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漠南長煙 第四百零八章 軟硬兼施

    黃昏時分,郭宋騎馬返回了府宅,今天他去拜訪幾名甘州大戶,聽取他們的意見,又去安撫了陣亡將士的家屬,一天都忙碌著渡過,聲音都有點嘶啞了。

    他剛到府宅門口,王管家迎上來道:“使君,剛才安仁貴將軍派人給您送來一封信,說是很重要!

    王管家將一封信呈給了郭宋,郭宋接過信,翻身下馬,將韁繩扔給隨從,走到內院卻沒看見妻子,便對管家婆道:“我在內書房,麻煩你讓夫人給我送一盞熱茶來!”

    郭宋快步來到自己的內書房,在軟榻上坐下,慢慢閉上眼睛,今天見了太多的人,他的頭疼得快要爆掉了,以至于他不愿再去回想究竟見了什么人,說了什么話。

    好一會兒,他才拾起桌上的信,慢慢拆開,安貴仁在信中告訴他,于虎和張涼二人正在說服校尉以上將領,希望他們反對自己彈劾前任都督王連恩。

    這時,薛濤端來一盞茶,走進了郭宋的書房,一般男人都不希望妻子進自己內書房,他要一個完全私密獨立的空間,但郭宋并不太在意這一點,他的書房也需要清掃并開窗透氣,這些事當然應該由妻子來做。

    薛濤看出了丈夫的疲憊,心中著實心疼,便柔聲道:“有些事情可以交給手下做,用不著事事都自己親力親為,那樣再有三頭六臂也扛不住!

    郭宋笑了笑道:“主要是戰爭壓力比較大,時間緊迫,必須在沙陀人殺來之前完成整頓,并初步訓練,累點就累點吧!可能過兩天我晚上不能回來了,必須留在軍營,只能白天抽空回來看看,大概一個月左右,希望你能理解!

    薛濤點點頭,“我當然理解,如果你自己都做不到,你怎么要求屬下!

    妻子的理解讓郭宋十分欣慰,他又笑道:“我們府宅旁邊有一個小軍營,我打算調一百名士兵駐扎,保護府宅安全,再要小魚娘夜里提高警惕!

    薛濤一驚,“夫君的意思是夜里會有刺客?”

    “只是防范于未然,實際上可能性不大,我們對面的敵人雖然殘暴,但也不屑于用刺殺這種比較卑劣的手段。。。。。。!

    郭宋說到卑劣手段時,他臉上露出了一絲苦笑,自己不就是靠這種卑劣手段起家的嗎?

    。。。。。。。。。

    兩天后,郭宋召集所有郎將和中郎將在中軍大帳議事,數十名將領濟濟一帳,郭宋看了一眼眾人緩緩道:“如果說之前我剛來,還不了解情況,不適合過早做出決定,但算上今天,我來甘州已經是第三天了,該了解的我都已了解,接下來該是我來制定規則的時候了!

    說到這,郭宋看了一眼眾人,見一些將領已經略略表現出了局促不安,他心中冷笑一聲,又繼續道:“大家也知道,沙陀騎兵隨時會殺來,那我們那什么迎戰沙陀人的出擊,是棄城而逃,還是堅守城池?這對很多人或許難以選擇,但對我卻是底線,我們肯定會堅守城池,關鍵是我們生產怎么辦?因為害怕沙陀人,百姓們就不春耕種地了?如果這個問題不解決,那么到了秋天,真的是顆粒無收了!

    “我這兩天詢問了很多逃進城躲避戰亂的百姓,他們都渴望種地,也很焦慮,現在已經是三月,事實上春小麥種植時間已經過了,但可以在夏播時補種一季粟米,時間在五月底六月初,大家肯定在想,這個郭宋到底在說什么?其實我是想說,我們必須和沙陀人激戰一場,把沙陀人徹底打痛了,就能在很大程度上使沙陀人不敢輕易進攻甘州。。。。。。!

    “都督,請容卑職打斷一下!”中郎將李徽忍不住開口道。

    “李將軍請說!”

    “卑職沒有聽懂都督的意思,都督是想和前任王都督一樣,在沙陀人大舉殺進甘州時,我們也北上迎戰嗎?”

    郭宋搖搖頭,“你這樣想就錯了,守城戰也是戰,守城戰同樣能給敵軍以重創,我就是用兩次守城戰摧毀了薛延陀人,這個辦法對沙陀人同樣適用!”

    “可如果沙陀人不攻城呢?”李徽不服氣道。

    郭宋冷笑一聲道:“他們不攻城來甘州做什么,沙陀人大舉南下也是需要籌備大量的糧食物資,他們南下可不是來游山玩水,跑一趟就回去,他們這樣可交不了差,沙陀人一定要奪取張掖城,只有奪取張掖城,才能將張掖城作為他們繼續進攻大唐的后勤基地。

    去年秋天一戰他們是來試探虛實,那么經過一個冬天的準備,你覺得他們還是沒有攻城武器?考慮到游牧人的特點,他們一定會在夏季來臨前進攻張掖城!

    李徽不敢吭聲了,郭宋看了一眼眾人,又繼續道:“現在的問題是,我們拿什么守城?士氣低迷,軍心渙散,軍隊訓練低下,這樣的軍隊根本守不住張掖城,所以從今天開始,我們做兩件事,第一,執行新的作息訓練制度,必須嚴格執行,等會兒我會正式頒布;第二,追討前任都督王連恩的失職之罪,把真相報告朝廷,我這兩天匯聚各方調查情況,寫了一份完整的報告,需要所有校尉以上將領簽字,今天就必須完成!”

    郭宋最后一番話說出,大帳內頓時一片嘩然,中郎將于虎起身怒道:“從來沒有追究前任責任的事情,郭都督這樣絲毫不考慮弟兄們的感受,是不是太過份了?”

    郭宋冷冷道:“若有不簽字者,一律革職!”

    “老子不干了!”

    于虎將頭盔狠狠摔在地上,轉身大步離去,走到門口他厲聲對張涼道:“你還想替姓郭的賣命嗎?”

    張涼猶豫一下,起身對郭宋道:“都督能否準許卑職主動辭職?”

    “準!”

    郭宋毫不猶豫地給他明確的回答,張涼心中嘆息一聲,行一禮,轉身走了。

    郭宋眼睛瞇成一條縫,鼻子里重重哼了一聲,數十名士兵一擁而上,將于虎和張涼按倒在地,將二人捆綁起來。

    于虎大怒,大喊道:“姓郭的,你想殺人滅口嗎?”

    郭宋冷冷道:“以下犯上,按軍規當斬,來人,將于虎推到營門外,斬首示眾!”

    于虎還想大罵,卻被士兵用破布堵住嘴,將他硬拖下去。

    郭宋又對張涼道:“你雖然是請求辭職,但違反了軍隊議事規則,同樣有罪,拖下去打三十棍,革除中郎將之職,趕出營門!”

    張涼心中萬念俱灰,他其實并不想這樣做,但他被于虎所迫又不得不表態,幾名執法士兵將他帶下去重打。

    所有人都不敢吭聲了,安仁貴卻明白,都督是用逼迫簽字站隊的辦法,除掉了最重要的兩名異己,其他郎將以下將領會在訓練中慢慢淘汰,卻不知都督打算怎么收拾李徽。

    不多時,執法士兵回帳交差,帶來了于虎的人頭,郭宋令道:“把人頭掛在演武場上示眾!”

    他又任命郎將張拓和劉光輝接替于虎和張涼的軍職,這兩人都是郭宋從豐州帶來的心腹,這樣,八名中郎將已經有六人是郭宋的心腹了。

    郭宋又對眾人道:“現在解散歸營,一個時辰后集結士兵,一百二十通鼓內必須集結完畢,晚到者,皆斬!”

    眾人無不凜然,紛紛起身行禮告退,郭宋又叫住了李徽,“李徽將軍請稍等片刻!”

    李徽忐忑不安地留了下來,郭宋一擺手,“李將軍請坐!”

    李徽坐下,郭宋淡淡道:“李將軍覺得我處罰得太重嗎?”

    李徽沉吟一下道:“從軍法上來說,咆哮軍帳,以下犯上,殺了他也無話可說,但這種一言不合,拔腿就走,在王連恩時代卻是常事,有人甚至還當場拔劍,王連恩也沒有因此處罰過任何人,在郭都督這里卻行不通了,恐怕連于虎自己都沒有想到,卑職只是擔心有人會因此彈劾都督!

    “彈劾我什么?”郭宋目光凌厲地盯著他。

    李徽不敢說下去了,郭宋冷笑一聲道:“彈劾我提拔心腹,鏟除異己嗎?”

    李徽點點頭,“據卑職所知,王連恩也有后臺,他出任甘州都督是崔佑甫推薦的!

    郭宋笑了笑道:“我這么給你說吧!天子只要我幫他守住甘州,就算我把甘州的老將全部殺光,他都不會過問,我從豐州調一批將領過來,還是天子特批的!

    李徽渾身一震,難怪敢殺人,原來是天子在后面撐腰。

    郭宋沉吟一下又道:“所謂軟硬兼施,除了硬的一手外,我還準備了軟的一手,我臨來之前,問天子討要了一個右驍衛將軍之職,如果李將軍愿意接受,我可以把這個職務推薦給李將軍!

    李徽的心怦怦跳起來,他當然知道郭宋不會容忍自己,一定會趕自己走,但他卻沒想到,郭宋居然是用懷柔的手段把自己送走,是想留在甘州大干一場,還是回京城養老?

    李徽做夢都想升一級,可從中郎將到將軍這一步,就像文官升三品一樣,想邁出去極其艱難,今天卻輕而易舉地到手了,容易得讓李徽心存懷疑。

    “都督,這是真的嗎?升我為將軍!

    郭宋點點頭,“當然是真的,但這只是一個養老職務,要是我就不會接受!

    “不!我接受!

    李徽有點激動,臉一紅道:“都督才二十余歲,可我已經五十多歲,當了十五年的中郎軍,原以為會在這個職務上退仕,沒想到居然機會來了,我當然不能放過,這對我太重要了!

    郭宋從懷中取出一封推薦信,“這是我的推薦信,上面有天子批復!

    郭宋打開信,在被推薦人名空格欄中填上了‘甘州軍中郎將李徽’,李徽一眼看見最下方有天子的批復,‘朕已批準!’他心中一陣激動,是真的,不是哄騙自己。

    郭宋把信遞給他,“這封給你,你直接回京城,把信交給兵部,兵部會請示天子后任命你為將軍,在此之前,還請你辭去中郎將之職!

    “卑職在軍隊集結后就遞交辭職!

    停一下,李徽又提醒道:“那個于虎也有十幾個心腹,郭都督要當心他們報復!”

    “我知道了,趕緊去通知你的部下,不要撞到風頭上被我用來祭祀軍法!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上海时时乐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