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一十一章 待遇不同

    “爸爸,我們就算是想要改正,可是現在有那么一些不知道如何的來入手?”

    丁暢心里面很是嘀咕!干嘛要把目光放置到自己的身上面呢?貌似自己跟魏伯伯就是說了兩句話而已,又沒有發生其他的什么事情?不過看丁蘊的意思,她貌似已經有點忍受不住了!

    如此的情況之下,自己還是有點自知之明比較的好,先不要等她發作了!先把這個注意力給轉移了吧!這樣的話倒也不至于萬事大吉,但會牽扯到相當的精力!至少這樣的去做,能夠緩解一下眼前比較緊張的局面!

    丁蘊哼了一聲,但是目光隨即看向了自己的父親,但是還是對丁暢揮動了一下自己手里面的拳頭,想要讓這個事情完結?不是那么的簡單,走著瞧好了!

    對于這個問題,丁暢感覺有那么一些苦悶,事情跟自己沒有太多的關系好不要,不要把苗頭放置到自己的身上面呀!要知道大家的目標應該是大魔王才是!自己算是哪根蔥?

    “爸爸,這一環要怎么才能夠解開?”說到這里的時候,丁蘊幾乎是咬著自己的牙,甚至于先前丁暢的事情,丁蘊都沒有怎么放在心上面了!為什么會這樣?

    原因很是簡單,這一次必須要低頭,不低頭根本就不行!因為這個事關他們日后的發展和前程,不是說自己咬著牙就能夠抗的過去,根本就不是這樣的!

    大魔王實在是有那么一些可怕,他們當然是不服輸的,只不過這一次就是暫且的低頭而已,等他們過了這一關,然后再說后續的問題!不過就算是低下來自己的腦袋,他們也不會認輸的,打死也不會認輸的那一種!

    “王安在這一點上面保持的非常好,相當的有耐性!因為他和童童兩個人都能夠切身的參與其中,把自己當做是其中的一份子,而丁蘊和丁暢你們兩個人呀!你們兩個人之中都沒有參與其中,倒是有那么一些玩樂在其中的感覺!”

    “爸爸,這個有什么不對嗎?”

    “所謂的參與其中,就是成為其中的一份子,而玩樂在其中,并不是參與,也不是成為其中的一份子,換句話來說,你們始終都是用高高在上的目光在審視,在觀察,你們不會表現出來你們的不屑,表現出來你們的高貴,但是在你們的內心嗎?呵呵!”

    丁羽的話語可以說是相當的嚴厲,以往的時候丁羽從來都沒有說過這么重的話!

    但對于丁蘊和丁暢,他們兩個人都是抿著自己的嘴,父親說的問題究竟有還是沒有的,他們的心里面最為的清楚,也最為的明白!相對而言,很多的同學?都沒有被他們看在眼睛里面,甚至于很多的時候,都是有那么一些故意的逗趣!

    因為這樣是非常有意思的!就好像是臺下面的觀眾一樣,臺上面的表演究竟如何?他們的心里面清楚,但是并不代表著他們什么都會說出來!不是這樣的!

    “爸爸,上臺的話就沒有什么意思了吧!”

    丁暢小心翼翼的說這話,自己也不知道這個話究竟是正確的,還是錯誤的!

    “你怎么就知曉你是在臺下面,而不是所謂的臺上面,就這么的確定?!”

    話語一說出來,丁蘊和丁暢他們兩個人都是不由的一愣,“這個還是你們在這里了!如果說是在京城那邊的話,還不知道是怎么一個情況呢?甚至于到時候根本就不能夠自主,如果說你們連所謂的自主都做不到的話,也差不多就廢了!日后的成長也沒有太多的意義!”

    丁蘊和丁暢都有那么一些哆嗦,甚至都站不穩了!王安和童童兩個人急忙的過來,扶著他們兩個人坐了下來!“師傅,是不是有點太過了?師弟和師妹他們有點承受不住了!”

    “王安不了解其中的一些問題和狀況,難道童童你還不知道嗎?你父親,包括你爺爺,甚至于大院里面的若干家庭,他們所面臨的情況究竟都是什么樣子的,你沒有聽說過?有的時候不是你想要逃避就可以的!需要去勇敢的去面對!”

    “師傅,勇敢的面對沒有問題,但是您對于師弟和師妹的要求,是不是有點太嚴厲了?”

    童童這個時候也是仗義執言!因為他知道,師傅并不是真的生氣,而是引導丁蘊和丁暢!

    “他們兩個的情況,跟你們兩個人不太一樣!你們從懂事的時候開始,就經受過相當的磨難和考驗!但是有句話是怎么說的來著,老天是公平的,失去多少就得到多少,這個也是常理!想要得到的更多,你需要有這樣的底蘊和能力!”

    “爸爸,我們也經歷過的!”

    “所謂的經歷,你們就當做是游戲,并沒有切身的去體會這一切,當年王安的情況,你們都看在了眼睛里面,換成是你們的話,能夠做到嗎?做不到的!甚至于就算是我個人,也很難做到這一點,一顆恒心呀!不是那么的容易!”

    這個話一下子的就讓丁蘊和丁暢兩個人啞然了!

    “所謂的恒心,并不是鉆牛角尖,看到了道路和未來之后,舍棄所謂的無謂社交!娛樂等等!全心全意的投入其中,不帶有其他任何的感情!這個才是恒心!其他方面我不敢說,但是在醫學上面,我做到了這一點,但也就是醫學方面而已!”

    “爸爸,一通百通,不是有這樣的道理嗎?”

    “道理誰都會說,甚至于我們都可以張口就來,但是怎么說?跟怎么去做,這個完全就是兩樣的,不能夠混為一談,就好像是你們一樣!”

    丁羽的坐姿沒有任何的變化,就好像是雕像一樣的被放置在了那里!

    “真的要是說起來,你們的大道理可能比誰都多,但是實際上面呢?真的要是去做的話,你們可能比很多人都要好,但是真的到所謂的極限了嗎?并沒有!這個就是你們兩個人的問題所在,因為對于你們來說,太過于的容易了!”

    丁蘊小臉氣鼓鼓的,不過眼神當中,帶有著相當的憤怒!至于丁暢那邊?就是另外一個情形,小臉上面看不出來有太多的變化,但是神情很是堅定!

    “王安,你是大師兄,你有著相當的經歷,我不是要刻意的去撕開你這個傷口,沒有這個方面的想法,但是需要你給他們傳輸一些觀念和想法,這個是你當大師兄的責任!”

    說說到了一半,丁羽貌似也是想到了什么,眉毛不由的跳動兩下子,“作為獎勵,我傳輸你一點特殊的東西,希望對你的有所用途!”

    我去!丁蘊直接的就跳了起來,丁暢也是同樣的如此,伸直了自己的胳膊,但是很快也是落了下來,童童那邊則是眼睛一亮,不過看他的樣子,倒是有那么一些小委屈的感覺!

    “師傅?!”王安有那么一些懷疑,又有那么一些不確定!

    “你的心性很好,沉穩得住,而且非常的用心,在這一點上面,他們暫時還是比不上你,不過當大師兄嗎?有的時候還是需要辛苦一點!不然的話怎么會是大師兄呢?”

    “是!師傅!”王安臉色有點潮紅,但是整個的精氣神完全就不同了!

    “童童?!”丁羽喊了一句,“你呀!因為家庭的緣故,有些時候太過于的謹慎和小心了!不過你這段時間的用心,我倒是看得很是清楚,小心謹慎沒有壞處!而且這個也是人之常情的時候,我給你找了一位老師,一位很是不錯的老師,希望你能夠從他那里學到不同的一些東西,他的手里面可是有著不菲的好東西!”

    “我明白了!師傅!”

    最后丁羽才注視的看著自己的兒子和女兒,“你們兩個人怎么說?從道理來說,是應該給與你們一些懲罰的,我自信家里面的諸人都不會看出來的,甚至于你們說出來,他們也不會有多少的懷疑,當然了你們要是索要獎勵的話,我也不會拒絕!商議一下?”

    看著自己父親的面孔,丁蘊則是捏著自己的拳頭,不知道為什么,很想來一下,雖然自己也知道,根本就不會起到任何的作用,但是自己實在是想要出這口氣呀!

    丁暢這邊則是撓著自己的腦袋,抉擇有點小困難!

    “要是懲罰的話,爸爸!會不會太輕了一點!”

    丁羽翕動了一下自己的鼻子,“你倒是有點所謂的自知之明,還不錯!”

    也不知道這個究竟是稱贊,還是批評,不過看著搖頭晃走走進來的小四眼,丁羽哼了一聲,小四眼看著丁羽,然后蹲坐在了那里,王安和童童兩個人對視的看了看,沒有想到大熊這個時候竟然會突然的站了出來,倒是有些麻煩!

    大熊在家里面的位置可以說是尤為的特殊,來到了這邊的,有一個算一個,不管是人還是動物,對于師傅都是敬畏有加,唯獨大熊就是一個例外,它對師傅從來都是不假顏色的那一種!

    看順眼的時候,哼一聲,看不順眼的時候,連理會都不理會一下子!還真的就沒有地方去說理去!而且大熊在家里面的位置,也是相當的高!無人能夠比擬!

    “想要個面子?”丁羽看著大熊,思量了一陣,“也好,給你這個面子!”

    呃?王安和童童兩個人的眼睛差一點就掉落在地上面了!什么情況這是?

    丁蘊和丁暢也沒有好到那里去!他們當然知曉大熊跟老爹他們相互的看不順眼!大熊從來都不會主動的找父親,同樣的父親那邊也同樣不會理會大熊,不過好在彼此之間倒是可以相安,這個恐怕是為數不多的好事了!

    但是誰都沒有想到今天大熊竟然會突然的走了出來,而且還是走進了書房,要知道以往的時候大熊可從來都不會進來的!甚至是避而遠之!今天是怎么了?

    可能是聽到了什么,大熊哼了一聲,也不知道為什么,哼的聲音很是不同,跟以往的時候有著相當大的差別,說不出來究竟是什么原因所造成的!

    但隨后大熊就趴在了丁蘊的腳邊位置,不像是先前的時候就是注視的看著丁羽,現在情況很是不同了!幾個孩子對此都是有那么一些稱奇!

    “爸爸?!”丁蘊摸著大熊的腦袋,不解的就問了出來!

    “倒是夠靈性!通人性!”丁羽點評的說了一句,“好了!你們兩個人的事情暫時就先這樣吧!回去之后好好的想一想!都出去吧?!”

    丁羽的話剛剛的說完,大熊則是直接的就站了起來,貌似剛剛趴下去的并不是它一樣,甚至于第一個就從房間里面走了出去,丁羽笑了笑!“暫時就先這樣了!記得明天早上的時候起來的早一點,明天的時候還需要上學呢!”

    離開了老爹的書房,幾個人并沒有立刻的就去休息,也沒有要回去他們自己房間的意思,而是不約而同的來到了書房這邊,王安的妹妹很是小心的抱著自己的小兔兔玩偶,事情不是自己能夠摻和的,還是悄聲一點比較的好!

    大家還是比較照顧這個小丫頭的,給她送過了零食還有飲料!把她給安排妥當了之后,才隨意的坐了下來!都沒有注意自己的形象,不需要的!

    “大魔頭大可怕了!”丁蘊抱著大熊,很是注意的打理著它的毛發!

    而丁暢則是抓著大熊的尾巴,在自己的手里面打轉!挺好玩的!

    至于王安和童童兩個人就不用想著,如果說丁蘊和丁暢不在的時候,頂多讓他們給自己打理一下毛發,至于像是丁蘊這樣蹂躪它的腦袋,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不給你一口,讓你知曉一下厲害,這個都是輕的!

    “誰不知道老爹的手段,今天要不是兩位師兄在這邊,還有就是大師兄提醒的話,恐怕我們兩個人有罪受了!絕對不是下鄉這么的簡單!”丁蘊的聲音并不是非常的尖銳,但是很顯然也是有那么一些小恐懼的!

    “大魔頭絕對不會說一說這么的簡單!”丁暢這個時候也是唉聲嘆氣的,誰能夠想到大魔頭竟然會突然之間的發難,而且還是讓他們沒有任何準備的那一種,太難了呀!

    “我覺得師傅給與的這個考驗,應該是給與師弟和師妹兩個人這段時間的一個小獎勵!”

    嗯?丁蘊本來梳毛發的手微微的停頓了一下子,貌似有了相當的興致,“大師兄,為什么這么的說?我現在腦袋有點亂了!一團的漿糊!”

    “別看我,我也是同樣的如此,被大魔頭給折騰壞了!”

    “師傅對于我們都有著相當的期望,我只不過是經歷的事情可能稍微有點多,但要說我真的有什么經驗,沒有!我只不過是順心而為,堅持自我,僅此而已!”

    “老天爺!”丁暢怪叫了一聲,不過隨即也是可憐巴巴的看向了王安,“大師兄,現在只能是靠你了!除此之外可以說是別無他法,大魔頭實在是有那么一些太可怕了!”

    “大師兄,為什么我們就很難參與其中呢?”丁蘊用思索的目光看向了王安,“就因為家庭的緣故嗎?但這個好像是老爹的安排呀!跟我們沒有太多的關系!”

    頭疼,是真的頭疼,這個完全就是一個死結,好不好?

    “師傅的安排是不假,但是你們安然享受,這個就是問題的所在了!”王安表現的很是中立,并不是故意的針對丁蘊和丁暢他們兩個人,沒有這個方面的問題!

    “我們也很是辛苦的,好不好?”不過這個話語越說聲音也就越低,因為這個是不能夠否認的事實呀!丁羽說過的,他們兩個人就是蜜罐當中泡大的,絕對不是什么假話!

    “好吧!我們承認這個事情,但是現在讓我們改過來嗎?究竟怎么去該?沒有目標,沒有方向呀!甚至是沒有任何的頭緒!”丁蘊表述著自己的小興趣,拿起來零食狠狠的咬了一口,看這個樣子,如果換成是丁羽的話,可能會更為的解氣一些!

    “這個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夠改過來的,還有就是你們原本的時候是站在臺下,興趣來的時候,可能會上臺,但就算是這樣,也只不過是為了好玩,甚至是故意的,這樣的心態調整絕對不是一天兩天能夠做到的!有點困哪!”

    “解釋的清楚一點好嗎?我感覺有點迷糊!”

    王安想了一陣,“這么的說吧!開車!法拉利和普桑,我最早接觸的就是普桑,至于其他的我也不怎么認識,法拉利是我在書上面看到的,兩者開起來的感覺肯定是不同的,師弟和師妹的車不是法拉利,外表就是普桑,但是除卻外表之外,所有的一切跟法拉利沒有太多的兩樣,這個比喻雖然不注意說明所有的問題,但是我想我已經解釋的夠明白了!”

    “是解釋的很明白,不過這樣扮豬吃老虎的事情,難道不好嗎?”

    丁暢皺著自己的眉頭,很是無奈的樣子!

    “長時間的扮豬吃老虎,有的時候就真的成了豬,更何況你怎么知曉別人就一定是豬,而不是真老虎呢?我想師傅想要表述的就是這么一個情況吧?!”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上海时时乐最新开奖