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八百六十九章 美人如玉

    客廳的墻邊放著一排書架,上面有書籍和筆墨紙硯,小月走過去取來了一張鑲著金邊的粉白色的宣紙,說道:“我家娘子今日在院子里看到院墻上的紫藤已經催生出許多花蕾。就請貴客以紫藤為題,寫一首五言絕句吧!

    李佑接過紙筆,尋思了起來。

    小月說道:“這位貴客,我們這里的規矩,就只提供這一張詩簽,也就是只有一次機會,請慎重落筆!

    說完,她點起一只香,說道:“時間限定一炷香,請貴客開始吧!

    對于寫詩的人來說,隨機出題,限定時間和格式,不允許修改,這樣的條件十分苛刻。不過,裴迪蘭等人均無異議,因為他們相信李佑。

    李佑微微一笑,提筆寫了下去。

    小月接過來一看,一雙妙目明顯地閃亮了一下,她吟道:“贈紫蘭娘子:

    藤花無次第,

    萬朵一時開。

    不是紫蘭女,

    何人喚我來!

    這是李佑從白居易的一首關于紫藤的詩,《陳家紫藤花下贈周判官》改編編而來的,原詩是:

    藤花無次第,

    萬朵一時開。

    不是周從事,

    何人喚我來。

    白居易用雙關的手法,認為紫藤花同時開放,良莠不齊,比喻前來賞花之人,如果不是周判官相邀,他是不會去的,同時也看出白居易和周判官交情深厚。

    李佑將詩中的“周從事”改為“紫蘭女”,正是恰到好處。盡管他們二人素未謀面,也沒有那種深厚的交情,但是在這煙花之地,曖昧一些卻別有風韻。

    “好詩!

    “老李真是太厲害了!

    裴迪蘭、哈米德和慕容缽雖然對詩詞并不擅長,可是他們都曾經接受過良好的教育,鑒賞能力還是很高的。

    小月打量了一下李佑,態度明顯地熱情了許多,她說道:“這位郎君,請您稍候片刻!闭f完,上樓去了。

    李佑站起身來,來到門口,對守在門外的白虎低語了幾句,白虎馬上快步離開了,李佑隨即回到了客廳。

    不久以后,小月站在二樓的樓梯口上,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勢,說道:“幾位貴客,請上來吧!

    李佑等人來到了樓上,進入了拓跋紫蘭的秀房。

    房間里面布置得簡單,色調也以素雅為主,給人以淡雅溫馨的感覺。

    不過,大家的注意力沒有放在這個上面,他們的目光落在了眼前的那位美人兒的身上。

    只見她穿著一身白色的拖地長裙,寬大的衣擺上繡著粉色的花紋,臂上挽迤著丈許來長的煙羅紫輕綃。芊芊細腰,用一條紫色鑲著翡翠織錦腰帶系上。烏黑的秀發用一條淡紫色的絲帶系起,幾絲秀發淘氣的垂落雙肩,將彈指可破的肌膚襯得更加湛白。臉上未施粉黛,卻清新動人雙眸似水,卻帶著談談的冰冷,似乎能看透一切。

    冷艷不失溫柔,質樸不失高貴。

    李佑等人身邊美女如云,鑒賞美女的眼光可以用“毒”字來形容,今日卻都有些驚艷之感。

    這時,拓跋紫蘭開口說道:“幾位貴客,奴家設置了一些小把戲來難為各位,實在是有些失禮了。奴家在這里給各位貴客賠罪了!

    說著,她向眾人盈盈一禮。

    拓跋紫蘭說話的聲音悅耳動聽,行禮的動作柔美雅致,都符合眾人的期許。

    落座之后,拓跋紫蘭問道:“請問方才作詩的是哪位郎君?”

    裴迪蘭指著李佑說道:“是我這位朋友!

    拓跋紫蘭打量了一下李佑,說道:“高山仰止,景行行止,雖不能至,心向往之。讓奴家猜一下,郎君可是大唐詩仙西北王殿下?”

    李佑還沒說話,慕容缽佩服地說道:“娘子好眼力,這位正是西北王李佑!

    裴迪蘭和哈米德也有些好奇,對這位拓跋紫蘭更添好感。

    李佑微笑著點頭,承認了自己的身份。

    拓跋紫蘭起身對李佑行禮說道:“奴婢參見殿下!

    李佑說道:“娘子免禮,請坐!

    哈米德好奇的問道:“這位小娘子,你是如何知道他的身份的?”

    拓跋紫蘭笑道:“其實,這件事兒很簡單,奴家很小的時候就知道長安城有一位殿下,作詩堪稱天下第一,是我大唐的詩仙,奴家十分喜歡他的詩詞。殿下的詩精美絕倫,最難得的是他的急智,遠勝于七步成詩的曹子建,無人能及。

    方才,奴婢隨口出了題目,殿下片刻之間就能夠做出如此貼切的詩來,天下除了大唐詩仙西北王殿下,還有何人能夠做到?”

    “原來如此!”哈米德微笑著點頭說道。

    “李佑,想不到你這么有名啊!蹦饺堇徃袊@道。

    “老李就是厲害!迸岬咸m贊道。

    接著,他由衷地對拓跋紫蘭贊道:“盡管如此,小娘子聰明過人,還是很了不起啊!

    受到如此美人的推崇,李佑心中也很受用,他也微笑著點了點頭。

    拓跋紫蘭說道:“今日能夠見到大唐詩仙西北王殿下,是奴家的榮幸。所謂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各位郎君是殿下的朋友,自然是身份高貴,品行高潔之人。能夠見到各位郎君,也是奴婢的榮幸。

    奴婢略有才藝,今日愿意傾盡所學侍奉各位郎君,希望各位能夠盡興!

    拓跋紫蘭嫣然巧笑,吐氣如蘭,如此的贊美令眾人心花怒放。

    裴迪蘭有些興奮了,他從身上取下一塊玉佩,遞給了拓跋紫蘭,說道:“一點小意思,還請娘子笑納!

    他已經開始有了將這位美女帶回大食的念頭了。

    拓跋紫蘭接過去端詳了一下,贊道:“這應該是一塊戰國古玉,奴婢小時候見過一塊跟這塊類似的!

    她說得沒錯,這塊古玉是一個戰國的衣帶鉤,是蕭婉玉送給瑞娜,瑞娜又送給裴迪蘭的。古玉價值不菲,至少值200貫錢。

    這下,裴迪蘭更加興奮了,他拍手贊道:“娘子真是好眼力,不僅能夠識人,對古董竟然也有這般的鑒賞力!

    這時,他已經下了決心,就是搶也要把這位美人兒帶走。

    拓跋紫蘭說道:“殿下,各位郎君,奴婢先為各位演奏一曲!闭f著就走向窗邊桌子上的古箏。

    “紫蘭娘子!崩钣咏凶×怂。

    拓跋紫蘭回過頭來,問道:“殿下有何吩咐?”

    李佑笑道:“娘子,我們這些人今日前來,只為一睹芳容。既然大家投契,不如備些酒菜,大家飲酒聊天,更自在一些。不知娘子意下如何?”

    哈米德笑道:“如此最好!

    裴迪蘭和慕容缽對李佑的提議也表示贊成。

    往?腿饲皝砬笠娡匕献咸m,除了要看美人兒,就是欣賞她的才藝表演,拓跋紫蘭也不肯跟他們有更多的交流,李佑的提議有些唐突了。

    不過,拓跋紫蘭沒有在意,她嫣然一笑,說道:“好啊,正合我意!

    她吩咐道:“小月,去備些酒菜來,上最好的酒!

    拓跋紫蘭的知情知性,令眾人都很高興。

    老鴇子聽到小月說拓跋紫蘭要留客,還要陪客人飲酒聊天,這可是從來沒有的事情。她好奇地問道:“是什么樣的客人,竟然能夠讓紫蘭如此對待?”

    小月說道:“奴婢也不清楚,還請媽媽照做就是了!

    老鴇子說道:“此事容易,我這就通知后廚,準備最好的酒菜!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上海时时乐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