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041章 星空下的送行

    八百八十八萬歐元。

    有些時候,當你站上了一定高度之后,錢就只是個概念和數字了。

    不過,蘇銳在這方面都還算比較理智和淡定,畢竟這貨本質上是個鐵公雞,每次只要能賺到錢,不管多少,都能開心一陣子。

    但是他一時間也沒想好怎么花掉這筆錢……先存著當私房錢好了,要是必康的新項目還缺前期投資的話,自己直接就把這一筆打過去。

    很快,軍師的消息又發了過來:“這一次收獲頗豐,我準備用其中的一部分款項和英國皇家軍工集團合作,買點東西。”

    嗯,女人都是喜歡買點東西的。

    只是,這一次,軍師所要買的東西,肯定很不同尋常。

    顯然,和軍火有關,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某些還未面世的新式武器。

    “具體是什么?”蘇銳又問道。

    “暫時不告訴你。”軍師回了消息。

    “神神秘秘的。”蘇銳搖了搖頭:“那我倒是希望你能給我個驚喜。”

    嘴上雖然這樣講,可是蘇銳的內心深處對此則是滿心期待。

    要是說起這個世界上誰最能帶給人驚喜,那么一定非軍師莫屬了。

    畢竟,她每一次的“驚喜”,都是逆風翻盤或者是險境救命之類的。

    而且,和皇家軍工集團合作完全沒問題,畢竟那是維多利亞能做主的地方,有錢當然要讓自己的人來賺了。

    …………

    而這個時候,軍師已經登上了宙斯的專機,飛往了俄國。

    她要去見一個人——澤爾尼科夫。

    這一次,軍師很重視和皇家軍工集團的合作,她說買了點東西,其實并不是軍火,而是……買了一個實驗室。

    如今,這個實驗室還缺一個首席科學家。

    沒有人比澤爾尼科夫更合適,只是看老爺子究竟愿不愿意過來。

    哪怕俄國軍方不愿意放人,那么……兼職也行。

    在去之前,軍師的心里面已經做了很多的設想。

    為了太陽神殿,她真的是鞠躬盡瘁了。

    至于這個實驗室的研究方向是什么,軍師還需要保密,但是,她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對付地獄。

    對付地獄,就是保護太陽神殿。

    軍師這次的決定也算是大動作了,科研經費的投入不知道有多少,也可能根本就是個無底洞。

    但是,為了蘇銳,為了太陽神殿,軍師愿意做一切可以做出的嘗試。

    …………

    此時的宙斯并沒有乘坐專機一起前往俄國,他還有別的事情要做。

    一片荒原之上。

    荒原的中央站著一個黑衣人。

    他全身都籠罩在斗篷之中,手中提著一把黑色長刀。

    幾輛黑色越野車迅速朝著此地駛來,留下了數道煙塵。

    那個黑衣人扭頭看了看,黑布之后的表情淡淡,他對此似乎并未有任何意外,隨后轉過臉去,繼續看著頭頂上的璀璨星空。

    車門打開,一身白袍的宙斯下來了。

    “為什么非要做這個決定呢?”宙斯走到了黑衣人的身邊。

    “這世界上哪來這么多為什么呢?”這黑衣人說道:“如果有的選,我也不會走這條路。”

    他的聲音淡淡,聽起來似乎沒有絲毫活下去的熱情。

    “沒什么是不能選擇的。”宙斯說道:“更何況是你。”

    “旁人眼中的你,永遠不是真的你。”這黑衣人低頭看了看放在手邊的長刀:“人活一世,冷暖自知。”

    “你要明白的是,你已經很不錯了,哪怕不再提升自己,也可以把這一輩子活得很精彩。”宙斯看了他一眼。

    “我若不曾見過太陽,便還可以忍受這黑暗。”仰望著滿天星河,黑衣人淡淡說道。

    “希望你這句話不是在給自己的野心找借口。”宙斯搖了搖頭,同樣仰起臉來。

    這黑衣人沉默了兩分鐘后,說道:“有野心的人會主動去地獄嗎?”

    “所以這才是我來給你送行的原因。”宙斯負手而立:“至少,從這一點上還能夠證明,你是個有情有義的男人。”

    去那所謂的“地獄”,會有很大的概率直面死境,哪怕活著回來,也極有可能是拖著一副重傷之軀。

    對于這種情況,剛剛從地獄回來沒多久的宙斯自然是再了解不過了。

    所以,他才愿意來這么一趟,并且還說了這么多話。

    “家里都安頓好了嗎?”宙斯問道。

    “我又不是回不來,沒有什么需要安頓的。”這個黑衣人的語氣雖然清淡,但是其中的自信意味卻很明顯,也不知道他的這種自信究竟是從何處而來的。

    “那好吧,祝你一路順風。”宙斯淡淡的說道。

    即便地獄最近受到了重創,也不是能那么輕易的從其中走出來的啊。

    “你能來,我挺高興的。”這黑衣人猶豫了一下,說道:“謝謝。”

    遠空已經傳來了直升機的轟鳴聲。

    一架支奴干運輸機由遠及近,緩緩落下。

    由螺旋槳所掀起來的狂風吹亂了宙斯的頭發,也把黑衣人身上的黑袍吹得獵獵作響。

    星空,荒原,黑袍,狂風,此情此景,更是流露出了一股肅殺的味道來。

    支奴干停穩之后,機艙門打開,兩個身穿軍裝的男人走了出來。

    地獄軍團的軍裝。

    宙斯點了點頭:“既然做了決定,那就去吧。”

    這黑衣人想了想,說道:“阿波羅會不會有一天也和我踏上同樣的路?”

    宙斯一下子怔住了。

    這個問題,他真的沒法回答。

    而且,這黑衣人之所以這樣問,絕對不是臨時起意和突發奇想!

    這個念頭一定在他的腦海里面盤桓許久了!

    不過,這個黑衣人似乎也不不需要知道答案是什么,他直接邁步朝著支奴干走去。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艙門之后,都沒有回頭看上一眼,讓人根本無法知曉他的真實心情到底是怎樣的。

    也許,他對這個世界,并沒有多么的留戀。

    那兩個身穿地獄軍裝的男人對宙斯點了點頭,隨后,支奴干的艙門緩緩關閉,龐大的機身開始升空了。

    “活著回來。”宙斯在心底輕聲說道。

    …………

    蘇銳和林傲雪一邊吃著飯,一邊說著這次在蓮塘鎮所發生的事情,后者聽了之后,不免有些擔心蘇銳的安危,但是表情上卻看不出什么太多的情緒來,只是問了一句:“這個生命教派,一定還會再來華夏的,對嗎?”

    “看目前的情況,應該是會消停一段時間了吧。”蘇銳說道:“軍師在西方已經動手了。”

    他的確什么都沒瞞著林家大小姐,現如今,在很多時候,后者都能給蘇銳提供極大的幫助。

    “不過,總歸是有好消息。”蘇銳笑道:“江龍會被連根拔起,日后必康在南江省的新項目也會少了很多掣肘的地方了。”

    林傲雪點了點頭,微笑著說道:“是的,相當于先幫助夏清掃平障礙。”

    “必康南江項目的前期資金夠嗎?”蘇銳問道:“投入這么巨大,正好我手頭剛有一筆零花錢……”

    他的話還沒說完,林傲雪就已經搖了搖頭:“放心,我和私募那邊都已經談好了,前期資金不缺的,而且,閆式家族那邊的現金流很充足,這一次,閆柳峰還算表現不錯。”

    “這小子,現在就該買兩瓶好酒來好好的感謝感謝我。”蘇銳閆柳峰,便說道:“閆式家族在南江省內被江龍會漸漸壓制,這一次,我算是給他們解開枷鎖了。”

    “那我把這個消息告訴他?”林傲雪微笑著問道。

    “那還是不用了。”蘇銳咳嗽了兩聲:“我喜歡低調。”

    “聽閆柳峰說,他的幾個姐姐都很漂亮,而且個頂個的能干。”林傲雪冷不丁的來了一句。

    女人在男朋友面前夸別的女人,那可都是要另外一重答案的。

    “呵呵。”蘇銳義正言辭的冷笑了兩聲,隨后反問道:“她們再好看,還能有你好看?她們再能干,還能有你能干?”

    這句話聽的林傲雪滿心歡喜,但是表面上卻不動聲色。

    女人都是喜歡攀比的,就連到了林傲雪這個層次都不能免俗。

    只是,說完之后,蘇銳隱隱的覺得好像哪里有些不太對,隨后這個賤人便問了一句:“剛才,我是在開車嗎?”

    嗯,你不開車開車,就你這老司機最能干!

    林傲雪這才反應了過來,俏臉之上頓時升騰起來兩朵淡淡的紅云:“這個……八十八秒嗎?”

    現在,自從把全身心都交給蘇銳之后,林傲雪對于一些比較少兒不宜的梗也能接得住了,而且反擊的恰到好處,精準無比。

    這一次,輪到蘇銳抬不起頭來了。

    林傲雪好像覺察到了什么,連忙說道:“這個……我不是故意嘲諷你的啊,其實八十八秒真的沒有關系的,就算是你只有零點八秒,我也不會嫌棄你的……”

    林傲雪這真的是在很認真的安慰。

    可是,蘇銳卻有種想死的感覺。

    零點八秒,那還是男人嗎?

    蘇銳覺得,如果自己真的從八十八秒哥變成了零點八秒哥,那還不如趁早買一塊豆腐撞死算了!

    “不,我沒事,我真的沒事。”蘇銳艱難的抬起頭來:“放心,我下一次的時間一定恢復正常。”

    林傲雪點了點頭,隨后,清澈的眼眸之中似乎升起了一股緋紅之色:“要不……今晚?”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上海时时乐最新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