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78章 獵殺之前

    厄爾飛出龍腹峽谷,一路往西繼續飛行。

    寧濤問了一句:“烈火姑娘,你應該是一早就在龍腹峽谷了吧,你有沒有看見飛天公主和她的侍衛過去?”

    烈火微微愣了一下:“我昨晚就在龍腹峽谷了,但是我沒有看見飛天公主和她的侍衛,她們是什么時間離開部落的?”

    “沒有看見?”潮汐訝然道:“她和我們一起過來的,她和她的侍衛在前面飛,烈火姐姐你確定沒有看見嗎?”

    烈火說道:“如果她們確實是從這里飛過去的,我肯定能看見,但是我的確沒有看見,對了,這是怎么回事?”

    潮汐皺眉說道:“寧大哥,那個飛天公主不會是給我們設了一個套吧?”

    寧濤想了一下才說道:“應該不會,她說她是天父地母所生,恐怕會法術,使一個障眼法讓人看不見也是很簡單的手段!

    他想起了昨天晚上進入飛天公主房間的經過,飛天公主醒來之后試探他是不是在她的房間之中。要知道,即便是烈火這樣的老牌天武者也不可能察覺到他的元神的存在,F在看來,那個飛天公主還真是不簡單。

    碧明珠說道:“我認為也只有這種可能,那個飛天公主現在已經是大昆王朝的王,她不可能只身涉險幫山普對付我們!

    烈火說道:“我看還是小心為好,那個飛天公主連她的養父都干殺,她突然找來,不得不防!

    寧濤笑著說道:“防人之心不可無,這點是對的。不過,你們也不用擔心,就算飛天公主和山普串通好了,設下了什么陷阱,我也一腳踏碎。如果她真是和山普一伙的,大不了我連她一起殺了!

    烈火看著寧濤,嘴唇動了動,似乎想說什么,但是眼角的余光瞄了一眼碧明珠,又把到了嘴邊的話咽了下去。

    寧濤瞧見了她這個小動作,覺得她是想問劍的事情,他也不好提出來,畢竟這兩天晚上都在磨劍,沒有煉劍。身上沒劍,那什么給人家呢?

    烈火沒來的時候,三個女人還有說有笑,話題頗多。烈火一來,三個女人都不說話了,蒼蠅背上的氣氛有點尷尬。唯有蒼蠅翅膀飛行的嗡嗡聲一直響個不停,有點讓人心煩。

    這一飛就是好幾百里,一直都沒有發現飛天公主和她的侍衛的蹤影,給人的感覺還真像是一個陰謀,把人忽悠到這里來,自己卻藏起來了。

    厄爾放慢了飛行的速度。

    “老板,再過去就是大猿帝國軍隊活動的范圍了,我們要不要先觀察一下再過去?”厄爾說。

    寧濤說道:“那就在這里休息一下吧,觀察觀察再說!

    如果只是他和碧明珠,他根本就不在乎什么陷阱不陷阱,直接闖過去就是了?墒撬帶著三個部落女人,烈火與潮汐還好點,靈兒實力最弱,也是他最不放心的。還有厄爾,雖然只是一只蒼蠅,但是跟了他這么久,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他不想讓它白白送命。

    厄爾一聽這話如釋重負,跟著就往地面降落下去。

    卻不等它降落到森林之中,一道窈窕的身影便從森林之中飛了起來,卻是飛天公主的一個蜻

    蜓女侍衛。

    飛天公主的十二個蜻蜓女侍衛長相都差不多,身材也差不多,昨天第一次見到的時候,寧濤甚至懷疑她們是十二胞胎。這個突然冒出來,他自然也不知道是誰。不過也不重要,只要知道她是飛天公主的人就行了。

    “寧大俠,我家公主在下面等你,請跟我來!彬唑雅绦l說。

    寧濤點了一下頭:“厄爾,跟著她去吧!

    “好的,老板,姑娘請帶路!倍驙柖⒅思因唑雅绦l的胸部說,那眼神有點兒放光的感覺。

    蜻蜓女侍衛給了厄爾一個嫌棄的眼神,調頭往森林中飛去。

    厄爾又盯著人家的屁股看。

    你可以嫌棄我是一只蒼蠅,但我始終默默的注視著你,我認為最美麗的部分。

    “寧大俠,還是小心一些吧,我知道你武功蓋世,可敵人狡猾,而你的身上系著我們人族的所有的希望,望你千萬珍重!绷一饘帩f道。

    寧濤笑了笑:“烈火姑娘放心,那些想殺我的人,墳頭上都長草了,我都還活著,我是沒那么容易被干掉的!

    “其實,我應該……”烈火直視寧濤的眼睛,眼神仿佛要洞穿寧濤的內心,“我應該叫你劍仙才對,是嗎?”

    寧濤只是笑了笑,沒說是,也沒說不是。

    碧明珠瞅著烈火,說了一句:“烈火姑娘,你好像很關心我夫君呀,你有什么想法嗎?”

    烈火微微愣了一下,神色尷尬:“我……我沒有什么想法,明珠大姐是什么意思?”

    碧明珠笑了笑:“我就是隨口一說,沒事,你有想法也是應該的!

    這話烈火就不知道該怎么接了。

    寧濤則移目看著碧明珠,嘴上什么都沒說,心里卻暗暗地道:“你不會是又想給我說媒吧?”

    也不知道是洞察了寧濤的心思,還是心心相印,知道寧濤心中的想法,碧明珠居然點了一下頭:“嗯!

    寧濤:“……”

    厄爾跟著那個蜻蜓女侍衛飛進了一片山林之中,然后棲落在了林間的一塊空地上。

    寧濤看見了飛天公主,還有十個蜻蜓女侍衛。

    少了一個蜻蜓女侍衛。

    厄爾剛剛棲落下來,飛天公主便從她隨身攜帶的小凳子上站了起來,然后向寧濤招手:“寧大俠,請過來說話!

    寧濤領著四個女人走了過去。

    這小小的林間空地上,十多個女人,只有寧濤一個男人,厄爾不算人,典型的陰盛陽衰的畫面感。

    “我派了一個侍衛去山普的大營,我讓她給山普帶了一封信,我約山普在這里見面。如果他跟著來了,這里就是殺他的好地方!憋w天公主開門見山地道。

    寧濤說道:“計劃倒是不錯,不過我估計他不會來!

    飛天公主笑了笑:“你就這么看低我的魅力嗎,他想娶我,他需要大昆王朝的兵力,如果他拒絕我,他想要的東西就一樣都得不到了,他會不來?”

    “我們拭目以待吧!睂帩f。

    烈火問了一句:“飛天公主,你們是從龍腹峽

    谷過來的嗎?”

    飛天公主說道:“我看見了你,提前改變了路線!

    “為什么要改變路線?”

    “怕你誤會,再說了寧大俠在后面,你要等的是他,又不是我!憋w天公主說。

    烈火也不好說什么了,她不相信飛天公主,可當著飛天公主的面,她又不好再提醒寧濤什么。

    眾人在林間空地上休息。

    寧濤第一次感到女人太多了,就連空氣都是香香的,隨便往那個方向看都是大長腿。

    過了一會兒,那個送信的蜻蜓女侍衛返回。

    飛天公主有些著急,開門見山地道:“山普什么時候來?”

    那個蜻蜓女侍衛說道:“山普總統說他要務纏身,實在走不開,讓公主去軍營!

    飛天公主頓時皺起了眉頭,她剛才還在寧濤的面前信誓旦旦的說山普會來見她,可這個蜻蜓女侍衛的話卻等于是當眾打了她的臉。

    可憐那個蜻蜓女侍衛并不知道她的公主殿下夸下了什么?,不然的話肯定不敢直接說出來。

    寧濤說道:“飛天公主你也不必煩惱,那山普生性殘忍狡猾,他不敢來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飛天公主苦笑了一下:“讓寧大俠和幾位夫人見笑了,既然他不來,那我們就只能去軍營殺他了,寧大俠準備什么時候下手,不如就今天晚上怎么樣?”

    寧濤想了一下才說道:“不對,我懷疑你的人見到的可能是他的替身,他本尊不在軍營!

    飛天公主訝然道:“他的替身?他御駕親征,統領大猿帝國大軍北伐,猿剛烈陣亡,他成了唯一的統帥,他不在軍營之中坐鎮指揮,他還能去什么地方?”

    寧濤說道:“他讓你去軍營見他,這恐怕是他設下的一個陷阱。我估計他有兩個目的,一絲把你引誘過去,控制你。另一個目的就是,躲起來,看我會不會現身,那個替身就成了一個誘餌!

    “他沒這么聰明吧?”飛天公主有些不相信的樣子。

    寧濤沉默了一下才說道:“永遠不要輕看你的對手,我殺了臂大力,殺了猿剛烈,他不會不防備被我斬首。我聽說大猿帝國有兩個天武者,臂大力是一個,另一個卻不知道是誰,我懷疑就是他!

    “的確是他,這個我知道!憋w天公主說道:“可我們總不能就待在這里吧,如果他逃了,我們拖的時間越久,他就會逃得更遠!

    寧濤的嘴角浮出了一絲冷笑:“他逃不了,不管他逃到哪里,我都會將他找出來。你去大猿帝國的軍營,但不要進去,就在外面讓那替身出來見你。我這邊去找本尊,無論宰了那個家伙!

    飛天公主看著寧濤,眼神銳利:“你說山普想要控制我,你還讓我去大猿帝國的軍營?”

    寧濤說道:“他用一個替身做餌,我們也得有個魚餌才行,我要是可以的話,我自己就去了,可他想要的是你,又不是我!

    飛天公主笑了:“行,我去!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上海时时乐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