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誰在控制? 29.6 碳星水土,碳星人

    土之星上戰爭依舊沒有徹底結束。兩極冰洋上均有反叛軍的存在。

    蘇天基、融繼璇等一系列年輕的上位指揮官,有大量的理由對磁云星的均摘星表示懷疑。

    他們不是沒向聯邦申請對均摘星調查,融繼璇甚至在執政集團公然頂撞白久漾。但是依舊未能讓聯邦上層啟動對某人的嚴厲審查措施!

    并不是白久漾一人阻遏調查,整個聯邦最頂層都因為政治因素未簽署對均摘星(原體)的限制。

    這個政治原因很簡單,碳星現在出現了大開拓跡象,雖然還沒有申請單獨劃定為一個主戰區,但是其重要性已經越來越明顯。

    大開拓,是聯邦進入宇宙歷以來就樹立的政治正確。而這個政治正確,恰恰是汲月一族在開發月球時就樹立的,而后鼓勵了聯邦對其他星球的控制。

    磁云星的高能衛星——碳星,聯邦已經盯著三四百年了。在這個行星上建立據點,不僅僅有著重要的政治意義,還在高能物種的制造以及資源開發上,有著重大科研、軍事意義。

    而均摘星在開拓計劃中,承擔導引生產體系降臨、人員組織展開等一系列重要任務。工作性質也就等同于指揮官。

    均摘星現在仿佛就是專門為碳星任務而準備的指揮官!聯邦現在只此一位,絕無第二!某種程度上,均摘星現在的重要性不亞于一個英雄位指揮官。

    土之星這邊戰區的區域指揮官掰不下來近乎平級的碳星總指揮官。

    誠然!土之星是聯邦政治、文化中心,重要性無可匹比。但是正逢百未有之大變,若做出不恰當的政治決策,影響甚壞。畢竟聯邦現在也不是指揮官們說的算,大制造師集群也有極大的政治話語權。政治嘛!就是要團結可以團結的人,免除不必要的樹敵。

    所以,融繼璇等人明知道土之星上冰洋區域搞事情的那個指揮官,源于磁云星那位棄軍從研的大制造師,就是沒有一個啟動調查的合適正當理由。

    融繼璇狠狠道:“均摘星,你是不是把這情況算好了,然后才這么大膽地給我們找麻煩!”

    ……

    磁云星地區,碳星外太空軌道上。一艘艘太空戰艦正在巡航。

    現在碳星表面巡航的密度是過去三十倍,七艘戰列艦長期在碳星上空待命。

    一艘大型太空戰艦此時展開了自己荷花一樣的主炮系統,雷達掃描系統對準了下方某區域,迅速捕捉了該區域內某個特征能量值。隨著湛藍的光在炮口放射,巨大的陽離子能量,猶如天空垂落的神劍,刺向了大氣上那只飛行的圣獸。

    這頭圣獸在來自宇宙、自上而下的轟炸下,匆忙展開能量罩,結果撐了不到三秒鐘,就被戰艦主炮轟死了。

    “打擊完畢,已確定目標隕落!比斯ぶ悄芟蚺炾犞械目刂普邊R報。

    而艦隊中的控制者們,則是看著地面無人偵察器發射來的新畫面。畫面上幾百米的深坑中,依稀可以看到圣獸毀滅的殘骸。

    這已經是今年,第三只圣獸死亡了。這種隕落速度絕對高出了碳星上能夠誕生的速度。這在之前是不可想象的。

    原因是,聯邦真正在地面上有了據點。而剛剛打擊圣獸的信息,就是這些據點發過來的。

    ……

    人類才剛剛進入火藥時代,就有炮兵摧毀,步兵占領的言論,在進入空軍時代后,依舊需要步兵占領,而太空時代也仍然如此。

    因為只有步兵占領才能對該地區的信息實時精確掌握。飛機戰艦擅長的廣域控制,固然能夠用雷達掃射全球各個點,但是精細高功率掃描,只能在一段時間內鎖定一個區域。

    至于為什么不能同時高功率掃描整個星球呢?第一,戰艦能量跟不上;第二,電子元件也經不住這堪比核武放射的功率。

    往往是戰艦還在廣域掃描的時候,圣獸就已經躲藏起來了。

    而現在地面上步兵發送一個信息,導引戰艦及時精確掃描該區域。隨后人罰天降。

    ……

    步兵導引艦隊打擊,艦隊為步兵提供火力庇護,雙方的作用是相輔相成的。

    而地面上的情況也是如此,人類掌握了一個安全地點后,就能開始社會化合作,制造復雜工具。

    841年土之星造反的那幫人在經過遠航從冬眠艙中清醒后,得知自己的流放地,并不是“艱苦”的火之星,而是即將高傷亡的噩夢碳星,覺得自己被嚴重欺騙的他們,先是愕然了,然后是劇烈的抗議和騷動、破壞。但是太空可不是土之星表面。

    負責管理的人工智能,啟動緊急程序,直接將空間艙內的氧氣含量減少了十分之一,整個船體上的人頓時在努力喘息中安分下來!——都開始為肺部多吸一口空氣而努力,哪有什么精力來鬧騰。

    人類社會是從強權中發展出來的,古代人能在強權下妥協,現代人也不可能特殊,F代之所以不鎮壓,是因為大眾的知識量和能力超出了鎮壓能控制的范疇。但若是沒有這股制衡的力量,什么自由!平等!都是無根之萍。

    這幫反骨們吃過一次虧后,徹底認清形勢。這種認清形勢,不僅僅是看清楚聯邦現在的態度,也看清了自己這幫人到底是什么模樣!

    在缺氧調教后,就是聯邦選拔隊長。這樣,幾乎立刻就有一大批組織能力較好的人朝著強權諂媚,所以少數那些還想抵抗聯邦的人,驚訝地發現,自己曾經熟悉的,一起喊著自由光榮口號的隊友一下子都陌生了,而且不可信了!團結努力抵抗強權,變成了笑話,想要保住自己,只能同流合污!

    不會有什么純潔的理想,偉大的夢想;蛟S從一開始就是將太多太多的個人欲望,包裝成了一個光鮮的口號。

    ……

    所以在碳星表面,均摘星四號接手的移民隊伍,是已經(調教)組織好了,無需思想教育。遭遇土之星種種的他們也相信不了崇高。眼下嚴峻的生存環境更是沒時間搞得那么復雜。為此均摘星四號準備了一套非常通俗易懂的開拓儀式。

    碳星表面,寬闊的地下巖石建筑大廳中。

    均摘星四號,對著擁有腦芯片和植入電子通訊器官的流放者們:“我們是什么?”

    在面前一排排人員投影齊聲回應:“碳星害蟲!”

    均摘星揚起手:“咱們的目標是?!”

    流放者:“成為養殖戶,馴化整個星球!”

    ……

    任何環境“不患寡而患不均”,而任何社會,都需要一個公認的,充滿未來的普世化‘夢想’。

    均摘星在碳星設立開拓理念,類似于早期自由資本主義精神,而管理模式上,利用了智能統計技術,搞社會積分制度。

    均摘星的主張:“對于沒覺悟的人,還是別講探索發展的大義,老老實實用低級的利益來刺激主觀能動性!

    碳星社會規則——為‘知識積累權限制’。

    例如均摘星幾年前,探索了各個地區,進行了地形記載,對各個物種的習性種類,還有營養價值、捕捉方案進行粗略記載,F在均摘星將這個知識體系貸給一些人。

    這些人利用這些知識體系,對地形、地下水分還有土壤進行調查研究,對物種生活習慣進行檢驗、記錄,而作為知識體系創建者的均摘星認為合適的,就總結納入自己的知識體系,然后讓人工智能裁定這些提供數據的人對整個知識體系的貢獻度。

    而其他人若是利用這個數據進一步總結,例如總結出了馴化經驗,那么前面體系的人如果認為有吸納價值,就會再拉這些提供有效知識體系的人進入。

    在知識體系中貢獻有效知識,直接好處就是土之星人耳熟能詳的‘對等權限’。

    流放者們都來自于土之星,雖然幾百年來和上層能力脫節,但是社會秩序那一套早就深入人心,都認為非常合理公平!贿^他們也都懂,這套制度對自己這群先來者是有利的,能對后來者形成知識壟斷。

    碳星現在的開發情況,只不過是將聯邦現在上層壟斷的情況復制了一遍。然而重復的制度下,曾經的底層,倒置成為優勢層,曾經的抗議者變成了擁護者。這就是宇宙歷八百年的人文特色。

    ……

    碳星沒有變革的條件,因為變革是讓各個基層付出更高責任,享受更高的權利。而權利總是在付出后收獲,故變革初期先付出責任的那幫人可謂是奉獻精神。

    碳星的開發無論怎么粉飾都是非常殘酷的,聯邦投放的人類,在這種慘烈的物種競爭下,死傷高達九成以上。他們已經在承受巨大壓力,不可能生出多余的奉獻精神。

    該星體上只能用一種他們熟悉的模式,讓他們覺得自己的努力有得賺,才能激發主觀能動性。

    而人類在用腦上,具有主觀能動性時,幾乎是將自己的能力增幅了數百倍。

    ……

    碳星第四大河流的上游支流上,這里距離均摘星初始降臨的小島七百四十公里遠,已經是絕對內陸地區。

    參天大樹倒塌在河面上,形成一個獨木橋,聯通兩側的叢林,在數十天來有多個物種群在這個地方經過。但是,這是一個陷阱,瞧,上鉤的來了!

    現在數十只節肢動物探尋到了這個過河點。這是一種宛如椰子蟹的甲殼類生命,天生的厚甲生物。有時候甚至可達到數百只群居,在叢林中少有東西惹它們,因為它們喜歡一擁而上。而在四個小時前,它們發現河對岸有對它們繁衍至關重要的果實。

    所謂富貴險中求,他們的首腦,決定冒險。先頭部隊抵達了河流對岸,卻因為數量太少,被冒出來的人類物種給伏擊了,只有僥幸的三只逃了回來,這惹火了這個物種的首腦。

    浩浩蕩蕩的它們開始渡河,F在這些甲殼類生物爬在了巨大的樹干上。

    然而就在它們渡河,準備去河對岸淹沒對手時,隨著一聲巨響,巨木折斷,長五十米的樹干,突然從橫跨河面,變成順著流水方向起伏拍打。

    隨著巨木翻滾一下,原本趴在其上的重甲生命體瞬間落到了河水中。

    與此同時下游巨大的網拉開,這些在水里面泡了幾分鐘的生物,被一個一個拽上來,還沒有從浸水狀態中恢復,就被七葷八素地丟到一個酸液坑中。直到甲殼快被融化掉,成了軟殼物種才被撈起來,并用麻繩綁住。

    這種捕食方式,是這只小隊犧牲了八個人后,才琢磨出來的有效方式。不同大小的獸類,甲殼厚度多少,要浸泡酸液時間多少,在水文條件下飄動的速度多少,都記錄在案。

    凡是申請了這部分資料,并且用腦芯片下載了的人,遇到同類型的生命體,基本沒有任何損失就可以大量捕獲。這些經驗信息珍貴度由此可見一斑。

    這個星球上的物種,也不是沒有智力,甚至有著大把大把記憶力和運算力比人類強的生物。但是它們的智力,卻因為生活模式不夠社會化,完全被人類碾壓。

    這支撈食物的人類隊伍也不是沒搞過其他物種。例如布設陷阱,然后拿著繁殖果實來誘騙;還有巨木形成的獨木橋,很顯然已經好幾個了,都是專門用來坑獸群的道具橋。

    肉食類、雜食類動物,總是顯得比食草動物靈光原因之一:主動用腦,思考從移動的目標群體中獲得能量。而對食草動物來說,是隨處都是食物,獲取能量無需太用腦子,逃跑是被動用腦。

    而人類自從進入了火焰和工具時代文明時代后,用腦的方式是最最主動的。(也是最作死的。)

    ……

    這幫隊伍捕食結束后,遇到在這個區域內的4-214號均摘星,F在均摘星在星球上的分體越來越多了。

    四名額頭上有圓形發光符號的人,命令身后的電動獨輪車隊停止下來。在確認均摘星的身份后,為首的通靈者向面前這位有著高階探索稱號,同時還是導星職業的年輕人敬禮。

    “探索者”稱號是流放者們對擁有領域且在知識體系中取得三等以上知識貢獻的人類的稱呼。這種身份是流放者建立的四百八十個人類居住地中通用的。因為知識體系是在人類居住圈中通行的,所以身份也通行。

    均摘星4-214檢查了一下他們的收獲,對額頭上閃爍光圈的頭領問道:“是否發現四級高能獸活動跡象?”說罷打開了該地區常見的“巨獸腳印”和“啃食巨木的痕跡”照片集。

    額頭上閃光的這位頭領有權限呼叫空中運輸機空投支援,在小隊以及居住地內地位甚高,但是此時姿態非常低。

    因為均摘星4-214手上拿著的是大先知命令。

    ……

    碳星星荒大陸上,被賦予先知稱號的只有二十七人,有權限和聯邦直接通訊,并且擁有使用高能納米工具的權限。在流放者眼中,這些人是自己這群流放者的頂峰。但是實際上嘛——

    一年前,均摘星是這樣對曹新鴻說的:“馬上有一票勞動力要過來,我建議,我們要打入基層!

    碳星基地內,正在忙著調試自己分體的曹新鴻,瞅了瞅界面上愈發得意的均摘星,頗不放心道:“那我再叫幾個人。你在下面穩住!

    基本上,就是這樣的情況,大先知,就是均摘星四號本人。聯邦認定的碳星開拓核心負責人之一。

    【這幫土之星上的變節者,選擇投降,離開均摘星五號,現在落到均摘星四號手上!

    ……

    現在叢林中,領隊將數據傳輸給均摘星,并且重點標明一些關鍵:“大人,叉翅長頸獸已經6日(碳星自轉日)沒有在干支河流出現,而它過去飲水的規律是7到9日不等!

    均摘星點了點頭,囑咐道:“謝謝,你們注意安全,這是來的時候的道路資料!本菍⒆约赫{查區域的資料傳遞給他,禮尚往來地完成‘等’信息交換,就是偶爾交錯后的各自前行。

    隊伍中的一位年輕人,扭頭看著離開的探索者大人。對領隊問道:“前輩,那位探索者大人是要將56公里外的禁區打開嗎?”(當高能領主獸被干掉,并且后續探索者把偵測器安裝好后,該區域就變成中度危險的開發區了。)

    領隊扭頭看著這個后輩,訓斥道:“怎么,心野了想跟著去?告訴你們,探索者現在淘汰率92,是為你們好。十個月前,沒有這么高的淘汰率,30的人能入選探索者,但如此寬松,造成探索的死亡率是98。你們還是老老實實進行基礎知識測驗,沒有領域,沒有操作高能納米工具經驗,也沒有膽量,就不要去不該去的地方添亂!

    ……

    已經走到六百米外。

    均摘星4-214號,聽到了后面的話,微微一笑。

    這群從土之星上來的人類,現在對社會的認識已經回歸實用主義和生存主義。第一代碳星人類的思想,嗯,很淳樸。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上海时时乐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