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1586章 新年大慶

    忙忙碌碌之中,十二月轉瞬就到月底。

    新的一年即將到來,為了迎接改歷之后的第一個新年元旦,朝廷準備了一場規模龐大的祭祀活動和盛大的慶祝活動。

    游行、花車、焰火、燈謎、舞獅。

    甚至陳旭還上書始皇帝,元旦當日在咸陽朝議大殿門前的廣場上舉行一場盛大的閱兵活動,以慶祝華元2488年新年的到來。

    閱兵,自古有之。

    中國歷史記載的最早閱兵是夏朝,禹帝涂山會盟,邀請數十個諸侯部落參加,在涂山會盟上,禹帝讓自己的戰士帶著羽冠手持兵器載歌載舞迎接這些部落首領,規模龐大嚴謹有序,雖然看起來很熱情但實際上也是在秀肌肉展示自己兵力的強大,因此涂山會盟之后,所有的諸侯都服服帖帖聽從禹帝的指揮,表示認慫。

    再后來,各個王朝都有了閱兵的習慣,遇到重大的節日和會盟,都會拉出軍隊出來秀一下。

    武王伐紂,孟津大閱兵,宣布要替天行道,諸侯紛紛響應。

    春秋,魯桓公秋季大閱,簡(檢閱)車馬,動用了數千輛戰車,規模龐大到令周邊諸侯顫抖。

    當然,這次閱兵聽說是因為魯桓公想討好自己的夫人文姜。

    而其實魯桓公也是一個悲催的國君,他的夫人文姜是齊襄公的妹妹,但實際上齊襄公和文姜兩人之間有不倫之情,被自己的親舅哥戴了綠帽子的魯桓公知道后很生氣,罵了文姜一頓,文姜就把奸情泄露的消息告訴了自己哥哥齊襄公,于是齊襄公派公子彭生在回國的路上將魯桓公干掉了。

    而中國歷史上最為有名的一次大閱兵,當屬明成祖朱棣的懷來大閱兵,共計調動全國十萬兵馬,以演練火器、包抄、突擊、弓弩、刺殺等各種軍事科目,時間持續足足一個月,而這次閱兵共計有二十七國使臣參與觀禮,而這次大閱兵之后,一直對大明懷有敵視甚至是輕視之心的帖木兒帝國也安靜下來,直到大明崩潰每年都派好幾撥使臣帶著禮物來大明覲見朝拜,表示對大明帝國強大的尊重。

    而到了清朝,閱兵已經成為一種常態,每隔三年在南苑圍場舉行一次規模龐大的閱兵活動,檢閱對象是八旗兵。

    因此閱兵既是一場慶祝活動,也是一場宣示國威的最好方法,不戰而屈人之兵,才是戰爭的最高境界。

    而大秦歷史上的這第一次正規的閱兵活動規模并不算大,總共參與閱兵的將士也就萬余人,陳旭的主要目的是用閱兵來展示新式練兵方法的成果,以此推動軍事訓練改革更加深入發展。

    陳旭希望通過這次閱兵,將海師艦隊和海軍陸戰隊這兩支軍隊的嚴格訓練方法推廣到整個大秦軍隊體系之中,讓大秦軍隊的軍容軍紀以及戰斗力都有一個質的飛躍和提高。

    隨著新年元旦各種慶祝活動的安排陸續出爐,一個令整個咸陽都為之興奮激動的消息也流傳出來。

    元旦當日,籌備足足一年多的新清河園也會開園迎客。

    這是一個令萬眾矚目和期待的好消息。

    美食街、小商品城、輪滑、臺球、相聲、皮影戲等期盼已久的新奇美食和商業娛樂項目將同時面世,新開業的新清河園絕對會成為咸陽百萬民眾競相游玩參觀的場所。

    而清河園的開業,不僅僅只有普通民眾期待,上到始皇帝和王侯公卿,下到遍布咸陽的大小曲園的園主都一樣翹首期盼,甚至這種期盼超過了對于元旦其他的各種慶祝活動,連閱兵活動都被許多人忽略了。

    幾個破大頭兵有甚子好看的,吃喝玩樂才是王道。

    隨著這些年和平安寧下來,在各種改革成果和經濟發展的猛烈沖擊下,當兵打仗這種以前唯一獲取功勛的途徑已經在民間開始落伍,取而代之的是發家致富和更多花樣繁多的娛樂活動。

    雖然這是和平時代民眾共同的心里變化,但陳旭還是覺得有必要樹立當兵打仗為國爭光的正確理念,特別是青少年。

    因此陳旭決定借用這次閱兵活動,向大秦民眾展示一種完全不同的將士形象,而這些準備很早就已經開始了。

    越是臨近元旦,陳旭也就越忙,最近幾天更是忙得腳不沾地整日不能回家。

    拱衛咸陽的涇陽大營之中,陳旭每天都準時到達軍營,觀看兩千海軍陸戰隊、兩千中尉禁軍、兩千京師守備營、一千精銳馬卒、一千大秦海師兵卒、一千配備廂式馬車的后勤補給部隊、一千戰旗方隊等參加閱兵式的兵卒訓練。

    這些將卒全部都配發了不同顏色和款式的嶄新制式軍服,和后世各兵種的軍服有七八分相似,完全摒棄了長衣短靴布甲這些行動和穿脫都不方便的服飾結構。

    閱兵的事雖然始皇帝已經同意,但也認為陳旭組織的這場閱兵更多是傾向于新年元旦的慶祝和表演活動,與常規的將士訓練并沒有太多的差別,唯獨能夠期待的是,可以看到一場和當初在瑯琊海師學院看到的分列式訓練差不多,讓觀賞者能夠眼睛一亮感受到威武嚴整令行禁止的表演。

    而在朝廷準備各種慶祝活動的同時,民間的情緒也早早調動起來,為了配合這場堪稱普天同慶的盛大節日,除開要準備盛大的焰火表演之外,陳旭通過各種渠道號召各商會、民間團體、五大學院、報館等各自組織一個隊伍參加這次閱兵式之后的民眾游行。

    陳旭的號召自然得到了熱烈的響應。

    咸陽的曲園聯合商會組織了一個超過兩百輛花車的龐大巡游隊伍,五大學院也各自組織了自己的巡游方隊,報館組織了一個兩百輛自行車參加的特殊方隊,林林總總,反饋到陳旭面前至少有七八個群眾方隊,已經足夠熱鬧。

    而自從出使西方回來之后一直致力于推廣嗩吶和手鼓樂器的西博侯李順也自告奮勇打算組織了一支嗩吶和鑼鼓隊,要為這場史無前例的盛大閱兵活動進行配樂表演,在得到陳旭的同意之后,李順便興奮張羅了一支上百人的樂師隊伍,整天在咸陽城內一棟被查封的卿侯府宅之中進行排練,甚至還邀請師宣和伯道成等一些名滿天下的大樂師前去指導。

    師宣和伯道成雖然感覺李順有些小題大作,但鑒于李順侯爵的身份和對陳旭改歷之后的首場盛大慶祝活動的支持,兩人還是去指導了兩天,然后竟然發現有些上癮了。

    這種摻雜了絲竹鐘鼓、琴瑟琵琶還有嗩吶手鼓等中西不同樂器、上百人一起演奏的龐大樂隊表現形式復雜無比的同時,又多了豐富的層次感,于是兩人各自又邀請了一群精通樂曲器樂表演的好友前來觀摩參與討論編配曲目,幾天之后,這支指導隊伍的人數就比李順請來的樂手還多了,整個咸陽曲園界歌劇界稍有名氣的樂師樂手都聞訊而來,甚至還有宮廷樂府的樂師聽說之后都忍不住跑來看熱鬧,只把這座上百畝的卿侯府邸堵的水泄不通。

    李順有些后悔了。

    他已經完全沒地位甚至插不上嘴了。

    這支由他組織起來的樂隊指揮權、編配權、演奏權已經完全被架空。

    本來李順邀請來的都是一些平日在一起玩耍名不見經傳的業余樂手,真正有名氣的也不過三四流水平,各種演奏自然讓以師宣為首的一群藝術家不滿。

    不滿的結果就是師宣等人開始是耐心指導敦敦示范,到后來干脆把這些樂手都趕走,一個個大樂師都自己提著樂器上場。

    于是等到元旦前一天,陳旭親自來觀摩這支本來以為不過是湊熱鬧的樂團的時候,才發現里面就沒一個善茬兒,全都是在咸陽音樂界赫赫有名的人物,一群開創者全都像仆從一般在旁邊搬凳子端茶送水,忙的不亦樂乎,但一個個卻都樂在其中。

    雖然李順不滿意自己的權利被架空,但好歹樂團還是為他保留了一個嗩吶手的位置。

    而能夠和這些真正的音樂家同臺演出,李順還是覺得很有面子,至少以后在旁人看來,他的格調再也不是僅僅坐在河灘上吹喪曲和殺豬一般的嗩吶了,而是能夠登堂入室有了一些高雅者的身份。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上海时时乐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