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八百七十章 溫柔的殺機

    昨天上一章的開頭漏傳了一部分,昨日8點以前看過的書友,有興趣的可以看一下。

    客房里。

    李佑問道:“娘子復姓拓跋,此乃當年大魏國姓,莫非娘子出身大魏貴族,可曾去過云中?”

    拓跋紫蘭神色有些黯淡地說道:“奴婢就生在云中,往事如煙,不提也罷!

    這也難怪,時光逝去,北魏早已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中,當年的貴族也早已經不復往昔的輝煌了。拓跋紫蘭出身北魏皇室,如今已經淪為靠出賣色相和才藝謀生了。

    裴迪蘭對中國的歷史大致有些了解,他很喜歡這位拓跋紫蘭,他注意到了她的神情,不想觸動她的傷心之處。他說道:“老李,說點高興的事情!

    李佑似乎沒有注意到這一點,他問道:“紫藤花株型蜿蜒攀爬,春天一到,葉片翠綠,紫色的花蕾從上下垂,滿樹紫霞,惹人喜愛,自古以來就是非常美麗的觀花造景植物,將之栽植庭院,搭起架棚,春季賞花,夏季納涼,秋季觀果,非常愜意。

    藤花紫蒙茸,藤葉青扶疏。

    誰謂好顏色,而為害有馀。

    下如蛇屈盤,上若繩縈紆。

    可憐中間樹,束縛成枯株。

    柔蔓不自勝,裊裊掛空虛。

    ……

    娘子喜歡紫藤,想來是跟出身有關。云州治所云中故稱平城,乃當年大魏國都,道武皇帝拓跋珪就非常喜歡紫藤,因此,云中到處都種植著紫藤!

    說完,他漫不經心地望著秀房中的布置,余光卻掃視著拓跋紫蘭的神情。

    “紫藤拂花樹,

    黃鳥度青枝。

    思君一嘆息,

    苦淚應言垂。

    殿下學識淵博,才思敏捷,奴婢極為欽佩。往事已矣,物是人非,奴婢很小就隨家父去了幽州,兒時的記憶已經淡薄了許多。

    奴婢一到長安,看到了院墻上的紫藤,看上去很有親切感,就喜歡上了這個小院!

    拓跋紫蘭似乎不愿意提及自己的家世,很快就轉移了話題。

    哈米德也是個憐香惜玉之人,他也覺得李佑有些煞風景了,人家小娘子來到著風塵之所、煙花之地,自然有人家的難言之隱,最不愿意提及的就是家世了。

    他笑道:“我們波斯的諺語說道:‘莫在記憶的深井中打撈冰凍的遺憾,快去認識的坑道里采集青春的熱源!

    老李的詩中的那一句‘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驼f得極好,今日只談風月,把酒言歡!

    慕容缽笑道:“我來講一個笑話吧:從前一個和尚得了重病,被人救回家,安置在了婦人的床上。主人請了一個郎中,給和尚看病。由于和尚不能見風,郎中只好隔著棉被給厚脈。郎中摸著和尚細嫩的手,以為是主人家的兒媳婦。說道:“是月經不調,很可能是懷孕了!

    “哈哈哈!蹦腥藗円魂嚧笮。

    拓跋紫蘭面帶嬌羞,用手掩著嘴,也笑了起來。

    她說道:“奴家難得這么開心,也講一個笑話吧:從前有個木匠和教書先生住在一起。木匠看不起先生,經常從古碑上查出一些難字來戲弄先生。有一天,他發現‘荼’字比‘茶’字多一橫,便寫了個‘荼壺’去問先生。先生不知是計,隨便念成‘茶壺’,木匠哈哈大笑:‘連個‘荼’字都不認識還教書哩!’過了幾天,先生從院子里找見一個破掃帚,他把掃帚圪垯鋸下來刻成一個小毛猴,問木匠這個毛猴是用什么木料刻成的?木匠看了半天答不上來,先生笑道:‘原來你當了一輩子木匠,也有不認得的木料!’”

    她講的笑話比慕容缽的文雅多了。

    “哈哈哈!北娙擞质且魂嚧笮。

    “咯咯咯!笔膛≡乱残Τ雎晛砹。

    拓跋紫蘭對小月說道:“你呀,趕緊給郎君們沏茶!

    李佑笑道:“酒菜馬上就來了,茶就不必了!

    哈米德說道:“是啊,還是飲酒來的爽快!

    拓跋紫蘭從善如流,也不再堅持,朝著小月擺了擺手。

    眾人繼續聊天,李佑也講了一個笑話:“一個小官胸無點墨,一心想升官發財,為了巴結討好上司,特地設了豐盛的酒席,宴請刺史。

    喝酒時,小官討好地問:“大人有幾位公子?”刺史不假思索地說:“有犬子二人,你呢?”

    刺史反問,可把小官難住了。他暗暗想:“刺史大人還謙稱自己的兒子為‘犬子’,我該怎么稱呼自己的孩子呢?”尋思了一會兒,只好答道:“我只有一個五歲的小王八!

    “哈哈哈哈!北娙伺醺勾笮,拓跋紫蘭也忍不住笑出聲來。

    這時,酒菜被人端過來了,門口的白虎攔住了他們,掏出了一根銀針,在每樣菜里探查了一番,這還不算,就連酒水里面也探查了一遍,沒有發現什么異樣,這才讓他們端了進去。

    酒菜擺放好了,小月替眾人斟滿了酒杯。

    拓跋紫蘭雙手端起酒杯說道:“各位郎君,今日是奴家來到長安后最開心的一天,奴家先敬各位一杯,先干為敬!闭f著,她一手以衣袖遮擋,喝掉了杯中酒,將酒杯傾斜示意。

    古人喝酒是要以衣袖遮擋的,這是禮儀。

    就過三巡之后,眾人談起了風月,李佑、哈米德、裴迪蘭和慕容缽各個都飽讀詩書,見多識廣,拓跋紫蘭也是博學多才,能夠在很多問題上產生共鳴,大有相見恨晚之感,氣氛十分熱絡。

    漸漸地,眾人都喝了不少的酒。

    這時,拓跋紫蘭臉色微紅,也微微有些酒意,她起身說道:“奴家今日高興,愿為各位郎君一舞!

    “好啊。我等有眼福了!北娙硕己芨吲d,拍手叫好。

    拓跋紫蘭來到酒席前面的空地上,示意小月奏樂。

    小月不愧是拓跋紫蘭身邊的侍女,她的古箏彈奏得極好,贏得了眾人的喝彩。

    此時,拓跋紫蘭隨著樂曲聲翩翩起舞。

    拓跋紫蘭的舞蹈跟長安流行的綠腰舞有些類似,又有著明顯的不同,大概是她自己獨創的舞蹈。

    只見她手持著一把折扇,清顏白衫,青絲墨染,彩扇飄逸,若仙若靈,精靈般仿佛從夢境中走來。她時而抬腕低眉,時而輕舒云手,玉袖生風,典雅矯健。絕美的容顏,纖柔的身段,一幅美輪美奐的畫面展現在眾人的面前。

    李佑被感動了,他吟道:“鳳髻蟠空,裊娜腰肢溫更柔。輕移蓮步,漢宮飛燕舊風流。謾催鼉鼓品梁州,鷓鴣飛起春羅袖。錦纏頭,劉郎錯認風前柳!

    詩美、舞美、樂曲動聽,眾人一時陶醉。

    詩罷、舞止,空余樂聲縹緲淡去。

    房間一時寂靜,眾人都在回味這難得的美妙意境。

    “好!

    “好啊!

    “娘子人美、舞美,確實如天仙一般!

    眾人拍手叫好。

    拓跋紫蘭也有些興奮了,她親手拿起酒壺,要來為眾人斟酒。

    “當啷!

    ”哎呦!

    就在這時,小月發出了叫聲,眾人的目光一下子被吸引了過去。

    原來,小月失手打碎了一只玻璃酒杯。

    當眾人的目光被吸引到小月的身上時,拓跋紫蘭眼神變得陰冷,她迅速從身上掏出了一個小瓷瓶,將里面的粉末倒進了酒壺里面,輕輕地搖晃了幾下。

    隨即,她恢復了溫柔的笑容,朝著李佑等人走去。

    眾人看到原來是這樣的一件小事,都沒有在意,他們轉過頭來,就看到了拓跋紫蘭面若桃花的笑臉。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上海时时乐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