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揚乎色界諸天 第一千五百九十二章 平衡之道和陰陽之道

    蕭華暗笑,心中問道:“何喜之有?”

    “嘻嘻,小妹覺察姐夫已經修煉出一種大神通……”九夏笑道,“這大神通功參造化,可威震仙界。”

    蕭華眼珠一轉問道:“你知道是什么神通么?”

    “這個小妹自然不知道!”九夏立即解釋道,“畢竟圣毓是姐夫精血祭煉,而且姐夫才是圣主,小妹只是輔助。而且這等神通,若是姐夫在修煉的時候叫上小妹,修煉都會事半功倍的……”

    蕭華放心了,笑著說道:“嘻嘻,那下次蕭某體悟功法時,可尋一個你我都能修煉的……”

    “多謝姐夫……”九夏也大喜,畢竟青丘山九尾狐只是輔助,蕭華體悟的多了,她也能收獲更多。

    剛說到此處,九夏一驚,急忙喊道:“姐夫,快,一億三千二百個微塵之陣馬上全部毀滅了!”

    蕭華不敢怠慢,心神急忙進入空間,玉牒雷霆早就等待,眼見玉牒蕭華進來,將劍葫交給玉牒蕭華道:“道友,貧道以兩儀陣的黑白光影,祭煉此物百余萬世年,威力無比,此次一定要……”

    玉牒蕭華哪里有時間跟他磨嘰,奪了劍葫脫出空間。

    隨即蕭華和九夏再不修煉,靜等微塵之陣全部破滅,果然約是一個衍月后,

    噗……”第一億三千二百個微塵之陣破碎,天地震動,大陣初分,純白上浮,漆黑下降,淡青和青色漩渦也隨著這黑白分離分為兩部分,蕭華和九夏各自出現!

    “天地初分,陰陽分割……”蕭華忽然若有所思了,暗道,“這才是真正的陰陽之道,比之魔尊弒的陰陽雙修不可同日而語啊!”

    蕭華固然有所思,但他手上并不怠慢一揚手,“嗖……”劍葫破空而出,隨著蕭華抬手一點,“嗡……”兩道粗大異常,聲勢浩瀚的誅靈元光兇悍無比刺將出來!

    眼見如此,蕭華意外之余,也是狂喜了,他終于明白雷霆真人邀功的緣由了,如此兇器何愁兩儀陣不破?

    看著白色誅靈元光撲向大地,黑色誅靈元光劍指蒼穹,蕭華靜定陰陽兩儀被釘住后,自己尋找破綻。

    哪知道,誅靈元光落入黑白兩儀,劍葫立時發出劇烈震蕩,蕭華一驚,一拍眉心仙痕,“轟……”銀光憑空落入劍葫,劍葫穩固,誅靈元光深深刺入黑白兩儀。

    然而,白色天穹,黑色地幕,不過是開始衍化四象,“嗡嗡……”誅靈元光又開始顫抖,分化無數開始擊滅衍化的四象,可惜僅僅半盞茶后,無數四象涌出,誅靈元光再沒辦法堅持,“刷刷……”崩潰著落回劍葫!

    “唉……”蕭華嘆息,看著誅靈元光消失后,四象也隨之消失,依舊化作無數黑白光影,大陣再次成型。

    九夏眼見如此,急忙安慰道:“姐夫,別著急,咱們有的是時間,還有下次!”

    “不,不……”蕭華微微搖頭了,說道,“現在不比先前,先前是因為可以動用誅靈元光,如今看來,誅靈元光本就是陰陽兩儀的一部分,即便在祭煉,它恐怕也不能釘住兩儀大陣啊!”

    “那倒是的!”九夏點頭道,“兩儀大陣的威力大過陣器之力,陣器自然不能破陣的!”

    “而且這誅靈元光一直在兩儀大陣內祭煉,它本身已經融入了大陣的陰陽,再用它破陣,已經是笑話!”

    “不過姐夫這誅靈元光可是比以前厲害的多呀!”

    “還要再尋更強的陰陽陣器……”蕭華摸摸鼻子,說道,“你且修煉,蕭某也想想。”

    蕭華心神進入空間,諸玉牒分身已經知道結果,玉牒雷霆看看玉牒蕭華扔過來的劍葫,苦笑道:“莫非是貧道好心還辦了壞事?”

    “不是!”玉牒蕭華搖頭道,“之前是誅靈元光威力不足,道友祭煉是完全正確的;而今威力似乎可以了,但它可能已經成了兩儀陣的一部分,再不能破陣。”

    “或許咱們的破陣之法錯了!”玉牒弒小聲道,“不能用陣器吧?”

    “用陣器是沒錯的!”玉牒鳳梧笑道,“只不過布成這兩儀微塵陣的陣器太過兇悍,需要找到更強的陰陽陣器才好!”

    “更強的陰陽陣器?”眾玉牒分身都是沉思,倒是玉牒弒,眼睛一亮道,“大哥,您老怎么就不明白了?最強的陰陽陣器就在眼前啊!”

    “哪里?”眾玉牒分身都是一愣。

    玉牒蕭華看了玉牒弒一眼,一拍自己額頭大笑道:“不錯,不錯,老九說得沒錯。貧道豈不是最強的剛陽陣器?”

    “南無彌勒尊佛,既如此,那九夏就是最強的陰柔陣器?”玉牒佛陀也醒悟過來了。

    “可是……”玉牒弒又愁眉苦臉了,說道,“大哥,您老可跟九夏沒有肌膚之親啊,這從人族角度來看,算不得完美啊!”

    “滾,不,我自己滾……”玉牒蕭華低罵一聲,自己狼狽的從空間脫出了。

    從空間內出來,蕭華略加思忖,將眾玉牒分身的話跟九夏說了,九夏臉生紅暈,眉目含羞道:“但聽姐夫吩咐!”

    吩咐什么?蕭華自己也不知道,所以蕭華只好說道:“先繼續修煉,待得蕭某好好籌措。”

    蕭華和九夏再次將青丘山圣毓祭出,待得淡金和青色的漩渦出現,蕭華盤膝而坐,細細體悟剛剛陰陽交割時的玄奧。

    蕭華本是想體悟陰陽呢,哪知道隨著所想,一些幻境,魂力和威壓,甚至夾雜了大毀滅術的一些光影開始在蕭華腦海中出現,蕭華細細一看,居然是一種新的秘術,這秘術跟微塵之陣有關,以意志輾軋敵手,可令敵手心神失守,生出畏懼之心和螻蟻之念,蕭華稱之為眾生螻蟻之術!

    這秘術倒是簡單,蕭華參悟和修煉了數千世年已經初窺,眼見眾生螻蟻有成,蕭華立即轉而參悟陰陽之道。

    心念所致,青丘山輪廓居然一片空寧,根本沒有什么光影落下,蕭華極其錯愕:“莫非青丘山沒有陰陽之道的秘術?”

    蕭華疑惑,九夏也不解,足足半頓飯后,一些光影如同便秘般從你青丘山輪廓中落下!

    待得蕭華看完,不就是失聲暗笑了,這些光影并非什么陰陽之道,而是五行之道,平衡之道的參悟,青丘山傳承中根本上講,也是陰陽之道的一種,你讓它拿什么陰陽之道的參悟出來?

    過了片刻,蕭華忽然醒悟了,青丘山輪廓傳給自己的,并非簡單的陰陽之道參悟,而是兩儀大陣的破除之法!

    兩儀微塵陣的破除該是三步,破微塵、定陰陽、毀兩儀。蕭華現在已經可以破微塵,而今也開始著手定陰陽,至于毀兩儀,蕭華根本沒有考慮。如今青丘山輪廓給出的平衡之道,就是毀兩儀的根本法門。

    蕭華想得明白,索性再次閉關,從五行相生相克開始體悟平衡之道!

    說到平衡之道,蕭華早在幼年時候已經有所體悟,但這平衡之道跟生死之道、因果之道還是有些不同,平衡之道看起來很簡單,卻蘊于萬事萬物之中,甚至生死,因果中也有平衡之道,所以蕭華直到修煉有成,到了仙界才開始對平衡之道有了進一步的認識和了解。

    真仙是法則之身,對于五行之道大多熟稔,所以青丘山九尾狐輪廓給出五行之道用于平衡的體悟,確實有種深入淺出的意味。

    而蕭華隨著體悟,愈發有了新的領會,五行平衡其實就是相生相克,如木克土,但土厚則又可養木,這便是克中有生,而克又是為了更平衡的生;這個生自然又是一種平衡,這個平衡跟之前的平衡又不相同。

    隨著五行平衡的深入,蕭華自己都不知道,何時已經轉入陰陽平衡的體悟。陰陽不僅共生互存,而且對立統一,陰陽的生滅跟五行的生滅有極其類似的現象,所謂的平衡也存在不同。

    到了此時,蕭華恍然,不僅生死中有平衡之道,平衡中也有生死之道。

    既如此,蕭華眼前就出現了黑白兩色的共生,交融,毀滅的不同光影,從這光影中,蕭華能清晰的看出來,陰陽破滅的軌跡并非一條直線,是一種有高有低的曲線,如同蛹動;而平衡再生的軌跡也非直線,是呈螺旋式的曲線,這螺旋曲線有上升也必有下降,平衡是無處不在,但此平衡已經非彼平衡了。破除平衡的,不一定是阻止之力,推波助瀾也能行!

    到得此處,蕭華已經明白,自己當元日催動誅靈元光先就是錯了!

    定陰陽是沒錯的,但自己的誅靈元光抗不過布下兩儀微塵陣的陣器啊,自己選擇阻擋方式,不啻于螳臂當車啊,自己要做的是推波助瀾!

    當然,推波助瀾也要有分量才行,蕭華覺得自己跟九夏一起,這個陰陽平衡的推動之力必定超過誅靈元光。

    蕭華將自己的體悟傳給了九夏,九夏心里害羞,難言的感覺從她心底生出,九夏有青丘山血脈,她對陰陽的了解乃是天生,青丘山子嗣是狐族,但尋常以人身出現,蓋因為青丘山血脈輔助,常以陰陽調和的方式,這種方式男修都喜歡,而且容易。

    蕭華如今所體悟,固然是高階,但晦澀,難懂,效果呢,也未必有尋常所用有效,但從這個角度來看,九夏又知道,蕭華是個坦蕩的男子,他雖然喜歡自己,但并不以脫困為理由要求自己做些什么。

    有了這種主上,有著這種依靠,九夏如何能不驕傲?

    所以九夏也極力輔助蕭華修煉,體悟陰陽之道和平衡之道!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上海时时乐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