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五百三十章 萬一是呢?

    卜家家主有一個很好的習慣。

    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當然,天河沒有太陽。

    這習慣,是他八千年前去人間看熱鬧的時候養成的。

    那時候突然聽說神族大舉攻入人間,一副不把那些從遙遠星系遷居過來的人類滅掉不罷休的架勢。

    他有點生氣,區區神族,在天河這里根本算不上什么,憑什么這么囂張?

    于是他帶著幾個人,偷偷摸過去,想要給那些神族一點教訓。

    可沒想到的他看見的竟然是一副菜雞互啄的畫面。

    大量宗師境、大宗師境、神級的人類和神族生靈從地上打到天空。

    戰況只慘烈,簡直前所未見。

    少數帝級強者,則在遠離三大帝國的星空深處大戰。

    打到最后,終于有強大人族看不下眼,出手干預了一下,然后那場戰爭,也就不了了之了。

    在卜家家主看來,那些神族真的沒有天河神族強大。

    不,應該說雙方根本就沒有什么可比性。

    簡直弱爆了!

    也不知道那些神族高層心里面在想些什么,打這種戰爭,有意義嗎?

    對卜家家主來說,觀看那場戰斗,像是成年人看兩幫幼兒園小朋友打群架。

    看一會還有點意思,看久了就覺得無聊了。

    不過人間是真不錯!

    花花世界,紙醉金迷。

    那些人境界低微,壽元短暫,但真會玩!

    論玩,人間那些人完全可以當所有天河生靈的老師了。

    其實也正是那個時候起,很多人間的東西和習慣,大規模傳到天河這里來。

    卜家家主的房間里,還擺放著一座古老的鐘。

    他每天都會嚴格按照人類的時間,從早到晚,該做什么做什么。

    一絲不茍。

    他認為這是一種貴族才有的儀式感。

    這些年來,從不曾有過例外。

    卜家的人也都知道,“晚上”不要輕易去打擾家主,他在睡覺(打坐修煉)。

    不過今天晚上這動靜鬧得實在是有些大。

    卜遠志在聽見那尖銳聲音直指卜家的時候差點直接瘋掉。

    是的,對方的確是沒指名道姓。

    可問題是,今天的事情本身就不是什么秘密。

    姓蘇的那小子當時嚷嚷得很多人都聽見了。

    有心人只要稍微一查,就能把整件事的過程全部查個清清楚楚。

    這件事,絕對會讓所有人都想到卜家頭上去!

    先是賣人家莊園,收了一株百萬級大藥。

    甭管賣的便宜還是貴,這都屬于是自愿交易。

    以卜家這種家族來說,吐口吐沫都是個釘,如若反悔,本身就很令人不齒了。

    結果呢?

    他們原本欺負的孤兒寡母,人家現在牛逼了!

    兒子直接踏入符帝境界。

    符帝在任何一個勢力里面,都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更別說還是一個年輕的符帝。

    于是他們無奈之下,把賣出去的莊園又還給了那位年輕符帝。

    不管怎么說,總不能將這樣一個年輕天驕往外趕不是?

    所以只能委屈那些外鄉人了。

    結果人家今天找上門來,來討要一個說法。

    這本就是卜家理虧的事情,還被那姓蘇的小子給大聲嚷嚷得幾乎人盡皆知。

    卜遠志也只能自作主張,將那株百萬級大藥還回去。

    但不甘心!

    一株百萬級大藥,在天河任何地方都算得上是一筆令人眼紅的財富。

    所以就這樣拿出去了,心里面特別不痛快。

    那就要想辦法拿回來。

    于是他動用了那兩個死士,兩個帝四境界的死士。

    他已經足夠小心了。

    可為什么事情還會演變成這樣?

    三年他見到那位蘇小姐的時候,對方根本就沒有這個心眼!

    卜遠志感覺自己一個頭兩個大,急匆匆跑去見家主。

    而此時卜家上下,已經有很多人都被驚動。

    來到家主房門前,卜遠志懷著忐忑的心,正準備敲門。

    門被推開了,他看見了家主那張黑著的臉。

    “怎么回事?嗯?你不是說萬無一失嗎?”卜家家主的心情相當惡劣。

    這件事都不需要到明天,甚至不需要一個小時,肯定就會傳得整個古河城沸沸揚揚。

    卜家欺負外鄉人的這個帽子,他們是別想往下摘了。

    卜遠志哭喪著臉:“我只想到我們這邊人的反應,卻沒想到他們那邊竟然會有這樣的反應,家主,都是我的錯,如今只希望那兩個死士,能替我們洗干凈……”

    這時候,有怒吼聲從那邊傳出來:“你們實在是欺人太甚了!”

    “房子賣給我們又反悔!”

    “趁我們不在,直接讓人住進去,鵲巢鳩占!”

    “我們不敢與你們抗爭,打落牙齒和血吞,忍了!”

    “結果你們退回來的大藥卻還想通過這種方式拿回去,我們是弱,但我們同樣也有血性!”

    那尖銳的女子聲音,充滿了憤怒。

    傳遍全城。

    整個古河城無數生靈,都一臉興奮。

    這個瓜,很好吃呀!

    與此同時。

    王家。

    王家家主正坐在會議廳里,看著其他幾位長老,還有一個老老實實跪在地上不敢抬頭的人。

    “你說的,都是真的?”

    王家家主聲音聽起來很平靜,但他一雙眼卻死死盯著跪在地上那人。

    “回稟家主,小人句句是真,不敢欺瞞,今天晚上闖進那座卜家莊園,搶奪大藥的人,的確是從我們家出去的!

    那人跪在地上,老老實實回答著。

    “怎么會這樣呢?”一名王家長老皺著眉,“這明明是卜家還了那株大藥之后反悔了,想要搶回去,可為什么動用的卻是我們王家的人?”

    另一名長老冷笑道:“這還用說嗎?臥底唄!成功了也就成功了,失敗了還能順勢潑我們一身臟水。如今正是那件事情的關鍵時期,如果可以讓我們分散一些精力出去,自然是再好不過的一件事!

    “簡直無恥!”王家家主怒喝一聲,隨后問道:“我們在卜家的臥底……是不是也應該動用了?”

    一名長老搖搖頭,笑著道:“沒這個必要,而且家主,那群外鄉人很聰明!”

    “聰明?”王家家主直接讓跪在那里的人先離開,隨后看著剛剛說話那名長老,“為何這樣說?”

    那長老笑道:“您見過這種事情拼命嚷嚷,恨不能讓全城都聽見的嗎?”

    “你這么一說,好像還真是故意的!蓖跫壹抑鞒烈鞯。

    “本來就是故意的!”這名長老一臉睿智,“他們來自外鄉,不敢跟卜家這種大族硬碰硬,但心里面又氣不過,不想吃這個啞巴虧。所以干脆把這件事鬧得很大?粗,仲裁團那邊,怕是很快就會派人過去調節了!

    “可那兩個人……是從我們王家出去的!”王家家主一臉郁悶,“就算那些外鄉人使勁讓人往卜家身上聯想,可仲裁團那些人,從來都是只看證據不看其他,咱們搞不定仲裁團!”

    那長老笑道:“家主也無需太過擔憂,我想,那兩個人,應該沒什么機會開口了!

    王家家主一臉震驚:“會這樣?”

    “會的,所以我覺得,咱們有必要接觸一下那些人!边@名王家長老微笑著道。

    王家家主想了想:“如果真像你說的那樣,那就接觸一下!想給王家添堵,就別怪我們出手報復!

    “正是如此!”

    ……

    ……

    仲裁團干預的速度已經算是很快了。

    在這件事情發生還不到十分鐘的時候,就已經趕到了現場。

    不過到了現場之后,他們有些傻眼了。

    因為那兩個想要搶奪大藥的刺客,已經灰飛煙滅了!

    仲裁團派出的這群人境界也都不低,一共四人,全都是帝四境界的強者。

    一個人族,一個神族,一個妖族,還有一個是天河生靈!

    這種組合,怕是也只有在類似古河這種古城中才能看見。

    四人做夢都沒想到,這群外鄉人如此兇殘,兩個帝四境界的強者,居然就這樣死了個干凈徹底。

    關鍵問題在于,你們特么這么強,剛剛要在瘋狂叫嚷什么?

    弄得滿城生靈,都以為你們不但受了天大委屈,而且還要被人給宰了似的。

    這四位是來執行任務的,結果來到這里之后卻發現沒什么任務可以讓他們執行了。

    也只能把這里的負責人“蘇小姐”叫過來,詢問到底發生了什么。

    “我們也不知道,一頭霧水的,就知道有兩個人突然間殺過來,逼著我讓我把那株大藥還回去……”孫婷一臉委屈,“那是我的呀!”

    問話的這個人類仲裁團成員皺著眉頭,有些無奈的看著孫婷,身為仲裁團成員,他的反應可是比一般人快多了。

    自然聽出孫婷這話里面的坑有多深。

    完全就是誅心之言!

    什么叫把大藥還回去?

    為什么不是交出來?

    很多人都聽見了,對方說的明明是把大藥交出來。

    到你這里就成了還回去?

    還給誰呀?

    “你們覺得這件事情是誰做的?”這人類仲裁團成員又問道。

    “這,我不敢說!睂O婷低聲道。

    你不敢說?

    你剛剛的尖叫聲,已經傳遍全城了!

    這人族仲裁團成員一臉無語,然后道:“說吧,有什么事情,我給你做主!

    “我們一群外鄉人,被欺負也就被欺負了,哪里還敢亂說什么。再說,又沒有證據,光憑懷疑,即便是你們仲裁團的大人們,也不敢輕易下結論吧?”孫婷看著眼前這人族仲裁團成員,小聲說道。

    那看上去像是狗妖的妖族仲裁團成員突然插嘴道:“你們還不敢亂說?剛剛話語中,已經明確無誤的指向了……”

    說到這,這仗著狗頭人身的妖族仲裁團成員突然愣住。

    因為剛剛從始至終,這群人壓根就沒提過卜家半句!

    這特么的,怎么能這么狡猾呢?

    關鍵是那兩個人不知被他們用什么手段,直接打成了渣渣!

    這簡直就是死無對證!

    正常情況下這對殺手背后的人來說是件好事。

    畢竟沒有證據的事兒,誰敢亂說?

    可現在整個古河城,從上到下,誰不知道是卜家派人想要把那株大藥搶回去?

    所以即便那兩個人死了,灰飛煙滅了,整個輿論,對卜家來說,也是極為不利的!

    “算了,咱們回去吧!泵夹纳幻端{色豎眼的神族仲裁團成員深深看了一眼這群外鄉人,對其他幾人淡淡說道。

    “既然沒事,那就回吧!蹦菐缀醺祟悷o異的天河生靈也開口。

    他們來到這里,是為了制止這場打斗的。

    如今沒有了打斗,他們自然也就不需要留在這里了。

    不然再多呆一會,萬一這“蘇小姐”再說他們仲裁團欺負外鄉人……那可就糟了。

    畢竟都生活在這座城了,越是身居高位,越是要小心行事!

    仲裁團這四人來的快,去的也快。

    但這古河城,卻因為這場突如其來的沖突,一下子變得熱鬧起來。

    幾乎所有生靈都在私下里議論著卜家做的這件事。

    是的,可能出了卜家自己之外,幾乎整個古河城生靈,都已經認定,這件事就是他們做的。

    大藥是令人眼紅,可問題是,知道這群人取回大藥的人,出了卜家之外,還有別人嗎?

    雖然大家都知道那位蘇小姐用一株大藥買了莊園的事情,也都知道卜家人占據了莊園,更知道蘇小姐姐弟兩人進了卜家……可誰知道蘇小姐拿回了那株大藥?

    憑借猜測,就可以這樣直接沖到人家棲居的地方討要大藥嗎?

    所以這盆臟水,卜家算是接得無比瓷實。

    跑都跑不了。

    那四個仲裁團成員前腳剛剛離去,沒多一會,便有一道身影,乘著夜色,踏空而來。

    他倒不是偷偷摸摸進來的,而是光明正大過來。

    站在莊園外,冷冷喝到:“我是卜鵬飛!占你們莊園的人就是我!有什么事情,沖著我來!你們這樣污蔑卜家,莫不是想要找死?”

    這一聲斷喝,如石破天驚,響徹夜空。

    那些剛剛放下瓜的人瞬間就激動了。

    臥槽,還有瓜吃?

    卜家家主和卜遠志差點被氣瘋,誰都沒想到一直在閉關修煉的卜鵬飛居然在聽說這件事情之后出關了。

    還跑到那里去鬧。

    卜家家主怒氣沖沖地道:“趕緊派人,把他給我弄回來!”

    卜遠志也瘋了,媽的卜鵬飛這一舉動,豈不是等于坐實了卜家暗中派人想要劫回大藥這件事?

    “怎么?剛剛敢無憑無據信口雌黃,現在卻要當縮頭烏龜,不敢出來了嗎?”卜鵬飛怒道。

    城里猛然間傳來一道無比幽冷的神念,這神念瞬間覆壓全城——

    “小崽子,說話就說話,烏龜沒招惹你吧?”

    卜家上下差點全都炸了!

    卜鵬飛那句縮頭烏龜一出口他們就覺得不好,沒想到那位從來不出聲的存在居然也開口了!

    卜家這邊一名老祖直接開口:“龜前別千萬別跟小孩子一般見識,小孩子不懂事……”

    說著,卜家老祖怒喝道:“卜鵬飛,還不趕緊滾回來!還嫌不夠丟人嗎?”

    這神念沒有掩飾,而是直接覆壓全城!

    像是在罵晚輩,但同時,也像是在對那老龜示威。

    那道幽冷的神念再次傳來:“我不希望有人拿我們龜族說話!

    又有一道幽冷神念傳來:“犬族也不行,什么狗仗人勢、人模狗樣之類的屁話,都不許說。我們犬族天生強大,不需要依仗你們人類,人模狗樣更是對我們的一種羞辱,以后誰在說,我就咬他!

    “雞族也不可以被隨意用輕慢羞辱語氣提及,什么雞飛狗跳,真要讓我們和犬族一起,叨死咬死你們個狗日……咳咳,咬死你們一群王八……不對!

    “小雞崽子,你作死吧?”

    “小雞,你找死嗎?”

    犬族和龜族那兩位強者全都不干了,紛紛出言呵斥起來。

    雞族這位也不甘示弱,十分敷衍的用口誤來搪塞,然后三方很快就吵了起來。

    古河城的其他生靈頓時看得目瞪口呆。

    這座城……已經太多年都沒有這么熱鬧了!

    今天這是怎么了?

    所有生靈……集體那高那個啥了?

    不過這么一吵吵,卜鵬飛跑到這里叫板這件事,幾乎就成了一個笑話。

    莊園里連個回應他的人都沒有。

    這讓卜鵬飛這位年輕符帝有種強烈的羞愧感,他怒不可遏。

    可也不敢違背家族老祖宗,只能一臉憤怒,但灰頭土臉的往卜家飛去。

    這時候,卜家老祖那邊,又有一道神念傳來:“外鄉的朋友,對不起了,這件事無論是否為我卜家所做,都是我們這群老祖御下不嚴管教無方。所以,你們住著的那座莊園,就當卜家對你們的賠禮了。從今往后,也絕不會再發生類似事情。所以,之前發生這些事情,可否一筆勾銷?”

    很多古河城生靈全都有些愣住,不少聰明的都第一時間輕語:“聰明!”

    這一手的確挺漂亮的!

    事情已經發生,影響也已經造成。

    這種時候,除非你能強勢鎮壓整座古河城,不然還是乖乖賠禮道歉的好。

    卜家雖然很強,但要說鎮壓古河城,絕對是開玩笑了。

    看看那王八、狗和雞還在互掐就知道了。

    可不是誰都把他卜家當回事的。

    莊園里面,傳來孫婷的聲音:“卜家老祖深明大義,晚輩怎敢有異議?”

    “那就好,此事已了,大家休要再提!

    一句話之后,卜家這邊,鴉雀無聲。

    卜家內部。

    卜遠志兩眼無神,一屁股坐在地上。

    媽的我都經歷了什么?

    我的莊子!

    我又招誰惹誰了?

    當初賣是你們大人物讓賣的,后來不賣也是你們的決定,為什么最后受傷的人……卻是我?

    卜家家主看他一眼,輕聲道:“你也不必覺得委屈,把那株大藥搶回來,可是你主意!

    說完轉身走了:“夜深了,我要打坐,沒事不要再打擾我!

    卜遠志:“……”

    他想死。

    卜鵬飛回到卜家之后,還沒見到老祖宗,便被自己母親給攔下。

    美艷少婦一臉恨鐵不成鋼的表情,怒視著自己兒子,傳音呵斥:“你不好好在房間畫符修煉,跟著出什么頭?”

    “我氣不過!那本就是我的莊園,被他們賣來賣去,拿我當什么了?怎么,我自己的事情,我還不能說話了?那些該死的外鄉人,不要給我機會,否則我必讓他們付出代價!”卜鵬飛年紀不算太大,也就三百歲的樣子。

    不是嘲諷,這種年齡在天河當真是很年輕的。

    美艷少婦嘆息道:“這件事跟你一點關系都沒有,媽媽拼命想要撇清,你倒好,竟然主動一頭撞過去,你知不知道,你這一個舉動,等于讓今晚這件事坐實了!”

    “怎么可能?”卜鵬飛一臉委屈,“我就是要讓他們主動站出來澄清,他們根本沒證據證明是我們家人做的,憑什么這般污蔑?這件事怎么可能是我們卜家做的?”

    “萬一是呢!泵榔G少婦幽幽問道。

    卜鵬飛一下子愣住。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上海时时乐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