁開口說道。

    老樹看了看他,覺得此話甚有道理。

    看好自己是沒錯的,畢竟自己也是個小天才。

    草精師兄你眼光真不錯。

    啥也不說了。

    修煉吧。

    ……

    周葉回到院子。

    心中有種感覺。

    那就是自己好牛逼。

    能如此輕易的幫助小師弟突破修為,自己在某種意義上來講,也算是大佬了吧?

    臥槽。

    那可以。

    從今天開始,說話做事上面,一定要有一個大佬應該有的風范。

    周葉抖動身軀,恢復了原本的模樣。

    他坐在煉丹爐面前開始沉思了起來。

    想了好一會兒,周葉不打算繼續煉藥了。

    他很干脆的直接把地面上的所有材料都給煉化。

    若是以前修為低的時候,這些材料怎么說也會給他提供個幾十上百萬的積分。

    但是此刻不一樣。

    他周某草需要的能量必須更精純。

    所以這些材料能夠提供的積分實在是少之又少。

    也就特么幾萬。

    這事情讓草很傷心。

    周葉清理了煉丹爐,隨后就不管了。

    他走在靈田當中,巡視著自己的晚輩們。

    他是多么的希望,這些靈藥幼苗當中出現一個誕生靈智的小伙伴啊。

    靈田對于植物來說,那就是家。

    大家在一個家庭里面生活了那么久,感情也是很不錯的。

    “這株靈藥生長得緩慢,品階也不高,不如……”周葉蹲在一株幼苗的面前,正在沉思著。

    那幼苗只不過三寸高度,在風吹過時輕輕的顫抖著。

    若是這靈藥誕生靈智,再聽到周葉的話,那肯定很慌。

    神經病啊你。

    我特么就算成熟了也是那么大一點啊。

    “算了,還得培養一番,等有朝一日成熟了,才能給我提供更多的能量!敝苋~打消了心中的想法。

    他轉身就走向了靈藥田。

    那個方向,才是自己可以放肆作亂的方向。

    靈藥田當中。

    “這株靈級頂尖的靈藥成熟得太過分了,估計再過一段時間,就會自我凋謝了吧?”

    “作為一株靈藥,怎么能有那樣悲涼的事情發生!我一定要阻止!敝苋~嘀咕著,隨后抬起草葉,斬下了靈藥。

    隨手煉化就是好幾萬的積分。

    爽得很。

    煉化了近十株靈藥之后,周葉很悠閑地走向了靈田。

    他現在要重歸以前的生活。

    天天修煉。

    他現在還是超凡境后期。

    倘若全靠自己修煉的話,預計要半個多月的樣子才能突破。

    不過配合一些靈藥,那應該能縮短到十天左右的樣子。

    周葉發現。

    自己開掛了之后,在修道之路上仿佛是乘坐著高鐵。

    別的生靈苦哈哈的行走著,而自己一閃而過。

    這特么得給別人造成多大的心理陰影啊。

    唉,太優秀也是一種很過分的事情。

    周葉開始自我裝逼。

    膨脹了一小會兒,他開始修煉了。

    一旦進入修煉狀態,整株草的逼格就提升了起來。

    他真身上散發著光暈,陽光照耀在真身上,不斷被吸收。

    同時,靈田當中磅礴的靈氣也在被根須所吸收著。

    雙倍享受,雙倍快樂,雙倍速度,雙倍月票。

    ……

    很快,到了第二天。

    風和日麗,萬里晴空。

    老樹感覺自己太努力了。

    一晚上的修煉,讓自己的修為又精進了許些。

    當然,這和青虛山靈氣濃郁分不開關系。

    不過和草精師兄比起來,還是差得太遠吶。

    草精師兄都特么是扎根在靈田里修煉的,那差距,大得過分。

    這是老樹能想到的事情。

    巧的是,周葉也想到了。

    此時,周葉很忙。

    他在刨土。

    大家都是同門,區別太大了不好。

    周葉打算把靈田的土刨一點,然后給小師弟送過去。

    “嘿嘿,我這個師兄,做得應該很到位啊!敝苋~悄聲嘀咕道。

    他感覺,如果自己是小師弟的話,應該都感動得快流淚了。

    周葉揮動著草葉。

    磅礴的力量涌出,隨后包裹著許多土壤朝著老樹飛了過去。

    “小師弟,我不知道這些土離開了靈田有沒有效果,但是我還是想試一試,這樣一來,能讓你修煉速度大幅度提升!”周葉嚴肅地對老樹說道。

    老樹聞言,好特么感動。

    它瘋狂擺動著樹冠,仿佛是在說:啊啊啊,草精師兄,我特么愛死你了。

    “小師弟,淡定!敝苋~對老樹說道。

    隨后,他解開了力量。

    那些土壤便落到了老樹的周圍。

    離開了靈田之后,土壤當中攜帶的靈氣依舊濃郁,不過沒有了再生的能力。

    “小師弟,放心修煉便可,等這些靈氣消耗完,師兄我再給你換新的!”周葉對老樹說道。

    老樹的內心,感動得稀里嘩啦的。

    從今天開始,你周葉就是我老樹的親大哥。

    老樹將根須探入土壤當中,隨后感受到了仿佛實質化一般的靈氣。

    濃郁得過分。

    稍微一吸收,就感覺自己的修為精進了那么一絲絲。

    臥槽,這特么也太恐怖了吧。

    難怪草精師兄成長得那么快。

    老樹心中震驚得很。

    周葉回到院子里。

    “鹿師姐,這么早就醒了?”周葉看到鹿小元揉著眼眶從屋子里出來,頓時出聲說道。

    “昂!甭剐≡c了點頭,隨后走進了靈藥田。

    不用看也知道會發生什么。

    這家伙仿佛是好幾天沒有吃東西一般,把整個靈藥田禍害了五分之一。

    周葉可心痛了。

    那特么都是地級靈藥和天級靈藥哇。

    “師姐……”

    “咔擦!”

    剛想說什么,天空中一道驚雷炸起。

    隨著驚雷炸起之后,天空中出現了異變。

    天空正在扭曲。

    本是萬里晴空,可是此刻看來,就仿佛是一團漿糊。

    驟然之間,有一種悲痛的感覺從心底升起。

    周葉不知道這是怎么回事。

    “瑪德,什么情況……”周葉頓時爆粗口。

    鹿小元愣住了,她站在原地,呆呆地望著天空。

    她的心底,也升起了悲痛的情緒,那情緒逐漸在心底蔓延開來。

    眼眶中,有霧氣產生。

    可這不是自愿的,這些淚水,仿佛不受控制一般……

    這等情況,鹿小元遇到過,她沉默了。

    大陸中央。

    樹爺爺深吸著氣,緩緩閉上了眼睛。

    “大劫啊……”

    滿懷慈祥的聲音當中,充滿了不忍。

    整個木界,天地萬物。

    不管有沒有誕生靈智,所有的生靈心底都有悲痛的情緒正在蔓延。

    這是怎么一回事,它們不知道。

    “嘩啦啦……”

    天空當中,開始下雨。

    周葉看著自己的葉尖。

    “滴答……”

    鮮紅如血一般的雨滴落在草葉上后濺射開來。

    “血雨?”周葉愣神。

    出現這等情況,顯然是有大事發生……

    “師姐,這是怎么回事?”周葉看向了鹿小元,輕聲問道。

    鹿小元的身上并沒有沾染上血雨,她低著頭,強忍著心中不由自主的悲痛說道:“這是蒼天泣血……”

    “蒼天泣血?”

    “什么意思?”周葉有些不明白。

    鹿小元沒有立即回答,反而是抬頭看向天空。

    天空中,一片扭曲。

    原本的天空就仿佛是桌布,而此刻,被人狠狠地抓出了皺紋。

    鹿小元低下頭,看向身邊的小草精,緩緩吐出幾個字。

    “帝境隕落!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上海时时乐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