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109章 再上天絕觀

    顧青回到家,取出一塊靈石放在身邊,準備再次體驗一下靈石的效果。

    他開始修煉混元童子功。這門功法的前四層,過去兩年,顧青根據自身情況,加以改善過,變得更加適合自己。

    只是終歸缺少后續的功法,因此難以邁入新的境界。

    而他自己要推演出混元童子功的后續內容,亦非一年半載能辦到的事。

    一如既往地先練習木佛的吐納法,然后顧青練到第三階吐納法的時候,發現了一件事,那就是他呼吸之間,滿是清新無比的氣息,感覺每一寸血肉都注入了新鮮的活力,本來有些停滯不前的肉身修行又有了新的進益。

    不過這種感覺很快消失。

    顧青再睜開眼,那一顆靈石已經成了粉末,顯然里面的靈氣被消耗殆盡。

    “難道第三階吐納法是汲取靈石里的靈氣?”

    顧青默默感受自己身體的變化,混元童子功的淡金色內勁變得更加精純了一點。他揮出一拳,空氣中發出脆響。

    “發力也變得更加自然和順暢。”

    顧青又經過一番研究,發現靈氣的效果是內外并重,連帶精神都寧定平和了些許,不過他有無爭心法,這一點效果可以忽略不計。

    “用修行界的說法,第三階吐納法是讓我根基變得更加深厚?”

    根基好比是地基,可以說是取得更高修行成就的關鍵。

    顧青又取了一塊靈石試了試。

    這次他只用第三階吐納法,仍是取得同樣的效果。

    “不對。”

    顧青突然意識到,他還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變身的關鍵月息。亦是施展第二階吐納法時,能吸收月光的那股氣息。

    顧青再取了一塊靈石嘗試,這次是第一階到第三階吐納法都練了一遍。

    靈石再次成為粉末。

    顧青體會月息的變化,心道:“似乎更加活躍了一點,不知到變身后的狀態會有什么改變?”

    不過用了三塊靈石后,顧青有種吃飽了的感覺。

    他再取一塊靈石嘗試,果然效果明顯低了許多。顧青于是不再使用靈石。

    他接下來去黑市買了一些材料,主要是用來做機關翼,然后剩下的材料還可以用來制作出一張好琴。

    關于機關翼的制作,顧青早已心里有了盤算,因此材料一到手,憑借他的動手能力,很快制作出成品。

    大概花了一日多的時間,最終顧青選擇了一對目前最滿意的機關翼。

    風遁能讓身體的變得更加輕盈,同時操縱氣流。

    因此顧青可以利用自己驚人的力量,身子高高躍起,再展開機關翼,操縱氣流,從而達到類似鳥類飛行的效果。

    他為此專門在夜里出城嘗試了多次。

    不過因為不是暴猿之身,他也沒有離地面太遠。

    花了大半夜時間,基本算是熟練地掌握了機關翼。

    顧青于是回去用了兩塊靈石練功,因此精神極好,于是開始制作要送給徐慢慢的瑤琴。畢竟拿了人家五塊靈石,所以顧青很是認真。

    以致于徐慢慢一大清早來找他,敲門數次,顧青都沒有回應。

    徐慢慢于是自己進了院子,發現顧青正認真地制作瑤琴。她不免心中有些感動,暗想:“顧公子怕是連夜趕工,他真是極為用心了。”

    “尺素說顧公子許多壞話,都是沒道理的。”

    之前在翠云庵,尺素對徐慢慢說了許多關于顧青的不好的話。

    說顧青是負心薄幸之人,說顧青這人就像是甘蔗,一開始是甜的,吃到最后,嘴里全是渣。

    還說顧青很會利用別人對他的感情,來達到自己的目的,沒有半點真心實意。

    反正話里話外都是讓徐慢慢遠離顧青。

    不過最后徐慢慢問尺素是否還想得到顧青,尺素還是毫不猶豫地點了頭,她道:“反正天下男子都是負心薄幸之輩,至少顧青還長得好看,人也比旁人有趣得多。”

    當時徐慢慢實是無言以對。

    而現在,她可以說,自己算是最接近顧公子內心世界的人。

    “其實顧公子只是感情內斂,不懂表達罷了。他對人好,從來也不會主動說。”

    最后顧青在琴身上雕刻了一朵荷花。

    又刻下一行小字: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

    落款:顧青贈徐姑娘。

    筆鋒干凈,如亭亭凈植,徐慢慢看得心頭滿是歡喜。

    顧青又打算調弦。

    徐慢慢忙道:“顧公子,調弦的事交給我吧。”

    顧青于是瞧向她,似乎還有些茫然,好一會回過神,點頭道:“你來吧。”

    制作這面瑤琴,顧青算是一氣呵成,可以說是得意的作品。

    “五塊靈石,肯定不虧。”顧青心想。

    徐慢慢小心翼翼地開始調弦,過了一會,開始彈琴,曲聲悠揚,如炊煙,裊裊不盡。

    不知過了多久,徐慢慢聞到一股香氣。

    原來顧青做了飯,正和養的那只黑鳥一起吃。

    徐慢慢于是停下來,等顧青吃完,她感激道:“顧公子,這琴我會好好收藏的,絕不讓它受到半點損壞。”

    顧青道:“不過是一張琴而已,若是壞了,我幫你修,或者再制作一張便是。”

    雖然知道徐慢慢要遠行,怕是以后壞了,他也修不了,或者送不了新琴給她,只是說點好話又不掉塊靈石。

    徐慢慢聽得心中一暖,她微笑道:“不管怎樣,我都會愛惜它的。另外,我今天打算去天絕觀,你跟我一起去吧。”

    顧青道:“光明正大的去天絕觀?”

    徐慢慢道:“用的是南王府的名義,咱們小心謹慎一點,不會有事的,畢竟咱們這次也不偷東西,只是幫你找到書生。”

    顧青心道:“反正有機關翼,到時出了事,還可以插翅而逃。”

    他道:“這兩日沒見你,就是為了這件事?”

    徐慢慢道:“這件事只是其中之一,你要是沒別的事,咱們現在上山吧。我聽說天絕觀請書生上山,似乎是有要緊事請他幫忙,若是那事沒搞定,咱們要讓他下山參加月圓時的密會,怕是不容易。”

    顧青點了點頭,他也沒問徐慢慢如何知道書生的。

    畢竟徐慢慢背后除了南王府,還有連天絕觀底細都清楚的“灰”這個組織,查到這些事,并不奇怪。

    倒是另一件事讓顧青驚訝,徐慢慢將瑤琴收進了袖子里。顯然她這袖子也有類似小乾坤袋的作用。

    徐慢慢沒說,顧青亦沒有細問。

    接下來,兩人便動身前往天絕觀。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上海时时乐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