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70章 海上升明月

    洞元但見周圍天地茫茫,一道道流沙仿佛怒?駶,席卷高天,洶涌澎湃,連綿不絕。

    沒有看到任何人影。

    此時夕陽已經徹底落下,整片沙海陷入無邊沉寂,卻是引動出了沙海的異變之力,形成了一片片狂奔呼嘯的沙潮!

    整片沙海都徹底沸騰了!

    在這樣的環境下,縱然是神河境的洞元也感覺到棘手。

    靈識催發到極限掃視四周,卻根本什么都發現不了……

    其實在被對方察覺的第一時間,楚晨就帶著眾人離開了這片注定要異變的區域,逃之夭夭了。

    再次花了一炷香的時間回到巨石上的駐地,洞元有些無奈。

    而聽到他說居然什么都發現不了,原地已經被一片狂暴沙潮覆蓋。

    外表少年似的萬壽則皺起了眉頭。

    “狂暴沙潮?這還真是巧了,不過剛才我的確是感應到有生靈在暗中窺伺的……”

    “無妨!”

    面對著似乎有些懷疑的萬壽,寂滅霸氣的揮了揮手。

    “所有的一切都在我們掌控之中,幾只小蟲子而已,無須在意。若是膽敢冒頭,直接殺了就是。此次謀劃事關重大,不可輕視。一切以找到我們的目標為重!

    “是!”

    眾多九天成員聞言頓時躬身施禮,畢恭畢敬。

    很顯然,在九天破陣團之中,上三天擁有著絕對的掌控權柄。

    而在另一邊,數千里之外,楚晨一行人正駕馭沙舟在黑夜中急速行走。

    既然九天的人占據了那座巨石,他們自然是不可能再過去了。

    隨著夜色加深,沙海中的異變會越來越強。

    在靈雀書生的帶領下,眾人只好繞了一個大圈,去尋找新的歇息點。

    半個時辰之后,一道高大的巨影出現在眾人面前。

    這是一顆巨樹,不過早已經枯死多年。

    巨樹只剩下了半截樹干,約有百丈來高。

    樹身極為粗大,直徑足有三十丈以上,頂部有著一道道焦黑的裂口,看起來仿佛像是被雷霆轟擊過一樣。

    巨樹上有著大大小小的豁口,似乎是長年累月的風沙侵蝕造成的。

    在靈雀書生的帶領下,眾人進入了其中最大的一座樹洞中,頓時就感覺到身周一片輕松。

    周圍始終繚繞著的那股若有若無的危機和惡意消失不見。

    這株不知道生長了多久的雷擊木在無垠沙海里,倒是提供了一片小小的庇佑之地,令這里終究沒有成為徹徹底底的死亡絕地。

    在稍微的運轉修為吞服丹藥補充了消耗的靈力之后,眾人都各自沉默下來。

    楚晨依靠在樹洞邊緣,舉目望去,但見周圍天地茫茫,夜色侵染之下,流沙也失去了白日間的那種無窮無盡的土黃色,被夜色侵染的一片墨黑。

    抬頭仰望,但見蒼穹如墨,漆黑如蓋,卻有一輪明月冉冉升起。

    清亮冷冽的月光傾灑而下,照耀之處,沙海泛出淡淡的冷白色,平靜、淡漠、亙古不變。

    但是在那月光照耀不到的黑暗里,卻有一道道朦朦朧朧的氤氳彌漫開來,帶著無比的妖異氣息。

    靈識探入那些黑暗里,隨即很快如同觸電一般縮了回來。

    楚晨苦笑一聲,有些無奈。

    所有人之中,恐怕也只有靈識之力超強的他才知道,那些月光照不到的黑暗里究竟是多么的可怕。

    神隕之地啊……

    靈雀書生說的沒錯,在這無垠沙海里,像巨石、雷擊木這樣的地方的確是一個個天然的小型綠洲。

    行走在沙海里的人類修士也只有在這樣的綠洲里才能平安。

    一旦沒有棲息地,陷入那無邊的黑暗沙潮里,那當真是九死一生都不足以說明其恐怖了。

    在距離楚晨不遠的地方,清遠坐在一塊橫起來的斷木上,視線望向九天破陣團的成員們所在的地方,微不可查的嘆了一口氣。

    她的生活其實很簡單,自從成為了九天之一,便一心撲在維護九天的利益和顏面上。

    這一次見到有九天的高層存在,她卻是第一次主動脫離了這個團隊,以另一個旁觀者的角度來重新審視這個龐大的團隊。

    站的角度不一樣,所看見的東西也不一樣。

    從古樂會眾人對于九天的忌憚中就可以看得出來,這個縱橫小仙界的龐然大物,真的和她原本預想的一點都不一樣……

    這一刻,清遠感覺到自己的心境亂了。

    她不知道,自己終究要何去何從?

    突然之間,一道清冽的琴音出現在耳畔。

    轉頭看去,就見到月光下的楚晨盤膝坐在樹洞洞口,雙手在那架墨玉般的古琴上輕輕彈奏。

    琴音冷冽,鏗然而鳴,仿佛冰雪打造的長劍縱橫馳舞,自有一番嶙峋傲骨。

    清遠輕輕咬著牙,隨即取出古瑟也彈奏起來。

    她的琴音就溫婉了許多,宛如一縷柔風飄揚而起,與那鏗然劍鳴聲交響輝映,也令那充滿了殺伐和傲氣的劍吟多了一些回旋。

    或許當真是因為長期的合作,令兩人的琴瑟和鳴之音不知不覺間就完美的契合在一起。

    正所謂剛不可久,柔不可守。

    此時古琴的劍鳴與古瑟的柔風互相輝映,竟然不知不覺間就暗合了剛柔相濟的意境,彼此增幅之下連綿不絕,浩浩蕩蕩。

    受到兩人樂律影響,其余幾人在黑夜中閑著無事,自然也取出各自的樂器彈奏起來。

    此番彈奏完全是隨性為之,并沒有刻意的合奏神曲,因此各自的樂譜便顯出其真正的風格出來。

    任蒼嶺的古塤蒼茫浩瀚,大氣磅礴,氣象萬千。

    青筍童子的笛聲明亮活躍,靈動無比,生機勃勃。

    管瑩的二胡宛轉悠揚,連綿不絕。

    周軒的琵琶則戰意盎然,氣勢十足。

    靈雀書生的洞簫則充滿了逍遙飄逸之意,似乎要化風而去。

    樂曲,便是心境!

    任由沙海外界如何異變,這一刻,眾人卻也借助著樂律將自己的心境盡情抒發而出。從某種程度上說,這其實也是在穩固自己的“道心”。

    七人盡情的彈奏的同時,無垠沙海上那一輪巨大的皎潔明月越升越高。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上海时时乐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