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百八十二章 海邊的生活,就是這么的枯燥且無聊

    干活的事情,就交給星期一了,能者多勞嗎,陸海則帶著一些“小管”,還有一些生蠔,準備去搞一頓好吃的。

    畢竟都已經一點多了,陸海發現自打自己擁有這個探索空間后,吃飯飲食就變得很沒有規律。

    早餐很早吃,可午餐偶爾一點吃,偶爾二點,最夸張的一次,午餐直接跳到了五點,干脆和晚餐一起吃了。

    人是鐵胃是鋼,不好好照顧它,遲早是要付出代價的。

    搬完魚桶后。

    陸海把漁網都給掛了起來,讓星期一幫忙把網上面的海鮮都給解下來,并放入相應的魚桶里。

    陸海則回到了安全區。

    恰巧在回去的路上,發現小野豬貌似在海邊啃生蠔,還吃的超級開心,陸海還是第一次見到會吃生蠔的豬。

    在發現陸海走過來后。

    嚇得豬尾巴都翹了起來,發出一聲“Gi~”的豬叫后,瘋狂逃跑了起來。

    雖然四條腿跑的很快,但由于太小了,腳真的有點短,哪怕頻率上去了,也跑的并不是很快。

    再說探索空間里,跑的越快,就會撞得越慘,小野豬撞在了空氣墻上,給彈了回來,在地方滾了兩圈,滾到了陸海的腳邊。

    陸海抓起它的豬尾巴,給拎起了起來,感覺好像重了不少的樣子,小野豬不停豬叫著,可陸海一點都沒打算理睬它。

    要不是系統不會翻譯這些獸語。

    不然陸?隙〞牭。

    小野豬其實是在叫:“別再抓尾巴了,尾巴要斷了,要斷了。。。。。!

    回到安全區后。

    陸海把小野豬丟進了網繩柵欄里,隨后擺出了他的烤架,這玩意被原始人給偷走很久,終于又給送了回來。

    好久沒吃烤蒜蓉生蠔了,剛好最近嘴巴有點饞,就搞一些來吃,這一桶生蠔大概有五十個。

    一個就算賣50元的話,這一桶生蠔也要2500元,說起來,單按這個價格來開,中午也是一頓大餐了。

    除了生蠔外,陸海還準備煮一盤小管,這玩意的煮法非常簡單且快速,就是讓水里撈一下就好了,八分熟最是鮮美。

    蘸不蘸調味料都非常好吃,不過陸海偏喜歡蒜蓉辣椒醬,先弄一些蒜泥、再切一些不太辣的辣椒、倒上生抽和陳醋,要是有香菜的話再加一點。

    吃了那么多調味料。

    陸海獨獨喜歡這一款。

    等燒烤架的炭火旺起來以后,陸海用刀撬開了一半的生蠔,這些用來做蒜蓉生蠔,剩下的則連殼一起烤。

    原汁原味的烤生蠔也是非常鮮美的,陸海把五十個生蠔,整整齊齊地擺在烤架上,幸好烤架足夠大,不然還真放不下五十個。

    烤生蠔這種東西,還真不需要什么技術,只要會生火就可以了。

    而煮小管就更加簡單了,白灼就可以了。先切一些姜片,放到開水里煮一會,再將小管放進去,肉開始發白縮小,就可以撈出來了。

    稍稍要注意下火候。

    八分熟就可以了。

    太生的小管黏黏的,且帶有一絲腥味,口感相對一般,但太熟的話,肉就變柴了,沒了那種Q彈鮮美的味道。

    陸海用筷子夾起了一只小管,蘸了下蒜蓉辣椒醬吃了起來,吃起來香甜可口,外表Q彈而內心軟糯,口感非常豐富。

    就陸海所知的,這種口味的小管,現實世界也就只有一個地方有,那就是離夏岐島不算太遠的東山島。

    小管是他們那邊的特產,且那里出產的小管,確實跟其它地方的味道不同,更加的鮮嫩爽口。

    就好像渤海的帶魚,就是比其它地方的帶魚好吃一樣,東山島出產的小管,就是比其它地方的好吃。

    陸海又吃了一只小管,這只吃起來跟上一只不一樣,肉里面好像還帶著“飯“,吃起來的口感跟煮熟的糯米有點相似。

    海邊人的陸海,算是比較清楚的,由于是夏季的緣故,小管也要開始繁殖后代,肉里面那些吃起來“糯糯”的東西,是小管的魚卵。

    而被重新關回籠子里的小野豬,雖然已經在外面打野食吃的很飽,可在聞到燒烤架上的香味后,還是有些不淡定。

    但它還是覺得認真挖洞,只要再加把勁,就可以挖到外面了,到時候,滿海灘的生蠔還不是隨便自己吃。

    而小野豬壓根就沒注意到,這個可惡的人類,已經把整個安全區擴大了。

    從它這里繼續挖的話,至少還得挖十米以上,才能到達籠子的邊緣,按照它的挖洞速度,最少也要十天的時間,且期間還有崩塌被活埋的風險。

    不過被活埋應該沒多大可能,因為那個人類一旦吃飽的話,就會撐著,一旦撐著,就會做一些無聊的事情。

    比如填坑!

    陸海接下來,進行了瘋狂的海鮮美食之旅,蒜蓉生蠔吃膩了,就吃幾個原汁原味的,原汁原味吃膩了,就吃一兩個冰鎮生蠔刺身解解膩。

    吃到差不多飽時,星期一也做完事情回來了,陸海是真的吃不下了,就把這些生蠔分給了星期一和小白吃。

    由于原始人,大多都是茹毛飲血,不曾吃過調味過的食物,吃下去的瞬間,感動到眼淚都快下來了,并一同禱告道:“偉大的存在啊,感謝賜予我們這么好吃的食物,我愿意用身體和靈魂來侍奉您!

    她們的禱告,讓陸海很是不解,這些原始人平時說話都是短句,什么“好吃”、“我要”、“真香”。。。。。。

    可在禱告上,她們明顯能把短句組合起來,念的很長,那個羽毛族長也是,她用來禱告的詞語更加的長。

    以前看書里講,原始人最早的語言和文字,并不是用來溝通和交流的,而是向神明祈禱的。

    說不定還真有可能。

    不過。。。。。。

    那禱告語,好像有點問題,說什么用身體和靈魂來侍奉他。

    陸海覺得,這還是不要了,這份“艷遇”真的有點恐怖,小白勉強還湊合,星期一就算了,以現代的審美來看,鳳姐都比她好看一百倍。

    海邊的生活。

    就是這么的枯燥且無聊,吃飽撐著的陸海,拿出了鏟子,把小野豬,從豬洞里又給拖了出來。

    然后把它挖出來的土,全都給填了回去,小野豬看到這幕后,完全不想反抗了,連抗議都懶得抗議,仿佛這是必然會發生的事情一樣。

    厲害填完坑后。

    用鏟子夯實了洞口,對著小野豬笑了笑,然而小野豬一臉跟看白癡一樣的表情,那張豬臉仿佛在說:“幼稚!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上海时时乐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