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鋼鐵時代 第一七四章 黑市旅游?

    飛船緩緩降落,白夜帶著幾個隨行人員走下飛船。韓無忌夫婦留在雛鷹星上,和大洋集團的人員繼續改造基地。

    基地外觀不變,但內部情況正在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幾乎是推倒了重來。當然,承重結構不變。還有就是全面檢查每一個角落,防止有什么監督的設備或手段。

    還別說,還真發現了幾個類似于幽魂一般的手段。

    白夜是剛下飛船才接到了這個消息。

    “哼,在我面前玩這些手段!”白夜輕笑一聲,帶著隨從大踏步向港口外走去。港口外就有大量旅行社之類的。實際上這里的旅行社背后都有掮客的影子。純粹的旅行社自己都養不起。

    白夜一出門口,大踏步向距離港口大門最近的一個‘遠大旅行社’走去。星際中的文字,至少在黑市這里的通用文字,也還是有所謂的圣皇文明的影子,只是變體較多。

    白夜直接推門而入,里面只有一張躺椅,上面一個禿頂的中年男子在打盹。周圍再也沒有什么。

    完全沒有別人家旅行社的圖冊、桌椅、茶水、服務等。唯一的特點就是干凈——除了中年自己身上臟兮兮的衣服。

    看到白夜等人進來,這禿頂中年隨便睜開眼掃了一下,就繼續打盹。

    白夜笑了,直接開口:“去黑市旅游考察,全面的那種,多少錢?”

    禿頂中年終于睜開自己有些黃藍色的眼睛,這樣的眼神讓人想到了‘狼’。沙啞的聲音飄蕩起來:“哦,朋友怎么確定我有這樣的能力?”

    白夜輕笑:“星際港口門口的店鋪,就是最好的證明。再看看朋友這里的情況,只有兩種可能。第一,混吃等死,但朋友一身氣息雖然隱晦不明卻也隱隱有恢弘之感。那么就只有第二種可能:這里就是一個門面,讓你的顧客能找到你,而你的生意范圍都不會太小。

    當然,也不會太大。太大的不會在這里。”

    禿頂中年終于坐了起來,黃藍色的眼睛如同狼一般掃視白夜。許久,身影緩緩飄起來,站了起來。其身高,幾乎比白夜高出一個頭。

    站起來的中年氣質完全變了。剛剛慵懶頹廢的樣子一掃而空,整個人都猶如進入捕獵狀態的猛虎,身上那本來有些臟的外衣,似乎有一種說不出的兇悍醞釀。

    此時再看那外衣,白夜瞳孔就收縮起來——那上面的污跡,根本就是血跡!而這外套竟然是一件頂級的防御性法寶。

    不過白夜也不是嚇大的,本身也是純陽的境界。只是白夜的修行更像是刺客,且剛剛突破純陽境界,戰斗經驗也不多。

    而在白夜的感知中,對方卻像是從刀山血海中殺出來的勇士,那一身兇悍的氣息完全是用血水澆灌而來的。

    此前看上去充滿頹廢風格的禿頂,也變成了如同禿鷲一般的兇狠、狠辣。

    對視片刻,對方伸出拳頭:“綺羅塔巴亞,純陽巔峰,魔道修士,來自畢宿、南飛虎帝國的通緝犯。”

    這介紹有點怪,但白夜沒笑!他腦海急速盤旋,片刻后,確切的說是三秒左右,白夜深吸一口氣,伸出拳頭和對方碰了一下:“白夜,純陽初期。修為體系比較偏門,由正道殘缺功法修改而來。來自朱雀星象、井宿范圍,一個名為‘大洋集團’的商業集團。前來探路,尋找商機。”

    白夜在這短短三秒的時間里,完成了平常需要數天才能完成的思考,做出了一個極為冒險的決定:說真話!當然,說真話不代表全說。

    白夜通過片刻的接觸就隱約摸準了對方、確切的說這個叫做‘綺羅塔巴亞’的人的大概性格:直接、霸氣,但卻不是無腦。而這種人只有一次接觸機會,一旦第一次不能取得對方的好感,基本上就不會再有機會了。

    掮客的本質,是一個中間人,給買賣雙方提供便利。但是黑市附近的掮客,可不是那么簡單的,這是提著腦袋的買賣,一個不小心就死無全尸——這還算是好的,就怕那種想死都死不了的。這里可是黑市范圍,可不是什么傳說中美輪美奐的仙界。

    每一個掮客,都在死亡的邊緣徘徊。一個不小心就會把自己賠進去。

    而最大的小心,就是弄清楚自己客戶的身份。

    一般前來接觸掮客的人,都會準備虛假身份;但如果倉促間交流,虛假身份終究會有紕漏。

    也就是如此,白夜決定說出一部分實情。有時候,冒險是必然的,只要控制在一定的界限下。至少白夜沒有說大洋集團的位置。井宿的范圍那么大,你去找吧。

    綺羅塔巴亞和白夜對視,許久,綺羅塔巴亞哈哈大笑:“歡迎歡迎,抱歉,剛剛出任務回來,還沒休息好。里面請。”

    說著,綺羅塔巴亞跺跺腳,背后墻壁出現水紋一般的波動,隨后墻壁上的一切如簾布一般向兩邊拉動。

    這不是幻陣,更像是一種帶有隱蔽和偽裝能力的奇特蒙皮,但又有陣法一般的效果。

    白夜仔細的觀察,隱隱明白:這怕是納米技術、或者類似的手段。

    不過星際中將納米技術,稱之為‘虛靈蟲’。這是從紅河文明以及肅風氏那里詢問得到的名稱。至于為什么叫做‘虛靈蟲’這樣怪異的名字,暫時不得而知,因為紅河文明的那些俘虜、肅風氏等自己都不清楚。

    等后面墻壁的‘簾布’拉開,后面墻壁也向下落去,一條大約三米高度、一米寬的臺階出現了,通向一片漆黑的空間。

    綺羅塔巴亞做出邀請,帶頭向前走去。白夜猶豫一下,還是跟著走了進去。但白夜卻讓隨從等留在原地。

    綺羅塔巴亞看到了白夜的謹慎,只是笑了笑沒說什么。臺階有點長,內部不知道是什么情況,元神、修為等都被鎮壓。只有一片漆黑。漸漸地白夜什么都看不到,只能依靠耳朵聽音,跟隨前進。

    如此一路走了差不多半個小時,前面終于出現了光明。

    踏出大門,忽然有振聾發聵的歡呼聲鋪面而來,白夜的修為等已久沒恢復,但卻看清了前方:一片恢宏的、上方完全封閉的廣場。中央位置好像正在進行角斗,整個廣場就是角斗場設計。

    廣場有著自然的光亮,范圍差不多有一公里左右,高度怕是有三十多米。中間無支柱,只有四周有支撐,地面引力極低。

    溫度大約在5度左右,有些冷,但這里卻百花齊放。四周無數觀眾歡呼,觀眾形形色色、不僅僅只有人族,各種各樣的語言最終匯聚成海浪一般的歡呼。

    白夜看向四周,卻發現四周墻壁上有上千個門戶,里面不斷有人走出,也不斷有人進入。

    一個自動小飛車出現在白夜和綺羅塔巴亞腳下。

    “走吧,你不是想要旅游嗎,我帶你看看。當然,這是第一站,免費贈送。嗯……作為見面禮吧。”

    白夜跟著綺羅塔巴亞坐上飛車,飛車緩緩向前方降落。自始至終,白夜的真元、元神等,都被限制了,或者說鎮壓更合適。

    白夜還有點發愣,“你就不怕我騙你?”

    “哈,騙我?”綺羅塔巴亞嘴角露出一絲猙獰,“敢騙我禿鷲的、還能活著的,暫時還真沒有!”

    “禿鷲?”

    “對,禿鷲。大家都說這個外號和我很匹配。”

    “……”

    “知道我為什么是通緝犯嗎?當初在南飛虎帝國,我就與黑市有交流,不過那時候才剛剛開始。我們的領主知道后,讓我幫忙帶東西不說,還用幾千精兵和我‘講價’。我就當著所有人的面,把他的腦袋擰下來了。

    對了,這里是屏星黑市的‘刑場’,犯錯較重的的會在這里接受審判,所有犯錯的在這里隨機匹配。

    輕微犯錯的不需要生死決斗,勝利者補交罰款就好,失敗的可能會有廢除修為等情況。

    嚴重的生死決斗,活著的可以得到一次機會,當然罰款不能少。”

    “刑場……”白夜算是開了眼界,黑市的規則果然奇葩。但話說回來,普通的法律等,也不適合黑市的環境。

    白夜有太多的問題,但他更知道自己應該冷靜。

    飛車落下,綺羅塔巴亞帶著白夜找了一個還算不錯的位置站著,看前面的決斗。

    正在決斗的是兩個身高兩米左右的壯漢,體型相當,都十分壯碩。一個壯漢一頭短發,一個直接就是光頭。兩人只穿了短褲,沒有任何武器。血水從兩人的口鼻流下,短發男子的一只耳朵都被撕掉了。

    白夜靜靜地看著,再看著四周喝彩的觀眾,對眼前這種決斗有了一些大概的認識:當一個高高在上的修士被封印所有能力,如同野獸一般角斗的時候,本身就是一種懲罰、一種侮辱性懲罰。而這種決斗,對于觀眾來說極具野蠻。

    大家平常斯文久了,戰斗起來又是法術法寶秘術神通的,對于這種幾乎都被遺忘的戰斗方式,大家也許格外‘懷念’吧。

    旁邊綺羅塔巴亞還在解釋:“封印了所有修為,只靠身體戰斗。越級斬殺對手都很平常。怎么樣,第一個旅游景點還滿意不?”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上海时时乐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