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當面識破(求月票)

    李志群終于完全明白了王漢民的意思,王漢民是怕付勝遠有所保留,隱藏這條線索。

    他猛吸了幾口香煙,然后把剩下的半截香煙扔到地上,用腳尖用力的碾碎,斷然說道“你說的太對了,還有一點,如果我們的設想成立,真的有一支力量潛伏在青島,隨時準備破壞三方會談,那付勝遠的被捕只怕瞞不了多長時間,如果不能在他們反應過來之前抓到他們,一旦被他們察覺付勝遠失聯,一定會提前發動,漢民兄,時間緊迫,我們今天一定要查清楚所有的事情,并布置抓捕行動,我這就去給影佐將軍打電話。”

    李志群知道這個時候也必須要給影佐裕樹匯報情況了,不說之后的情況嚴重,需要影佐裕樹的幫助,單是抓捕青島站站長,這樣的大事也要向自己的主子報一下功勞。

    李志群轉身快步離去,王漢民長出了一口氣,自己守在審訊室的門口,靜等里面的人談出個結果。

    不過十分鐘左右的時間,李志群又趕了回來,語氣興奮的說道“影佐將軍聽到我的匯報非常高興,他正在和王先生談話,很快就趕過來,要親自過問這件事情,漢民兄,影佐將軍對你非常的滿意,這可是你的好機會!”

    王漢民一聽,趕緊笑著說道“多謝主任的提攜,這主要是主任您領導有方,我不過是打了個下手!”

    李志群對王漢民的態度也是滿意,這個人為人處事都是極有章法,很有分寸,相處以來和自己配合的極好,自從有了他的加入,李志群感覺輕松很多,很多事情都能對自己拾遺補缺,確實稱得上是自己最得力的助手。

    “漢民兄,我給你透個實底,影佐將軍答應我,這一次王先生改組南京國民政府之后,我很快就會提拔為警政部長,這一次我一定推薦你為警政次長,你我兄弟攜手共進,以后我們還有大的前程!”

    王漢民這是心中大喜,現在偽政府勢頭正盛,如果這次三方會談成功,又吞并了南京維新政府和華北臨時政府,就已經具備了一個相當規模的政治體系,不在是以前那個龜縮在上海的小朝廷了,在日本人支持下,也許真的能夠走到最后一步,這個時候,搭上這條船,前程可期,也未必比以前在重慶政府差。

    “卑職一定唯主任馬首是瞻,以報知遇之恩!”王漢民頓首行禮,再次向李志群表明忠心的態度。

    李志群哈哈一笑,拍了拍王漢民的臂膀,笑道“自家兄弟,太客套了!”

    一時間兩個人心情舒暢,相談甚歡,就在這個時候,審訊室的門被打開了,一臉憔悴的丁明珍從里面走了出來。

    李志群和王漢民一看,趕緊迎了上去,李志群開口問道“付夫人,你們談的怎么樣了?付站長的態度如何?”

    丁明珍看著眼前這兩個人,默默地點了點頭。

    “好!”李志群興奮地一擊掌,高聲喊道。

    可是丁明珍接著說道“我們也有條件!”

    王漢民當即點頭說道“付夫人盡管開口,我們一定盡力!”

    “我們可以交出青島站,可是這里不能再待了,給我們一筆錢,我們要離開青島,并給我們安排去往國外的途徑。”

    丁明珍的話讓李志群一怔,臉色也頓時一沉,他對付勝遠期望甚重,自然是絕不可能放付勝遠離開的,他斷然否決了這個條件“付夫人,你們的條件太想當然了,錢不是問題,可是以付站長的身份,就算是我答應,日本人又怎么可能放他離開?聽我一句勸,開弓沒有回頭箭,想腳踏兩條船,是絕不可能的!”

    對于李志群的拒絕,丁明珍并沒有感覺到意外,她其實也知道,對方是不太可能同意這個條件,他們夫婦落入敵手,哪能這么容易脫身?

    不過這也只是他們夫婦的談判手法而已,丁明珍話鋒一轉接著說道“李先生想要我們夫婦繼續效力?那好,現在新的南京政府成立在即,我們夫婦也總要有個名分,您說對吧?”

    此言一出,李志群和王漢民的精神一振,這是在要官了!

    不過他們的注意力并不在這里,兩個人很快相視了一眼,李志群的目光變得鋒銳,他緩緩地問道“付夫人的消息倒是靈通,你是怎么知道南京政府即將改組的這個消息的?我看三方會談的事情,也瞞不過你們吧?”

    丁明珍一怔,她略微猶豫了片刻,開口說道“只是之前的一些猜測,再說今天白天,青島市區的動靜這么大,我們雖然喪失了情報能力,但是打聽一些普通消息還是可以的。”

    盡管丁明珍試圖掩飾,可還是被李志群看出了破綻,他馬上追問道“三方會談的事情并不公開,代表們今天才剛剛抵達青島,又都是在日本僑民區活動,你們青島站一直隱藏在北郊,怎么這么快就知道消息了,付夫人,你好像沒有說實話吧?是不是早就知道這個消息了?”

    李志群的話讓丁明珍頓時失措,有些回答不上來,李志群看著她的表情雖然貌似鎮定,可還是看到了她目光中的一絲閃爍,顯然是自己的猜想是對的,丁明珍早就知道三方會談的事情。

    李志群的心頭也隨即一沉,王漢民的猜測是正確的,自己一行人提前來到青島,軍統局在通知青島站的同時,也一定通知了青島站三方會談的事情,所以付勝遠夫婦才會知道,那也就是說,他們軍統局是早知道青島三方會談的事情,他們真的有可能派人進入了青島。

    王漢民在一旁開口說道“付夫人,我們也早就得到了一些消息,軍統總部派人提前進入了青島,對三方會議進行破壞活動,你們青島站一定在配合之列,現在你們夫婦還是拒絕合作,不肯說出實情,這讓我們很為難,不要以為你們只交出青島站就可以推搪過去。”

    王漢民的話雖然是故意陷詐,但確實說中了付勝遠夫婦的打算,付勝遠迫于妻子和家人的安危,不得不向李志群低頭,可是這一次破壞三方會談的行動意義重大,一旦成功將會改變整個抗日局勢的發展趨勢。

    付勝遠思慮再三,還是想再堅持一下,他可以把青島站的成員和盤托出,交給李志群和日本人,作為緩兵之計麻痹對方,并拖延時間。

    如今爆破行動成功在即,再有十幾個小時,爆破聲一響,會迎賓館將會變成一座廢墟。

    到時候,自己可以推說并不知道這一次的爆破行動,甚至不承認這是軍統所為,也許能夠遮掩過去,所以他和丁明珍商量了半天,費盡口舌勸說了丁明珍,丁明珍看到丈夫堅持不肯,也只好答應試一試,可是她到底不是這些老牌特工的對手,只一開口,就被李志群和王漢民識破了。

    李志群的臉色變得陰沉,語氣更為嚴厲地說道“付夫人,看來你們還是存有僥幸之心,這樣吧,我派人去把丁家一家老小都給接過來,讓你們一家人團聚,好歹也見上最后一面,之后的事情我就只能全部交給日本人處理了,他們是什么人,你是清楚的!”

    說到這里,李志群冷哼了一聲,轉身就要離開。

    丁明珍一聽就慌了神,她原本就不同意付勝遠行險,現在被人識破,哪里還敢把自己的家人牽扯進來,她趕緊幾步上前,急聲問道“我說,我把一切都告訴你們!”

    王漢民這個時候也適時地出言勸說道“主任,付夫人不過只是一個普通情報員,有些事情事關機密,可能并不太清楚,您還是不要心急,大家有話好商量嗎!”

    “對,對,事情好商量…”丁明珍早就失了分寸,急忙開口說道。

    李志群和王漢民一唱一和,一個唱白臉,一個唱紅臉,丁明珍又如何是其對手,很快就在兩個人的詢問下,吐露事情的真相。

    丁明珍主管著青島站的電臺,總部和青島站的電文都經過她的手,所以知道的事情很多,都一一說了出來。

    李志群和王漢民這才搞清楚了事情的原委,不禁大吃一驚!

    按照丁明珍所說,執行破壞任務的軍統別動隊,早在二十天前就進入了青島,這個時間點比他們來到青島的時間,提前了近半個月。

    這怎么可能?如果再算上別動隊在路上耽誤的時間,軍統總部得到三方會議情報的時間會更早。

    要知道就是李志群這樣的情報頭目,也只是從任曼山口中得到的這個消息,最后才向影佐裕樹請纓前來青島,這個時間也不過就在十天前左右。

    可軍統局是怎么知道的這么早,不用說,軍統局另外有更高等級的情報渠道,很早就獲得了這個消息。

    “上海情報科!”

    “情報科!”

    李志群和王漢民相互交流了一下眼神,都從對方的眼睛里看到了驚恐之色,忍不住驚呼一聲!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上海时时乐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