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與火之歌 223 領主日常

    這位叫科本的老人并不了解軍備制造與研發,甚至他連許多學士階級都有鉆研的軍事學問都涉及不多。

    藍禮失望地發現,這位除了醫術以及其衍生出的一些關于死尸方面的知識之外,其他地方都很尋常。

    顯而易見,這是個“低配版”的科本,而非全知全能。

    不過就算是一個低配版的,藍禮認為他也不是尋常學士能夠比擬,所以盡管對方有“案底”在身,但他并沒有選擇驅逐或者絞死他,而是在密談良久后,讓這位老學士繼續留在龍石島當中任職。

    參考前世那些不靠譜的記憶,這位可謂是忠心耿耿,不過很多事實證明這里并非完全是那部劇的世界,所以這點無法保證,但藍禮卻也不怕他鬧出什么亂子來。

    無他,有著通靈之刻特性,他完全不用擔心麾下人員的忠誠度問題。

    ……

    藍禮返回龍石島的目的是在此中轉一下,然后前往君臨,而他對于自家領地的預期也并沒有多少計劃——了解一下領主該做什么,以及將領地事物安排妥當,這是他僅有的兩個目標。

    所以解決科本學士這個小插曲后,他開始干起了正事。

    “大人,這就是我的船,桑姆和拉德可以為我作證,您可千萬別信他的誣告啊!”

    恢弘的大廳當中響起一位肥胖老人抱屈的聲音,而在他話語落下后,其身旁另一個頭發斑白的駝背老者不由氣急。

    “你的船底下有個大刮痕,我的沒有!凱索,別以為我不了解這點,你偷偷把我的船換掉變成了你的,以為我看不出來嗎!?”

    “哪個正常人會去看別人船的船底?”

    最開始說話那人叫嚷道:“你自己的船有刮痕還差不多,所以你才跑大人這里誣陷我換了你的船,就是想要我那條好船!”

    “你——凱索,你是個無恥的老東西!”

    “你還說我無恥?分明是你……”

    ……

    隨后在領主座椅上的藍禮饒有興趣地注視下,兩個老頭罵著罵著就掐到了一起,開始爹長娘短的打起了架。

    廳堂兩側有士兵緊盯于此,防止意外發生,但沒見公爵大人發話他們也并未妄動,瞧了一陣子后,藍禮身旁的安德魯見藍禮根本沒有阻攔的樣子,不由小聲提醒道:“大人,您應該制止他們的。”

    藍禮聞言干咳了一聲,隨后擺手示意士兵上前將他們分開,同時開口判決道:“你們雙方除了口頭上的控訴外沒有提供任何證據,這件事情我不好判斷,所以要么你們自己私下解決,要么你們拿出其他證據來。”

    他說完,也不等這兩個渾身樣子狼狽的老頭回答什么,就示意士兵帶他們離開。

    藍禮能分辨出誰在撒謊,但此時他并沒有感覺到有誰在撒謊,這兩個人似乎都認為自己是受害者一方,話語也都是真的。

    然而這種事情不可能全都對,所以事情的真相就很簡單了——兩人當中其中一個老糊涂了,把別人的船誤認為是自己的船。

    藍禮能夠猜到是哪個老糊涂了,但他不想和老糊涂浪費時間的扯這種糊涂賬,所以他直接將他們打發走,隨后始接待下一伙。

    “領主老爺,我兒子卡拉與鮑斯之女吉賽爾準備結婚,特來請示您的意見。”

    一個彎腰駝背的老漁夫在大廳當中點頭哈腰地道:“我們也帶來了需要交的稅,您看,這個——”

    他邊說邊將手中拎著的兩只雞與幾串子腌魚干雙手捧著遞給一位士兵,那熟門熟路的姿態似乎沒少干這種事情。

    這個時代的稅收并不只限于金錢稅,還有實物稅,或者說實物才是大部分農民交稅時的常態,所以雞魚什么的很正常。

    藍禮見此聲稱自己沒意見,還開口說了一句祝福,于是老漁夫松了口氣,隨后一臉樂呵。

    “如果您有空的話,藍禮老爺,我們邀請您參加這場婚禮,就在四天后,小廣場那邊。”

    “如果有空的話。”

    藍禮朝他點了點頭,隨后目光輕瞥,其身后青年有些露怯地低頭不敢與他對視,但他身旁那位大胸脯女孩反倒是挺胸抬頭,略顯臉紅地朝藍禮拋了個媚眼,又掂了掂胸,顯得膽子特別大。

    中世紀版的老實人啊。藍禮因此回看了那年輕人一眼,暗暗感嘆。

    之后他又接待了一個家中長輩死掉前來交稅的,一個投訴碼頭一家酒館用發臭食物接待客人的,以及一個希望在龍山,也就是那座火山后的一塊地方開墾新地的。

    龍石島地方小,翻來覆去的事情也不大,就是特別繁瑣,讓藍禮隱隱感覺自己仿佛化身成為了居委會大媽。

    不過這點他倒是早有預料,事實上,身處于高庭的時候,藍禮就沒少見提利爾公爵處理這種閑雜瑣事——

    這是這個封建世界的常態。

    不過領主們的時間并不會完全拿來浪費在這些無聊事情當中,或者說他們的重點實際上是處理麾下封臣之間的事物——家族仇恨、矛盾、利益糾葛、家族聯姻、贊同或否定封臣一些請求等等。

    藍禮的直屬封臣總共也就那么四家,他回來的時間也不長,所以目前倒是沒什么事情需要他這個公爵大人來解決,不過在隨后的兩天當中,這四家封臣還是依次趕來龍石島拜訪。

    這四位分別是尖角的巴爾艾蒙伯爵、妙港的桑德拉斯伯爵、潮頭島的瓦列利安伯爵以及蟹島的賽提加伯爵。

    龍石島與君臨紅堡間隔著一片名為黑水灣的海灣,而龍石島所在地帶乃是這黑水灣的出口位置,他麾下領主的領地同樣也是圍繞這個出口存在的,相互距離并不遠。

    所以藍禮這個龍石島公爵返回,他們自然不可能不來拜見。

    尖角的巴爾艾蒙伯爵是個體弱多病的肥胖中年,說話虛聲虛氣,妙港的桑德拉斯伯爵則是個虔誠的老好人,三句話離不開天上諸神。潮頭島的瓦列利安伯爵是個英俊的中年人,性格含蓄而又驕傲,最有趣的是蟹島的賽提加伯爵,老家伙捂著屁股一瘸一拐地趕來拜訪,擺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卻絕口不提之前的那件事。

    城堡內舉辦的一頓晚宴讓藍禮基本了解了麾下這幾個封臣的性格與狀況,總的來說各有各的心思,但并沒有什么太大的問題。

    而他們也并未久留,他們在龍石島內居住了一晚上后就紛紛告辭離去了,藍禮因此復又忙碌于繁瑣的領主工作當中。

    這個工作在他看來比較無趣,也沒什么波折,不過在他抵達龍石島的七天之后,他卻突然接待了一個特殊的拜訪者——

    拜訪者是之前被他隨手打發去蟹爪半島的梅葛。坦格利安,而她聲稱帶回來了一個非常重要的調查結果。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上海时时乐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