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濛大陸 第七百七十五章 神仙

    相較于普通人,其實修士階層才是最怕死的一群人,若不是為了長生逍遙、永恒自在,誰會辛辛苦苦地修煉?

    作為兇名赫赫的魔頭,生平制造血案無數,天隕魔尊的骨頭并沒有秦烽想象中的那樣硬氣,在徹底隕落的危機面前,很快就慫了。

    他略有些遺憾,本想著宰了這家伙給星艦當祭品的,一個貨真價實的金仙,換回來十萬單位本源精華不成問題。

    當然了,能夠收服也不錯,以后自己身邊有了這樣一個得力的打手,很多事情都會比較好辦的,將來回元羅界天后,還可以讓它坐鎮宗門當個太上長老。

    “……你這地方不錯,經營了不短的時間吧?”

    在宮殿里查看了一圈,見慣巨財的秦烽都有些驚訝于這位魔頭的奢華闊綽了,庫房里的諸多天材地寶、修煉資源堆積如山,靈髓靈液、上品仙丹、法寶神藥……不少種類在璇華宮都屬于相當罕見的寶貝,在這里卻只是隨意堆放著。就連這座洞府本身,都是一件相當不錯的中品靈寶,里面甚至還封禁著一條完整的大型靈脈。

    而且洞府中還有著不少天仙、神仙級別的道兵傀儡,在各處要害區域坐鎮守衛,都是它通過各種手段從外面弄回來的,加起來也算是一股相當可觀的戰力了,只要不對上金仙級別的大能,都可以不吃虧。

    “主人說笑了,這些東西基本上都是從外面搶來的!

    天隕魔尊擠出一絲笑容,低聲下氣地解釋著,如今生死不由己,饒是兇威赫赫的魔頭,也只能學著適應自己的新角色。

    秦烽釋然,這種魔道中人不事生產,需要什么資源,除了搶不可能有第二種手段了,而且身為金仙大能,心性手段都是奸猾兇殘透頂,尋常的宗門勢力根本奈何不得它,以至于讓它逍遙了百萬年之久,身家積累自然是豐厚至極了。

    根據星暇的描述,前世時這家伙搶到了極樂渾天圖,借助惡意掠奪無數高階女修的元**氣,修為提升得極快,也就是遇上了自己,否則這魔頭還會繼續滋潤隨性地活下去,假以時日摸到太乙金仙的門檻都不是不可能。

    極樂渾天圖是一件頗為神奇的遠古上品靈寶,用之正則正、用之邪則邪,與女子同修時可以共同受益,數量多多益善,也可以單方面地掠奪壓榨女子的元**氣成就自身。是以當初才有那樣多的高階修士對這件靈寶趨之若鶩,不惜一切代價過來搶奪。

    無論誰得到了它,都是金仙位業有望,就是太乙金仙道果都不是沒有可能。

    “你的師門在什么地方?”

    秦烽冷不丁問著,因著資源匱乏的緣故,散修如果沒有特殊的機緣、極難修到高深境界,天隕魔尊能夠成長為金仙,除了運數使然,背后多半會有完整的傳承。

    “主人明鑒,屬下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師門,只因當年還是一個小修士時,受到過一位出門游歷的魔域老祖指點,賞賜了一部功法,后來才一步步修煉到天仙境界!碧祀E魔尊說著。

    “那位老祖是誰?”

    “是滄古魔祖,以前屬下修為低微、不知道老祖的大名,在屬下突破天仙之后,有幸得到老祖的特使傳召,前去它的道場覲見,這才明白老祖的真實身份,乃是滄古魔界的最高主宰、真正意義上的萬魔之祖!”天隕魔尊語氣中透著顯而易見的崇敬與畏懼。

    “居然是這位?”

    秦烽臉色微變,熟讀璇華宮諸多典籍傳記的他對滄古魔界并不陌生,那是太虛星空深處一個極為有名的大世界,排名遠在中央桫欏世界之上。

    滄古魔界號稱這方時空的魔道始祖發源地,數百萬年來,不知出過多少驚才絕艷的魔道大人物,如今太虛星空中最出名的幾位魔道巨擘,基本都那里擁有各自的道場勢力,是正道修士眼中必欲除之而后快的邪惡陣營老巢。

    能夠以一個大世界的名字作為自己的道號,并且還能得到各方大人物的一致認可,可想而知這位魔道老祖有著何等恐怖的修為。

    據說從滄古魔界誕生后不久,這位老祖就出現了,并理所當然地成為了整個大世界的最高主宰,各方勢力無不俯首稱臣,千百萬年來始終不曾改變,隨著無比漫長的歲月流逝,到現在已經沒有人知曉它的真正來歷。

    “看來我惹上了一個不小的麻煩?”秦烽沉吟道。

    天隕魔尊搖搖頭:“那倒不至于,我也就是偶然得到過老祖一點恩澤罷了,老祖化身億萬,游歷太虛星空諸多大世界,指點提攜過的后輩不計其數,如我這樣的,連它老人家的記名弟子都算不上!”

    秦烽好奇地問著:“那么這位魔道始祖的修為是什么層次?大羅金仙極致?抑或是更高?”

    天隕魔尊思索著道:“屬下曾聽別的魔門大人物提及,老祖的修為在屬下開始修道之前就已是大羅金仙巔峰了,百萬年歲月流逝,誰都不清楚它老人家究竟到了何等境界,因為值得它的本尊出手的敵人已經極為罕見!

    秦烽沉思一陣,輕輕吐了口氣,如今的自己在對方眼中怕是連螻蟻都不算,就連它座下的一個弟子都不見得是自己能夠抗衡的,所以也沒必要想這么遙遠的問題,安心提升修為才是王道。

    “好吧,你這里地方不錯,我打算靜修一陣,沖擊神仙境界,你就給我在外面護法吧!

    秦烽說著,自己突破境界需要的資源遠高于尋常神仙,正好這位新屬下的身家頗豐,直接拿來用了不會有任何心理負擔。

    “……是!

    天隕魔尊略顯無奈地答應著,將掌控著洞府諸般禁制的玉牌交給他,自己去了洞府入口處坐鎮。

    秦烽隨即清點庫房,將大半資源收進了星艦的次元空間,然后來到天隕魔尊自己使用的修煉秘殿,開啟所有陣法,溝通靈脈。

    星艦的禁制無人能破解,因此秦烽并不擔心這魔頭會找機會反噬,自己真要出了事,它的本命神魂也會跟著湮滅,什么樣的手段都救不了。

    光影升騰間,磅礴的靈氣精粹通過陣法源源不斷地輸送過來,次元空間開啟,各種用得上的資源一股腦傾倒下來,分門別類地擺放好,光是那種補充元氣、輔助修煉的上品仙丹就有數百顆,悉數封印在特制的玉葫蘆中,異香撲鼻。

    “差不多夠用了!

    秦烽默默估算一陣,最后欠缺的些許部分,可以用世界本源代替,確保自己獲得圓滿無暇的神仙道果。

    全身氣息放開,陣法輸送靈氣精萃的效率提升到最大,各種封裝在玉瓶中的靈髓靈液相繼開啟后融入他的身體,星艦虛影浮現在頭頂,無數道瑰麗星虹垂落而下,將他的身體護住。

    ……

    中央桫欏世界,凌霄滄溟宮。

    掌教的洞府里,殷問心盯著面前的數只丹藥瓶子,皺眉沉吟不語,幾位丹殿的長老束手站在一旁,還有專司情報收集的長老也在場,個個屏氣凝神。

    “你們都是宗門資歷最深的丹道圣手,”

    他慢慢地開口道:“這丹藥你們都看過了,有何問題?”

    這幾枚丹藥,自然是從璇華宮對外營業的大型商行中買來,而且都是那位名叫秦奕的天才丹師親手所煉制,雖然價格貴得有些令人肉痛,但相較于丹藥的實際功效,還是可以接受的。

    為首的丹殿之主拱了拱手,神色凝重:“掌教,丹藥的功效并無問題,或者說,問題的關鍵在于……功效太強了!”

    “所以?”殷問心盯住他。

    “所以,這位名叫秦奕的丹師進入了璇華宮,從長遠看,對宗門恐怕不是個好消息!”丹殿之主沉聲道。

    殷問心神色微怔,想了想才說著:“就算這些丹藥確實很不錯,可是煉制必定頗費功夫,他再怎么厲害都只是一個人而已,需要這般大驚小怪嗎?”

    秦奕再厲害,難道還可以勝過整個丹殿成千上萬的丹師不成?就算是天仙、神仙級別的丹師,宗門里也不是沒有,所以殷問心才不覺得當初錯過了這位天才有什么可惜的,對于他們這樣傳承百萬年的超級道統勢力而言,所謂天才真心不是什么稀缺資源。

    司掌情報事務的西門長老嘆了口氣,出言道:“正常情況下是這樣,不過最近從璇華宮那邊傳回來的內幕消息表明,或許我們當初確實犯了不該犯的錯誤!

    殷問心神色嚴肅起來:“你動用了特殊聯絡渠道?這可是不合規矩的!”

    “屬下起初并沒有這樣的打算,”

    西門長老神色坦然:“是那邊的人獲悉了風聲,覺得事關重大,所以才打破慣例主動聯系我們,而且經過后續的核實程序,證明她并未小題大做,所以屬下才過來懇請掌教定奪!

    他從懷里摸出兩枚特制的玉簡遞過來,殷問心蹙眉接過,凝神感應著里面記錄的信息,再度抬起頭來時,面色已是前所未有地凝重。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上海时时乐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