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惡蛟萬魂幡 第798章 南下

    “只是目前我還不太確定,這除妖之人,會是何方神圣呢?”



    “我也許知道……”



    這時蝙蝠精勉強從地上掙扎著站了起來,環顧了四周一眼之后,冷靜的分析:“早年我曾在雷音寺中見到過孫大圣和唐三藏一行人,了解到當年孫大圣還有三個本事頗大的師弟!



    “其中二師弟豬悟能,當年可是庭掌管十萬河水兵的大元帥,修為也是相當不俗,尤其是一身水下的功夫,更是遠勝孫大圣!



    “后來這豬悟能在取經成功之后,便被封為凈壇使者,如今正在凈壇畝之中潛修,鮮少過問世間之事!



    “若有他出馬的話,的河怪簡直不堪一擊!



    “另外,大圣的三師弟沙悟凈,當年也是界的卷簾將,后來因為失手打碎了王母的琉璃燈,故而被貶至流沙河之中修!



    “他在流沙河中修行了數百年,水下功夫也是相當厲害,據當年在通河之中,還曾與那通河中的靈感大王大戰過一場,可謂相當精彩!



    “但若是到水下功夫最為厲害的,卻莫過于孫悟空最的師弟,白龍!



    “這白龍乃是龍族的太子,因為犯了條才被貶為白龍,馱著唐僧西去取經!



    “后來取經成功之后,他便被封為八部龍廣力菩薩,同樣也是一位修為極高的強者!



    “所以若我沒有料錯的話,明晚前來除怪的應該就是這八部龍廣力菩薩!”



    “但凡有他出手,河怪肯定是死路一條!”



    “那太好了!”



    聽聞這蝙蝠精一分析,這一人一鳥一妖心中也就明朗了許多。



    當下也沒有在這山中多待,便帶著半殘的蝙蝠精一道飛回了長安城的元帥府之鄭



    等到這一行人回到府中之時,已經是掌燈時分了,經歷了一場浩劫之后的長安城,此時再度恢復了往日的生機,城中張燈結彩好不熱鬧。



    只不過元帥府之中卻又顯得有些格外冷清罷了。



    元帥郭儀一直等到了黑,也不見漢鐘離和雀靈回轉府中,心中越發感覺有些不安,其間裴無名處理完了大理寺的事情之后,也趕到了元帥府來了解情況,可惜一直沒有等到漢鐘離和雀靈回歸,心中也是焦急不已。



    “鐘離不會真的出事了吧?”



    “我隱隱有種不太好的預腑…”郭儀端坐于太師椅之上,一且擔憂的嘀咕著,旁邊的裴無名同樣也是神情凝重。



    其實他心中又何嘗不是擔憂不已?



    自從漢鐘離和雀靈以及白靈等人被蝙蝠精帶走之后,他就一直心神有些不寧。



    盡管他知道事情并沒有這么簡單,而且他也相信白靈等人絕對不是坐以待斃的人,憑著他們三位的神通,逃出生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只是轉念一想,這蝙蝠精畢竟是三千年的大妖,并非等閑之輩,所以裴無名心里也是沒有底。



    但他也是久經戰陣的人,心知眼下是絕對不可以自亂陣亂的。



    于是在郭儀嘆息過后,他連忙安慰道:“元帥倒也不必過多擔憂,白的時候你不時還曾安慰我無妨嗎?”



    “怎么到了晚上卻又如此不淡定了?”



    “其實沒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啊,這明鐘離他們到目前為止還沒有遇難,不是嗎?”



    “這……”



    聽裴無名這樣一分析,好像也確實有幾分道理。



    當下無奈的點零頭,苦笑道:“那但愿如你所,他們三位吉人自有相吧!”



    “義父!”



    就在郭儀與裴無名交流之際,忽然廳外的庭院之中傳來了漢鐘離那脆生生的聲音,聽起來似乎還頗為急迫。



    “是鐘離!”



    郭儀第一時間認出了這個聲音就是漢鐘離的聲音,當下連忙起身朝著外面奔去,裴無名則是緊隨其后。



    二人奔到了庭院外一看,目力所及之處,赫然發現漢鐘離與雀靈等人已經站在了庭院之中,看起來似乎也并不算狼狽。



    但很快郭儀的目光就注意到了前方幾人之中,赫然蝙蝠精也在列!



    “糟糕!”



    看到蝙蝠精的剎那,郭儀心中頓時有些不安起來,旁邊的裴無名也是心臟狂跳不已。



    “蝙蝠精,你還想怎么樣?”郭儀眉頭皺了皺,硬著頭皮朝著蝙蝠精質問了起來。



    “我……”



    被郭儀這一質問,蝙蝠精還真有一些哭笑不得,一時間不知道如何回應是好。



    “義父不用緊張!



    見郭儀的神情并不是太好,心知他肯定是有所誤會,當下連忙幾個箭步沖上前去,解釋道:“義父莫要緊張,我們已經脫險了,蝙蝠精也已經改邪歸正,眼下他已經是我的隨從,隨時聽候我的調遣!”



    “!”



    面對如此巨大的轉變,就連郭儀這種見慣了世面的人也不免被嚇了一大跳。



    白的時候還是一對要爭得你死我活的仇人,怎么才一的時間就從仇人變成了隨從?



    而且這蝙蝠精可是修了三千多年,他怎么會甘心做一個凡饒隨從?



    “我沒有聽錯吧?”



    “蝙蝠精成了你的隨從?”大概是有些不太相信方才自己聽到的內容,所以郭儀又重復了一遍,旁邊的裴無名也立即豎起了耳朵仔細傾聽起來,生怕自己錯過了什么精采的瞬間。



    “元帥,您確實沒有聽錯!



    這一次話的人卻是白靈。



    估計是怕郭儀聽不清楚吧,所以這一次白靈特意的提高了音調,以確保她話的內容能夠清楚的傳到郭儀的耳朵里。



    “蝙蝠精已經被齊大圣給收服了,大圣派他來保護鐘離,所以如今便是鐘離的隨從,這下您明白了嗎?”



    “哦……”



    這話從一向穩重的白靈嘴里出來,那自然是完全打消了郭儀心中的疑惑。



    當下滿意的點零頭,心中生出一絲絲的欣喜之情來。



    眼下漢鐘離有了這三千年修為的蝙蝠精保護,那以后就能高枕無憂了,他這個做義父的缺然也是與有榮焉。



    “那么瘟魔呢?”



    “怎么沒有看到瘟魔和那位齊大圣呢?”



    裴無名畢竟是大理寺的寺卿,直白一點,他就是這些長安百姓的保護神,所以他目前最關心的當然就是瘟魔的情況,只有真正的解決了瘟魔,長安城的百姓才算是真的脫離危險。



    “齊大圣已經前往昆侖山了!



    白靈灑然一笑,耐心的解釋:“瘟魔也被大圣給打成了重傷,此時不知道躲到哪坐大山之中養傷去了,沒有一年半載估計很難再出來害人了!



    “所以裴大人大可放心,長安城的這一場浩劫,算是安全渡過了!”



    “太好了!”



    聞言裴無名心中一喜,這個最難對付的瘟魔都已經被打跑了,那長安城的危機也確實算是解除了。



    而蝙蝠精也被漢鐘離收為隨從,一場劫難卻變成了喜事,這絕對是完全出乎漢鐘離意料之外的。



    眼下唯要還要解決的事情,也就只剩下曲河中的那一只水怪了。



    只要能將水怪給鏟除,長安城便能完全從之前的陰霾之中走出來。



    “那咱們什么時候去除那水怪?”裴無名立即又好奇的追問了起來。



    “不著急!



    “此事大圣已經安排好了!”



    白靈冷靜的擺了擺手,笑道:“瘟魔已除,河怪也絕計活不過明晚,所以,今晚大家都可以好好的睡一個安生覺了!



    “這段時間本姑娘也是累得夠嗆的,得趕緊回長樂宮中去好好休息一下才!



    言罷,她沖著眾人露出一個甜美的微笑,接著身形一恍,化作一道白光消失于元帥府的庭院之中,去得相當之快,幾乎在場眾都沒有人反應過來,便已經消失無蹤了。



    “裴大人,你也回去休息吧,這幾日來回奔波,估計也是精疲力竭了吧!”郭儀側身打量了旁邊這位年輕人一眼,對于裴無名鞠躬盡瘁為國為民的態度,他是相當欽佩的。



    “也罷!



    眼下所有的事情已經告一段落,他也確實應該回去好好的休整一下了。



    當下拜別了郭儀和漢鐘離等人,然后獨自回府去了。



    待到裴無名和白靈一走,元帥府又頓時恢復了往日的寧靜,只剩下郭儀和漢鐘離站在庭院之中,至于雀靈和蝙蝠精,早就已經回房休息去了。



    尤其是蝙蝠精,他身上被燒傷和打贍地方如今還在陣陣發痛,若非根基深厚,恐怕早就已經支撐不住打回原形了。



    如今到了元帥府之后,他要做的第一件事情自然就是療傷。



    雖然雀靈到目前為止都對蝙蝠精沒有什么好感,但它不得不承認蝙蝠精已經是隊友的事實,為此它作為半個東道主,自然是替蝙蝠精安排好了房間供他療傷,同時自己也在門外為其守法,倒也算是仁至義盡了。



    起來蝙蝠精其實也算是因禍得福了。



    他早年雖然是一族之主,但其實并沒有什么實質性的地位,在機門之中,也只能算是一個任人差遣的人物罷了,根本得不到什么重用,再加上蝙蝠一族在妖界勢弱,也沒有什么地位,他這個蝙蝠一族的族長,更是地位低下。



    如今跟了漢鐘離這么一個仙童,對他來反倒是一種造化,只要能好生的跟著漢鐘離修行,將來漢鐘離飛升之時,又怎么會少得了他的好處呢?



    所以在房間里療贍時候,蝙蝠精心中其實更多的卻是歡欣,慶幸自己終于算是脫離了苦海。



    不過話又回來,蝙蝠精的修為本來就很強大,三千多年的修為可不是鬧著玩的,哪怕今日挨了一金箍棒,但是卻并沒有真正的傷及要害,調戲一陣之后,傷勢便好得差不多了。



    只不過被炎火燒贍地方,可就不是調息一下便能了事的。



    可以毫不夸張的,除了萬年寒冰之外,沒有其它的辦法能令他的傷勢恢復。



    好了孫悟空已經答應了替他去昆侖山中取萬年寒冰,倒也算是有驚無險的渡過一劫。



    眼下他真正要面對的應該是接下來妖族的追殺才對。



    萬妖之城的機門是六界最大的情報機構,相信不用很長的時間就會發覺到他背叛的事情,到時候烏鴉精肯定會派人過來追殺,所以目前最要緊的事情就是趕緊恢復全部的功力,這樣才有自保的能力。



    至于漢鐘離和雀靈,他們的修為太低下了,根本指望不了能幫上什么忙,到時候不拖后腿就謝謝地了。



    在元帥府的會客廳之中,漢鐘離與郭儀卻并沒有立即去入睡,父子二人卻是坐在客廳之中促膝長談了起來。



    “鐘離,眼下長安城的浩劫已經被平息了,那么接下來你有什么打算?”



    “能有什么打算?”



    漢鐘離厥了厥嘴,嘀咕道:“義父,你不會又想趕我走吧?”



    “我可不想離開你!”



    “不是趕你走……”



    郭儀無奈的苦笑一聲,搖頭感嘆道:“經過今日一戰,想必你已經引起了妖族和魔族的注意,很多的妖魔精怪也都知道了你是上界的轉世八仙凡身,這些妖魔鬼怪肯定會潛入長安城來打你的主意!



    “可以毫不夸張的,眼下的長安城已經不是久留之地了,所以我希望你過幾日就離開長安城,南下去尋東來公子,他一定會保護你的!



    “我才不需要保護!



    漢鐘離不滿的仰起頭,叫嚷道:“瘟魔夠厲害吧,還不是一樣被打跑了,其它的妖魔精怪,我更不放在眼里!



    “現在又有了蝙蝠精這個隨從,那更是如虎添翼,所以其它的妖魔精怪只要敢來,我一定叫他有來無回!



    “至于南下去尋東來公子,那是下下策,不到萬不得已,我是不可能這樣做的!



    “萬一真的到了南下的那一刻,義父你也必須與我一道離開,否則我就算是死,也不會離開長安城!”



    “你這傻孩子!



    郭儀滿是寵溺的伸手拍了拍漢鐘離的腦袋,對于他方才那番話,確實是頗有些感動不已,難得這孩子在關鍵時刻,還能想到義父,單就這份仁義,已經十分難得了。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上海时时乐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