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君同行 第三百九十三章 山河扇

    正道與魔道的交鋒,自打有了修行之后便橫貫歷史。

    大概是有了青云門等修真門派之后,便相應的有了煉血堂這樣的魔道門派與正道相持,維持天道的平衡。

    葉知秋在看田靈兒和魔道妖人斗法的時候,突然想起來這一個問題,

    什么是正道?什么又是魔道?

    無論是正道還是魔道,他們都會殺戮,不過正道殺戮使用的名義是降妖除魔,而魔道殺戮有時候根本不用理由。

    或許是為了天下蒼生?

    修行的世界應當有規矩,修行者不應該對普通人動手。

    正道在這一點上向來做的極好,偶爾出現幾個敗類對普通人出手一旦發現也會被制裁,而魔道眾人,有的不擇手段,為了所謂的快速提升修為不惜大開殺戒,如當年的黑心老人為了煉成嗜血珠便殘殺了無數普通生靈,自然是魔道中的魔道。

    不過即便是普通生靈,他們也要吃葷吃素,無論葷素,其實也是生命。

    所以,天道之下,人人平等,而換在人道的概念里,或許這正道就是保護天下蒼生,不與普通人為難。

    葉知秋覺得這些道理一時之間是辯不明白的,正魔兩道之間的恩怨情仇在經歷數千年時間的發酵下已經難以消除,正道強勢的歲月里斬妖除魔已經成了一種趨勢,而魔道在暗中積蓄好力量之后就會再一次卷土重來,來一次反攻。

    現在便是魔道修整多年后卷土重來的開始。

    這一場魔道復蘇在正道眼里首先起于煉血堂。

    煉血堂是八百年前黑心老人于空桑山萬蝠洞創立的,當年黑心老人憑借著其強橫無匹的法力,使煉血堂成為當時魔教實力最強的一支,是魔教的領袖。而如現在的魔教幾支,如鬼王宗,萬毒門,那個年代都是小弟。

    如今,煉血堂還存在的幾個準備在空桑山活動活動,青云門的小輩就打上門來了。

    不得不說,煉血堂的人有些倒霉,遇到了已經是上清境界的田靈兒,他們在洞中進行的偷襲,似乎也徒勞無功。

    便在田靈兒一行在洞中小心翼翼行走的時候,四面八方無盡黑暗之中,亮起各色異芒,同時沖向過道中四人所在,打在了六合鏡的光圈之上。

    “敵襲!”

    田靈兒嬌喝一聲,將六合鏡祭起,這許多道光芒便被六合鏡反震回去,其速度之快,甚至要超過襲擊的速度。

    幾乎是一個剎那間,便有數道慘叫聲響起,有些倒霉的居然是被自己的法寶給傷了。

    法寶心中也在叫屈,我的速度太快,不聽使喚了,我也沒辦法。

    這便是六合鏡的強大之處,一件法寶的功能與一種功法的效果差不多,比起以己之道還施彼身還要厲害。

    “這娘們厲害!”

    暗中響起幾聲驚叫,繼續有法寶快速沖殺而來。

    一把暗紅小叉散發著暗紅光芒,上有濃濃血痕,還未到來就有一種血腥氣息撲面而來。

    一柄三尺長的寶劍散發黃光,疾馳而至。

    又有一顆巨大的不知名的野獸獠牙敲打著六合鏡的護體玄光,可惜來的快去的也快,都不好控制了。

    “你說什么?”

    黑暗之中雖然不好視物,田靈兒的聽覺還是挺靈敏的,她一個十幾歲的小姑娘居然被這些魔教妖人稱為老娘們,當即就大怒,心神一方面操縱著法寶六合鏡,一方面釋放出自己的琥珀朱綾。

    琥珀朱綾有如長蛇,瞬息而至,立刻就將放話的那個魔教妖人打翻在地。

    而這一擊是蘊含著田靈兒極高深的靈力,那個魔道妖人眼看不能活了。

    山上之時都是小寶寶,但是一下山遇到魔道妖人便是拼命廝殺了。

    這種歷練,真的會死人。

    也不知道那個被殺了的下輩子會不會記得禍從口出的道理……

    “風緊扯呼!”

    眼看一個同伴被殺,其他的人立刻跑了。

    其他魔教徒眾看了,一聲驚叫,四散而逃。

    田靈兒當機立斷,喝道:“追那兩人。”

    所有人便都追了上去。

    這一場在山洞深處的追逐,倒有幾分像當年張小凡與田靈兒在大竹峰后山追逐猴子小灰的情景,曲折離奇,忽爾往左,忽爾向右,忽爾直沖上天,忽爾直落地底,到后來更是一路岔道,但青云門四人都不管那么許多,只看著前方那一黃一灰兩道光芒,緊追不舍。

    洞穴里怪石嶙峋,奇峰突兀,到后來有些地方幾乎窄得僅容一人穿行而過。

    這前后追逐,速度快得驚人,狂風與黑暗仿佛纏在一起,在前方源源不斷地撲面而來。

    終于,在他們前方遠處出現了一絲光亮,如在黑暗中陡然綻放的妖異之花,照亮了人們眼前。

    原來剛才最后追逐的地方是一條寬敞而筆直的通道,在這通道外邊,是不可思議的一個巨大空間,頭頂百丈之高方才是巖石洞頂,而腳下十丈處就是地面,前方不遠的地面上,赫然立著一塊發射著強烈光芒的巨石,照亮了整個空間。

    但最令人驚訝的,卻不是這快巨石,而是在這巨石背后,光亮深處,卻是一道豁然而開的巨大深淵,這塊巨石散發的光亮照亮了石洞穹頂,卻似乎無法深入它身后那深淵半分,從空中看去,漆黑一片,竟連這深淵的另一端也無法看見,只有一片死氣沉沉、陰森森的黑暗。

    那塊巨石前面,此刻站著三個人,一個是滿臉胡須的大漢,一個是頗為美貌的婦人,還有一個則是臉色蒼白身著白衣的青年,滿臉邪氣。

    田靈兒放眼看去,只見那塊奇異發光巨石上以古篆龍飛鳳舞刻著三個大字:死靈淵!

    又是一場龍爭虎斗。

    這一次青云門四人的對手更強大了一些,因為對面幾人的法寶更為奇特。

    一個人的法寶是赤魔眼,蘊含兇煞之氣,最擅長污人法寶,并以劍身為道,慢慢將煞氣逼入他們體內。

    另一個人的法寶是山河扇,描金扇面之上,以工筆畫法,畫著一山、一河、一大鵬,筆法細膩,栩栩如生。

    本是畫中物,但是當法寶的持有者催動法寶時,那扇中畫里的大山竟生生移了出來,見風就長,轟隆聲中竟長做百丈之高的山丘,幾乎將這龐大空間都塞得滿了。

    葉知秋輕咦了一聲,覺得有些意思。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上海时时乐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