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兩百七十二章,音樂會前夕

    此時此刻,李云的表情有些凝重。

    “怎么樣?”

    林寧看向李云的眼神有些小心翼翼的,就好像剛考完試的學生一樣,對于自己的分數既期待緊張,又有些小害怕。。。

    相比于之前,林寧更加憔悴了,胡子拉碴,黑眼圈,原本30歲看起來像40歲,現在看起來像50歲了。

    可以想象的出他們團隊到底是經歷了什么樣的爆肝才在那么短的時間內將這部《仙劍奇俠傳》的初版給整出來的。

    其實對于李云來說,這部平行世界版本的《仙劍奇俠傳》相比于前世的《仙劍奇俠傳》是有不少區別的,畢竟劇情脈絡以及大概設定是李云給的,但制作團隊終歸是不一樣。

    美術風格,戰斗風格和前世的仙劍奇俠傳也是大相徑庭。。。

    而李云之所以表情凝重的原因,并不是因為這部《仙劍奇俠傳》不好,恰恰是因為,他表現出的一絲潛力讓人害怕。。。

    李云害怕這部作品的潛力。。。當然害怕的情緒也只持續了片刻而已。

    看著手游榜上氪金top3的抽卡游戲,再看看下載排行榜的那幾款手游。

    嗯。。。

    《仙劍奇俠傳》不行。

    時代已經變了。。。

    游戲好不一定賣座,這是眾所周知的常識啊。。。

    游戲業從來都是時勢造英雄的。

    李云很相信自己的商業眼光,這游戲,絕對會撲!

    “嗯,繼續努力,游戲很棒,我很看好!

    李云頓時變得笑逐顏開,拍了拍林寧的肩膀,語氣熱情。

    得到了李云的認可后,林寧表情變得激動起來,突然有一點想哭的沖動。

    對于游戲制作者來說,沒有什么比得到認可更讓人覺得幸福。

    “我。。。我們會繼續努力的。。。繼續完善這個游戲的。。!

    “嗯。。。等一下,我有一些不成熟的建議!崩钤朴X得自己有必要再添油加醋一些,免得游戲到時候真的火了,那自己真的哭都沒地方哭去。

    必須加點私貨才行。

    雖然對于林寧等游戲制作人來說很不公平,可李云想明白了,等游戲撲街以后多給點補償就齊活了。

    到時候他們拿了一筆錢,是準備退休呢,還是再投入到游戲事業追夢就是他們自己的選擇了。

    “老板,您說!

    林寧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如果是別的甲方他肯定會左耳聽右耳出。

    可李云不是一般的甲方!

    從《仙劍奇俠傳》來看,自家老板是真的懂游戲的。。。

    “咱們設計游戲,不能設計的那么簡單,要增加點粘度,不能單純的就跑路打怪劇情升級,咱們得在路上加點迷宮,加一點解謎要素。。。比如弄點瘴氣,需要阿奴角色才能解鎖,弄點巨大石頭,需要李逍遙帶隊解鎖,比如遇到木叢擋路,需要趙靈兒解鎖。。!

    “攻略?不不不,不能給他們找攻略的機會,咱們要用隨機生成的迷宮,隨機知道吧,讓他們沒辦法找攻略,只能一點點的摸索地圖。。。解謎找到出口,有攻略的話不就失了探索的意義了嗎!

    李云將自己的想法娓娓道來,就好像甜蜜的陷阱,勾引著林寧墜入其中。。。

    在這個一鍵打怪,一鍵尋路,一鍵做任何事的手游時代,隨機地宮,手動解謎簡直就是異端中的異端。

    “可這個會不會對玩家不友好啊。。!

    林寧雖然內心有些猶豫,可是卻難以掩蓋躁動。

    李云的說法讓他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如何在有限的資源里給玩家最豐富的游戲體驗呢?

    這或許是一個辦法!

    另一邊,李云想著,要的就是對玩家不友好,要的就是勸退玩家!

    當然,李云嘴上也得一臉深沉的沉吟道:“林寧,你知道,游戲最吸引人的地方是什么嗎?”

    “是。。。什么?”

    林寧就好像一個學生一樣,虛心側耳傾聽。

    “是探索啊,是未知啊!

    李云語重心長道。

    “咱們做的可是單機游戲!單機游戲,最大的亮點不就是‘探索未知’嗎。。。如果什么都是已知的話,那么。。。探索還有什么意義呢?氪金游戲的正反饋來自于可以用金錢迅捷快速的得到是爽快感,可如果咱們按照固定的流程來做,網上扒拉攻略就能做完的游戲,那和氪金游戲有什么區別呢!

    李云這番話說的林寧是虎軀一震。

    豁然開朗。。。

    這一番關于游戲的理念,深深的根植在了林寧的腦海里。

    霎時間,林寧覺得,未來一片光明。。。

    。。。。。。

    林寧興高采烈的帶著李云‘嶄新’的開發理念走了。

    別提有多高興了。。。

    李云也很高興。

    如果他們真的按照這個流程做游戲的話,玩家可能八成會被惡心走。

    撲街之時指日可待啊。

    抱著這么美滋滋的想法時間很快來到音樂會即將開展的時候。

    對于這音樂會,李云是有些小心虛的。

    國內外知名的音樂家都會來參加。。。

    記者,圍觀群眾,古典音樂愛好者們也將外圍圍的水泄不通。

    畢竟這一次的音樂會噱頭實在是太足了,不僅僅國內外的音樂家們絡繹不絕,對內宣發也是噱頭滿滿,宣稱是《卡農》交響樂發布會,聯手國家交響樂團夢幻共演。。。

    可以說,對國內的古典音樂界來說,是一場絕大的盛事。

    很多知名人物來了。

    市里的領導,樂器協會,音樂協會的老人們都來了。。。

    看著這些身居高位的老人們一個個對自己態度好到不行,李云就一陣陣的發虛。

    在接受了這些大人物們的噓寒問暖后,李云總算是稍微松了一口氣。

    真沒想到事情會搞這么大的。

    “林靜子,毛巾。。!

    “噢。。!

    李云擦著身上冒的虛汗,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現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雖然這一次媒體宣傳的主角是《卡農》交響曲,可演奏的是國家交響樂團!

    自己還是有機會低調一波的。

    等一下只要像一個草履蟲一樣,縮著腦袋,跟著鼓掌微笑就行了。。。對,微笑就行了。

    根本沒有什么好怕的嘛。

    。。。。

    “那個就是李云嗎?看起來也不像傳說中的那么神奇嗎,他真的是創作出《卡農》的人?”

    另一邊,一個穿著燕尾服的白人小伙子在暗中觀察著李云。

    這一次音樂會的規模很大,甚至吸引了兩個在國外都頗為有名的音樂家。

    而被吸引來的外國人當然也不僅僅只有兩位音樂家,還有一些年輕點的音樂家也被吸引了過來。

    馬克姆西就是其中一個,他是意大利一家頗為知名的新晉交響樂團的團長,叫卡特交響樂團。

    對于古典音樂的熱愛,他一點都不比別人少,當然,對于《卡農》的熱愛也是,他承認這是一首很經典的曲子。

    可他來到華夏之后,他想看看,李云究竟是什么樣的音樂家,然而當看到之后,他卻感覺到大失所望。

    他看起來根本不像是一個音樂家。

    他甚至心虛的在冒著冷汗。

    他真的是《卡農》的創作者嗎?

    好吧,就算他是《卡農》的創作者吧。。。

    可他的形象和氣場著實是讓馬克有些失望。

    “算了,可能只是偶然創作出一首卡農而已吧!瘪R克搖搖頭,將目光放在另外一邊。

    華夏的國家交響樂團。

    這一次來,他并不完全是因為李云,因為《卡農》而來,也有一部分原因是想來看看這華夏的國家交響樂團。

    眾所周知,意大利作為藝術之鄉,其文藝氛圍之濃郁讓許多人都為之向往。

    但意大利的競爭終究還是太大了,不知多少人想要出人頭地,可最后的結果卻是黯然神傷,泯然眾人,卡特交響樂團也一樣,在國際上也許有一點名氣,可終究是新晉的樂團,很多上升渠道都被老的樂團,老的音樂家壟斷封鎖,就好像資本主義上升渠道一樣。。。

    國際交響樂團的階級地位已經完全固化了,沒有他這樣的新人上升的空間了。

    馬克決定另辟蹊徑,打算借助這一次華夏的音樂交流會為跳板。

    以華夏的國家交響樂團為跳板,在國際古典音樂界里名聲大噪!

    人這一生,追求無非名利。

    馬克想的很簡單,出人頭地,讓更多人聽到他樂團的歌聲。

    等一下由華夏國家交響樂團演奏完《卡農》后,就輪到他們的卡特交響樂團演奏《愛的十三章交響曲》,一首經典的古典曲子,比起《卡農》而言不逞多讓,還多了歷史底蘊。

    隨后,馬克不再關注李云,而是將目光放到了另一邊。

    他這一次的關注點,在國家交響樂團那一邊。。。

    風頭蓋過華夏國家交響樂團,吸引歐美音樂家的注意,讓自己出名。

    。。。

    這一次音樂會的規模很大很大。

    國內這一邊,關于這一次音樂會的直播版權也是經過了一陣明爭暗斗,才角逐出了這一次音樂會的獨家首播來。

    讓人有些意外,又不出意外的,是企鵝視頻拿下了這一次音樂會的直播權。

    而企鵝這邊派過來的人讓李云也有些意外。

    居然是楊順。

    這位之前負責網絡劇部門的家伙居然代表直播部門來了。

    李云看著這位老熟人當然是寒暄了一會兒,隨后疑惑道。

    “楊主任,您之前不是負責網絡劇部門的嗎?”

    “唉,不說了,咱們的內部問題。。!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上海时时乐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