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遠衛 第二十六章 邊防

    勞塔羅的傷勢很重。

    在卡利城圍城尚未撤除時,勞塔羅便已被他的士兵送到麥德林,那現在是大明帝國的右京南部邊境接受醫治。

    不過麥城只有普通軍醫,勞塔羅的部下已派騎手快馬至巴拿馬,向鄧子龍尋求更好的幫助。

    這也是最令西班牙秘魯總督區詬病的一點。

    哥倫比亞不存在攻奪城池與土地,只要勞塔羅打下一片土地,驅逐了西班牙軍團士兵,他們就再也沒機會奪回這片土地。

    因為勞塔羅后頭的大明右京后衛旗軍會把邊境界碑搬過來,旗軍端著鳥銃拖拽虎蹲炮拉出警戒,哪怕西班牙軍團重新勢如破竹地把勞塔羅游擊軍打得屁滾尿流,他們都束手無策。

    勞塔羅的兵只要向后潰退三十里,就逃進了大明境內,一個個比牛犢子還壯實的大明健兒會在西班牙追兵靠近時亮出鳥銃與炮口,指著界碑讓西軍后撤十里。

    留給勞塔羅在邊境線那邊從容整軍的時間,積蓄力量再度出關。

    明軍說這片土地是勞塔羅送給大明的,他們不跟西班牙人說別的事,就反問一句:我要是送你土地你不要么?所以我要,他給我土地我為什么要剿滅他?你想讓我剿滅他,至少要給我同樣的好處吧?這樣,你把秘魯的土地分我一半,我把他替你們收拾了。

    秘魯總督無權處置秘魯土地,這事它本身就不成立。

    最氣人的是什么?

    是明軍不和他們打仗,他們只站在那嚇唬人;也不反對西班牙軍團士兵越過邊境,甚至會向西班牙士兵用漢西雙語介紹《明西墨西哥條約》上的條款,根據規定,作為友好盟國,任何西班牙人都能在固定位置進入大明在亞洲的右京、常勝、墨西哥三地——只要你交稅。

    “諸位有所不知啊,咱右京是商業樞紐,東南西北的貨商都要從這走!卑咽囟惪ǖ目偲熨┵┒,面對西班牙軍團長與他身后一眼望不到邊的西軍秘魯軍團,伸出罪惡的手,手心朝上:“入關稅三人半兩,承惠!

    軍團長盯著背后插著靠旗、身上被厚實甲胄捂得滿頭冒汗的大明總旗官半晌,運用自己的數學才能在頭腦里飛速運算著這道復雜的數學題,三千除三等于……等于一百,不,等于一千!

    為追擊受傷勞塔羅而從卡利城派出的秘魯滿編軍團,沒因追擊途中遍布地雷與冷放的木炮而卻步,卻被一千枚半兩錢的路費嚇倒。

    不是軍團長沒錢,在秘魯駐軍的西軍團是最有錢的部隊,他們的軍餉最多只拖欠仨月,比旁人富貴的多,每個士兵都掏得起這點路費。

    但軍團長心里很清楚,只要他現在以借款的名義讓部下把入關稅交了,別管能不能抓住勞塔羅,回秘魯總督都不會給他報銷這些錢的。

    自從南部土地交給智利的邵廷達,秘魯的財政便每況愈下……雖然他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應該與南邊的智利有關,他們的物價總比智利貴,有人會把智利的東西拿來賣到秘魯,也有人會專門到這邊來買奴隸帶回去,還有更多奴隸會逃到智利。

    動不動邵廷達布放在邊境的那些跟他們說話總說‘南蠻人如何如何’的矮個子日本兵還會以各式各樣的借口說他們人丟了,越過邊境隨便帶走幾個奴隸——根本沒辦法跟他們講道理。

    這種條件下,為保障銀礦生產、為國王運送,秘魯其他開銷已經降低到極點,軍團長非常確信,不會有人為他勾掉這份多余的開銷。

    這幾乎是他兩年的生活開支。

    有心派仨偵察兵入關追尋敵蹤吧,交出一枚半兩錢,士兵還沒來得及進去,明軍總旗身后士兵的鳥銃又落了下來:“不要闖關,請下馬、解下兵器甲胄寄存此處,大牲口稅一匹半兩,三馬共三枚半兩錢!

    “不帶兵器我的人過去死了怎么辦?”

    軍團長快被氣瘋了,他覺得對面這個明軍小隊長就是在戲弄他,強壓著砰砰直跳想大發雷霆的心,怒道:“我是秘魯軍團的軍團長,西班牙的貴族,手下有三千名士兵,你只是明軍一名小隊長,怎敢攔我!”

    卻沒想到,這一句話他還沒急,對面的明軍小總旗先冷笑一聲,翻了個白眼同時伸出的手緩緩覆下,掌心里那枚常勝打制的半兩錢落到地上,收回手臂按到腰間刀柄上,偏頭啐出一口:“好好說不管用?貴族、軍團長、三千軍隊?”

    “我是大明右京后衛,邊防總旗唐大章,手下弟兄五十五!

    說著,唐大章的鏡面腰刀已拔出在手,梗著脖子在地上用刀尖劃出一條線:“在大明邊境,不交稅你就是秘魯總督帶三萬人也給我原路滾蛋,今天你是軍團長,再敢上前一步,明天看看你是誰!”

    架在樹上的哨塔中傳出低沉的水牛角音,旗軍自軍帳中魚貫而出,小旗官競相整隊,端著鳥銃的旗軍將銃口裝銃刺架設木柵之上,兩名旗軍像沒事人一樣抬著虎蹲炮貼著西軍軍團長與明軍總旗唐大章身邊小跑走過,釘在雙方正當前,開始裝藥填彈。

    臨時設在樹上的簡易望樓不見人影,在角聲響過一陣后,伸出一支總旗箭筒。

    西軍那邊的反應也差不多,伴整齊的踏步聲,三排矛手分別以各姿勢將長矛架起,有踩著矛尾搭在左膝蓋上的、有雙手將長矛舉過頭頂向前準備戳刺的,而在被士兵擁堵的道路邊沿,一列火繩槍兵正試圖移動到陣形最前。

    跨坐戰馬上的軍團長籠罩在盔甲內的喉頭用力動了動。

    雖然不想承認,但眼前這個明軍小隊長說的是實話。

    他當然可以攻破這道由五十六名明軍組成的防線,不費吹灰之力;這未必會引發明西兩國間的戰爭,但明天他會是誰呢?

    恐怕總督為避免戰爭,會把他綁起來送給陳沐。

    他狠狠地點頭,深深地看了明軍總旗一眼,調轉馬頭向部下發出撤退的命令。

    士兵們憤憤不平又束手無策,只能不情不愿地后轉過去。

    就在這時,西軍陣前不知何故,一桿火繩槍朝著天上……放響了。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上海时时乐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